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章我觉得

    陆道人在蓝丝族待了不少时间,该知道的人,想知道的人,他们已经知道了陆道人的行踪,因此便有今日这么一出。

    有恶客上门。

    陆道人也不去打扰蓝梦道尊,心意微动,便有时空转换,他已经到了一处虚无之所。

    有人想要找他的麻烦,拿回闪雷族的东西,他也想见一见这世间其他人的道理。

    而在这刹那的时间,天空顿有剧烈的波纹回荡,那波纹内,赫然走出一人,是一个灰衣老者。

    这老者目光如电,带着一丝杀机,身子幻化而出的瞬间,右手抬起向着下方陆道人便是一指!

    “胆大包天,闪雷族的东西,你也敢抢!?”

    声音冷冽传动中,那一指瞬息而至,天地色变,一股狂风呼啸,其指风赫然化作了一条灰色长龙,在咆哮中此龙神色狰狞,以无法想象的速度,直奔陆道人而来。

    “香火的道理,在这里没什么意思。香火,有毒。”

    陆道人见着那灰色长龙呼啸而来,不以为意。

    这样的攻击,太过乏味,甚至还激不起他的兴趣来。

    随意一指,便是一道二向箔降维攻击之术,将这灰色长龙变成了一条长线,在虚空中孤零零的立着。

    降维的道理不仅破灭了灰色长龙,又沿着整个虚空而去,要将老者也进一步同化。

    老者面色巨变,心神微动间一透明瓶子显现而出,其内装着满满一瓶黄色泥土。

    老者一把捏碎瓶子,其内泥土直接飞出,在其大袖一甩间,这些泥土顿时散发出黄芒,却见其竟然越来越多,越来越密,转瞬之中,在这老者前方那泥土就几乎到了万丈大小。

    “大地本源,葬零!”

    随着老者的话语,这万丈泥土卷动,滔天而起,直奔向不断变线的虚空。

    与此同时,另一处,一个黑衣老妪身影显现而出,双手掐诀之下向外一挥,却见其九根指甲瞬息延长,从其指尖断开,化作九道黑芒冲出。

    在那黑芒内,指甲之上,赫然有九个巨大的鬼影咆哮幻化,似以指甲为飞剑,踏在上面,随着那滔天泥土之后,呼啸前行。

    又有一冷漠如冰的白衣男子,右手放在嘴边咬破,借着鲜血在身前迅速画出一个印决,这印记刚一出现,立刻就在咔咔声下成为了血冰,被其一甩间,这印记骤然飞起!

    “土崩!”

    “魂杀!”

    “冰动!”

    三人站在高空上方,齐齐大喝。

    天地震动,道理争鸣。

    这一刻,诸道争锋!

    只是,并没有持续太长时间,便有降维的道理吞噬了土崩与冰冻,甚至那魂杀,也被封印了起来。

    三人面色一变。

    这是多少年都不曾出现的事了!

    何时,他们的道,变得如此脆弱,以至于几个呼吸时间不到已经被他人之道吞噬?

    “以老夫寿元为道,以冰雪之魂为天,以寒封虚无为引,冰封万古!”

    这一刻,那白衣男子口中发声,立有寒气扩散,阵阵惊天的咔咔之声急急而出,他的身下一点之处,升腾起一片寒气,冰封向着八方蔓延,转眼之间,他所在的地方彻彻底底成为了一片巨大的冰面,无边无际!

    如此巨大的冰面,散发出缕缕白色的寒气,一个个数万丈大小的巨大雪花符文,在巨大冰面之中闪烁。

    印记浮动,天幕轰鸣。只见他所在的天幕,也在这刹那间,成为了冰封!

    天,是冰封!

    地,是冰封!

    这是他的冰封世界。

    不允许任何其他外道进入。

    什么降维也好,五行阴阳也好,他的世界,他做主!

    “逆五行。”

    面对白衣男子严阵以待,陆道人淡淡出声。

    三个字自陆道人口中出,几乎是同一时间到了那片冰封世界,一个逆字,逆乱了冰封世界。

    这几个蹦蹦跳跳的大字,似乎是有一种神奇的魔力,能让正的变成负的,能让上的变成下的,能让同一个阵营属于朋友的,片刻之间成了敌人,厮杀一通。

    一个逆的,逆了冰封世界。

    冰之道,虽然特殊,依旧在五行之中。

    那白衣男子吟唱了片刻咒语得到的冰封世界,被陆道人的几个字瞬息破了。

    而在这同一功夫,与白衣男子一起的另外两尊存在已然被陆道人降维化,成为了一张图像,似乎可以起着告诫世人历史的作用。

    或许很多年之后,这包含了两个人物的图像会被用来做普通生灵学习的测试,比如写一篇文章……

    那也不一定……

    而就在白衣男子也要步入后尘之际,白衣男子身体外那巨大冰层的上空,无声无息间从虚无走出了一人。

    此人是一个女子,样子模糊,但双眼却是清晰的露出了寒意,玉手抬起,五指伸开,遥遥的按向陆道人。

    “五脏仙道!其一为肾,肾衰而伤!”

    那女子声音轻柔,但随着话语出口,其小指一弯,碰在了掌心。

    陆道人面露奇光,似乎是看到了什么很有意思的事情。

    便在这女子话语落下,陆道人清晰的感受到他的周遭多了一股奇异之力,这股奇异之力弥漫在天地,更是在这奇异之力出现的一刹那,他体内双肾,顿时就传来一阵波动。

    那是他的肾所在位置开始痛。

    “唔,似乎是预言的气息,又带着些诅咒的味道,和其他世界诅咒有些相似,又有些不同。”

    感知着身体上产生的痛觉,陆道人并没有动用任何道理去抵挡。

    他若是不愿意,早有因果之力将这预言诅咒之道拦截在外,哪里还会让它们近身?

    这一点,他还是能够做到的。

    “只是,我的肾,在哪里?”

    陆道人在下一刹那里,又想起了另外一件事。

    普通生灵是有肾的,还有双肾,不过如他这样的修仙,将体内的一个个晶体修炼成了神国,原来的的肾也是一个又一个的神国。

    他的神国,还会痛么?

    “其二为肺,肺死而终!”

    那女子声音渺渺,指向陆道人的手掌内,无名指随着小指之后,弯曲下来。

    “其三为脾,脾溃而腐!”

    无名指后,这女子的中指,弯曲触掌。

    “其四为肝,肝……”

    “我觉得……这样不好。”

    感受着身体相应部位所对的晶体神国也开始痛,陆道人淡淡出声。

    他决定不去实验。

    那女子声音顿停,似乎是冥冥之中有一种力量不允许她说下去。

    “其四为肝……”

    女子艰难开口。

    “我觉得不行。”

    陆道人继续说道。

    “其四……”

    “闭嘴。”

    “其……”

    “谁说我,谁完蛋。”

    陆道人终于也发出了预言。

    “我觉得不行……”

    那女子面色巨变,拼劲力气开口。

    “我觉得还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