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一章嘴炮

    世间的斗法形式多种多样,其中有一种叫做嘴炮大法。

    当然,说嘴炮大法是一种俗语,更确切的说,是大预言术,大诅咒术。

    我说你的肾坏掉,你的肾便会因着那诅咒,那预言而坏掉。

    我说你的肝坏掉,你的肝也会因着我说了这句话而坏掉。

    我说了你的心坏掉,你的心也会坏掉!

    当然,面对预言之道攻击的,可以用同样的预言之道防御。

    你说我的肝坏掉,我觉得……不行。

    你说我的肺坏掉,我还是觉得……不行。

    因为我觉得不行,所以这样的预言阻止了先前的预言。

    我不但觉得我的肾不会坏掉,我还觉得说我坏掉的他会完蛋。

    这是预言大道的反击。

    于是,便有了:

    “我觉得可以……”

    “我觉得不行……”

    “我觉得不行……”

    “我觉得还OK……”

    这便是嘴炮大法,听起来有些滑稽可笑,不过一个不留神不在意,可能就死了。

    譬如现在的女子,已经快要说不出话来,被陆道人的预言蒙蔽了一切。

    她有一种强烈的生死危机,说不定,这一次,真的要死了!

    却在此时,有琴音响起,阻滞了陆道人的预言。

    又一个女子出现在了虚空之中,深深的看了陆道人一眼,双手在那古琴上一抚。

    铮的一声,琴音在这天地内回旋,几乎刚一出现,便直接连续而出,形成一股萧杀之气,惊天动地!

    铮铮铮铮铮,那声音越来越急,仿若有一股股无形波纹轰击而来。

    “我之琴音,昔日仙尊曾听,你有幸听闻,可含笑而终。听我一曲葬黄泉……”

    那女子声音冰冷,双手在那古琴声抚弄越来越快。

    琴音弥漫,带给世人的,是无穷的魔念,似乎能够断了人的魂,磨灭了人的意志!

    当然,对于陆道人而言,这琴之音虽然有些意思,但还是奈何不了他的心。

    “我占卜仙神,预测你三息死亡……我之预语,以我魂为引,此刻成真。”

    那女子冷漠中,向着陆道人点了点头。

    占卜预测之术,与预言之道有许多相似,但还不完全是预言之道,如今在这女子手中施展,在其话语传出的刹那,陆道人的身体,赫然就诡异的出现了一个个拳头大小的黑色圆圈。

    这些黑色圆圈一出,顿时就溃烂开来。

    陆道人目光扫过,看到这些黑色圆圈,带着让人死亡的韵味。

    一般人若是受了此术,不用别人杀,他自己也就自杀了。

    因为,他的一切都被蒙蔽,似乎在他的感觉中,只有死亡这一条路可以走通……

    “我预测你第一息,肉溃!”

    而在此时,那女子一笑,望向陆道人,似乎是要让陆道人觉得她笑的很好看,让陆道人在她的笑容中死去……

    陆道人周身不远处那大量的黑色圆圈,深深地地朝着陆道人身体进发,似乎就要让陆道人的肉身变成森森之骨,完成这个预测。

    预测发自女子,而使陆道人肉溃。

    这是这个预言的全部。

    只有完成,预言才会终结。

    “预言的道理,终究还要看谁更嘴炮,我觉得,你不行……”

    陆道人悠悠出声,出声的每一个字蹦蹦跳跳,闪烁着道韵,将那些黑色圆圈给吞了。

    随即,陆道人大手一伸,手上出现了一个棋盘。

    这个棋盘包罗万象,上面纵纵横横的丝线物无穷无尽,散发着令人心悸的气息。

    “你预测了我,没有预测死我,以你我之因果,送你上路。你之道,将成为我之道。”

    陆道人淡淡出声,那因果棋盘,一条丝线无视了虚空,径直到了女子身体之中,随即大放光明。

    无量光磨灭了女子的肉身,崩灭了女子的元神,只有一些黑色圆圈代表她的道的,依旧存在在那里。

    但是如今,那个女子已经死了,而她的道,也成了陆道人的。

    “预测占卜之术么,现在我也会了。”

    陆道人淡淡出声。

    他承受了许多攻击,又接受了后来女子的道,现在,他也会了。

    与其他的世界有些相似,还有许多不同……

    他的目光看向了第一个女子,以及被女子救下来的白衣男子。

    “你的骨骼,将成为权杖……….”

    陆道人开始说话,按着这个世界的预言之道说话。

    “不!”

    就在陆道人话语落下的刹那,白衣男子感受到冥冥中的恐怖,转身就跑,再也没有任何的迟疑。

    在这开始用力的陆道人前面,他没有一丝一毫的反抗能力。

    他竭力运转自己所有的道理,身体浓缩成了一团,向外竭力逃窜。

    但是,陆道人的话语并没有停留,沧桑而幽深的声音,依旧在响起:“你的头颅,将成为酒杯…….你的灵魂,将成为祭品……….”

    咔嚓咔嚓!

    在这声音之中,白衣男子的身体,骤然停滞在虚空之中。

    砰!

    在显现出来的一刻,他的身体开始脱落,显现出了骨骼,逐渐变化,成为了一根权杖。

    而他的头颅,也变成了一个酒杯。

    你的骨骼,将成为权杖。

    你的头颅,将成为酒杯。

    陆道人的预言,实现了!

    一旁的女子看的毛骨悚然。

    就在这刹那的时间里,她的一个好姐妹死了,又一个道友死了,死在了好姐妹被掠夺而去的道理下!

    她看着白衣男子凄惨的声音,奋力挣扎,都无济于事,这简直是单方面的屠杀,操纵,好像一个大汉在玩弄一只蚂蚁,面对这样的力量,她再大的勇气,也只有一个字,那就是逃走!

    但是,就在她要逃走的时候,陆道人将目光也看向了她。

    “什么头颅,酒杯,这样的预言没什么意思,太残忍了,所以……”

    陆道人又波动了一缕因果线,那仅存的一个女子便也灰飞烟灭。

    他所说的残忍,自然是一个笑话。

    要杀他的人,自然要有做好被他杀的准备。

    至于是不是女子,美丽漂亮的女子,这并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

    谁要杀他,他就杀谁!

    这就是他的道理。

    “掌尊,出来吧,今日一并解决了你。”

    陆道人看向数股因果线并往的方向,便看到了一个男子。

    掌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