第六百四十五章道!

    丰都山,位于楚国西南部,虽然传说这里鬼魅出没。但附近照样有不少的居民,一些小镇稀稀拉拉的点缀在丰都山十几里外。

    据本地人讲,丰都山的确阴气很重,但绝不像外界传言那样,山中尽是鬼魅。由于以讹传讹,越来越偏离事实,丰都山才成了世人眼中的幽冥地府。

    每到夜间,大山中确实会有一些不寻常的响动。而且鬼火幽幽,常有一些怪异之事发生,但绝没有外界传言那么恐怖。

    事实上,如果不在夜间进山,附近十数年也不会发生什么活见鬼事件。

    大山之中的确埋葬着无数的魂骨,如果白天带上锨镐进山去挖土,恐怕不到三尺深就会挖出人骨。每当暴雨天,雨水都会自大山中冲出一具具白森森的枯骨,可见传说这片山脉内埋葬着千万军魂并不虚假。

    当地的居民无疑胆子都很大,即便遇到一些古怪事物,也早已见怪不怪。事实上,各个村镇的居民都相信,大山中即便有鬼怪,也不敢出来伤人。

    传说曾经有古仙人在这里摆下过一座风水大阵,阻止丰都山阴气外泄,鬼物邪魅根本不敢出来作怪。

    这些是丰都的传说,当然,既然是传说,到了最后往往可能是……事实。

    这里,的确蕴藏有千万军魂。

    而且,不仅如此,这里还有天。

    有“天”被封印于此,强大无边。

    若是放出来,别说是一个小小赶尸派,就算是整个人间界,都没有几个是对手。

    当然,这样的事,赶尸派并不知道。

    他们兴致冲冲,准备着自己的复出大事。

    千年了!

    他们赶尸派也应该复出人间了,让人间的正邪两道看一看谁才是这个世界的最强者!

    高大山峰之上有阵阵古怪之音传出,有金属敲击声,还有玉器撞击声等。

    峰顶正中央,则是一个高大祭台,足有七八丈高,在祭台的正前方跪拜着十几个老人。

    这些人对着高大的祭台不断的鼎立膜拜,口中念念有声,神情虔诚无比。

    在那些老人的后方,远远的还跪着一些年轻人,那些人手中都持着一些古怪的东西,有玉板、有铜环、哭丧棒等,总之形形样样,乱七八糟。

    “赶尸派,还是到一边去吧。”

    陆道人看着赶尸派的一干弟子,微微皱眉,心意微动,让他们去了另一个空间次元,虽然他们似乎在原地。

    但其实,两者相聚数个空间板块。

    “丰都,幽冥地狱。”

    陆道人挥挥手,这丰都山便彻底变了一个模样。

    突有黑雾翻滚,遮天蔽日,里面似乎有千万鬼影在张牙舞爪,煞气冲天。

    强横的煞气,让远在数百里之外的青年俊杰们都感受到了,那种气息,似乎是天要崩了,地要塌了,根本不是现在的青年俊杰所能抵挡的!

    滚滚煞气,弥漫无尽。丰都山内千万鬼魂哭嚎,魔云剧烈翻滚,其中无数的黑云聚集在一起不断挤压,发出阵阵令人头皮发麻地长嚎。

    这片人间地狱渐渐沸腾了!

    “那是什么?”

    远在百里之外,梦可儿感受到这股煞气,骇然失色。

    如果这些鬼东西跑出来,人间就没了!

    “不可抵挡的力量。”

    另一边,混天道传人也皱了皱眉头。

    他敢打敢杀,但不笨,他觉得他若是去了丰都,会死。

    那根本不是现在的他们所能对付的!

    “也不知道前辈能不能对付。”

    辰南心中想着陆道人,觉得陆道人可能收拾的了那漫天弥漫的煞气。

    果然,片刻后不出他所料,漫天煞气阴魂突兀散去。

    丰都山上,陆道人道了一个火字,便有漫天大火烧尽了煞气,破灭了鬼魂,将这个鬼哭狼嚎之地清理了一下。

    “大王饶命!”

    一座山峰突然崩塌,一股滔天的魔气直冲霄汉,一道巨大、惨白的影迹自地下冲了上来,发着求饶般的讨好。

    这是一个骷髅头骨,足有一座山峰般高大小,惨白的头骨比之雪山还要刺目。

    虽然比起人族的头骨要大,不过陆道人在仙逆大世界时见惯了比这头骨还要大的蛮兽头骨,因此不以为意。

    “天阶的力量,也算不小了,我可以不杀你,不过……你得听我的话。”

    陆道人淡然出声,一道火符自那头骨之上生出,化作了一道封印。

    又有一道因果符咒生出,落在天鬼的头上。

    这是对天鬼的封印。

    即便天鬼的灵魂分成无数分,杀一并不足以让天鬼死亡,但因果道不同,杀一便是杀所有。

    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人间界的道理用在因果之道上正好合适……

    天鬼这样的生物,它若是听话,好好做鬼,还可以活。

    若是要肆意妄为,想杀亿万生灵修炼法力神通之类,那还是灰灰了去吧。

    无穷军魂形成的小家伙,对付起来,并不需要太多力气!

    天鬼便这样被制服了……

    他本来只是假装投降,还想伺机偷袭陆道人一把,但是当两道符融入它的灵魂之中,它便彻底老实了。

    它有一种直觉,搞小动作是会死人的!

    他还有一种直觉,只要他反抗,他的一小块被杀死,他逃离的部分也会死!

    “主人!”

    巨大的头骨发出畏惧的声音来。

    “长得不好看,给你换一个形象。”

    陆道人呵呵一笑,一指指出,造化道流转,将它的肉身改造。

    先前本是一个巨大的骷髅头,但随着造化之道的落下,这骷髅头便成了一个国色天香的大美人!

    比起祸国殃民的情欲道魔女南宫仙儿毫不逊色。

    “红颜枯骨,皆在我一念思量之间。”

    陆道人屹立虚空之中,悠悠言道。

    到了他这个境界,红颜与枯骨无异。

    甚至那到处可见的寄生虫与祸国殃民的美人也无异。

    他心情好,一招轮回大道可让寄生虫轮回成绝世美人,照样被无数男子追来追去,祈求有一朝之欢。

    前世寄生虫,今世是美人。

    男子今世睡的美人其实是他片刻之间以轮回大道轮回了的寄生虫!

    而祸国殃民的美人,他若是不喜欢,也可以用那轮回之道将她轮回成一个寄生虫。

    男子无意间杀死了一个寄生虫,其实是杀了他梦寐以求渴望有一朝之欢的美人……

    美人与寄生虫何异?

    美人与寄生虫无异。

    这才是陆神人。

    这才是神灵的境界。

    那些觉得寄生虫螨虫之类恶心至极的想法,其实只是伪神的想法。

    他们作为伪神看到了凡人身上的寄生虫,却看不破寄生虫其实与美女无异。

    寄生虫与美人,都是道。

    看不破,终究还是伪神一个,自以为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