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四章修仙路

    无论是玄道宗的弟子,还是恒岳派的弟子,都对王林所施展出来的功法进行了大胆的猜测。

    他们并没有自我反思,反思自己的修为,而是将王林的功法加以神化。

    一个说是上古年代擒龙手,另一个便说曾经这仙法以曾经擒龙而得名。

    又有的人,心中因此有了安慰自己的念头:那个王林不过是借着上古神通才打败了别人,他们要是也有上古仙法神通,难道打不过王林?

    只能说王林这个弟子,运气太好!

    除此之外,还有什么了不起的?

    ……

    各种各样的借口被众人找到,玄道宗的弟子心里不由平衡了许多。

    不过,这一次的切磋,还没有结束。

    切磋,还是要进行下去。

    “今日的交流,还未结束,玄道宗的下一人,是谁?”

    王林淡淡出声。

    说话的话,却让刚才还争论不休的玄道宗弟子一下子面面相觑,低下头如不敢看王林。

    而恒岳派的所有弟子,则在这一刻全部振奋起来,大声喊道:“玄道宗的垃圾们,看到我们王林大师兄厉害,怎么不敢出来!”

    “快派个人上来,让我们王林大师兄好好教训教训,你们这帮孙子,让你们嚣张!”

    “玄道宗剩下的都是废物了,没人敢出来,王林大师兄无敌!”

    “看见了么,玄道宗被王林大师兄吓的不敢出场了!”

    “……”

    场面一时之间大为热闹,恒岳派内门弟子,一个个异常振奋,扯开了嗓子大声叫嚣。

    似乎用修为碾压了玄道宗的,是他们自己一样……

    “王林,你居然会上古仙法擒龙手,我早就听师叔说了,这种上古仙法威力鬼神难测,非同小可,就算是你这次赢了我,也是胜之不武!”

    被玄道宗的欧阳老者逼上擂台的一个弟子,并没有立刻与王林斗法,而是吼声连连,似乎是在为自己打气,又似乎是在为自己的失败找了个好借口。

    “……”

    王林无语,大袖一挥,直接将这个弟子打下了擂台。

    这样的修士,还未战,却已经找好了借口,实在不是修真之士应该做的。

    他就勉为其难,免费送这个弟子下擂台。

    “还有谁?一起上来吧。”

    静静站立擂台之上,王林淡然出声。

    这一战之后,他已经有了些自己的想法,对于那些擂台之下的玄道宗弟子,他有绝对的把握能够全部击溃!

    “放肆!太放肆了!”

    “他以为他是谁,敢说这样的大话!”

    “王林你太狂了,这是你让我们一起上的,你别后悔!师兄们,咱们一起上去干掉他!”

    “没错,一起上去,这是他要求的,咱们也不算违规,长老,让我们一起上去教训他吧!”

    “长老,这王林太霸道了,您让我们一起上吧!”

    玄道宗弟子纷纷请战,欧阳老者一咬牙,喝道:“既然恒岳派要求了,你们谁愿意去就上台吧!”

    这话刚一说完,顿时三个弟子跳上石台,紧接着,又上来七八个,除了几个女性弟子外,大部分玄道宗弟子全部聚集台上,也不知谁喊了一声,一拥而上,各种法宝层出不穷。

    王林依旧不在意,引力之术在他手中展开,化作数只无形大手,台上横扫一圈,顿时掀飞几人,接着他退后几步,如抓苍蝇般一抓一把,扔向远处。

    一时之间惨叫谩骂四起,只见一个又一个玄道宗弟子从石台上抛出,摔地上半天爬不起身子。

    不到片刻的功夫,擂台之上已无玄道宗弟子!

    这一次切磋,玄道宗大败,恒岳派完胜!

    玄道宗自是灰溜溜的走了,而恒岳派,王林一下子成为了核心人物,成了众星拱月一般的大师兄。

    “师尊,修真修真,我经过这一战,明白了一些修真“真”的意思了。”

    待到一切应酬结束,王林来到了陆道人面前,恭敬开口。

    “修真,你有什么想法?”

    陆道人好奇问道。

    “修真,贵在一个真字,也就是认识事物,认识道理,弄清楚事物本质,而不是不懂装懂。”

    王林目望远方,呵呵一笑,似乎是在嘲笑玄道宗的那些弟子,长老。

    “我击败他们的,明明是引力术,领悟了原理的引力术,那些人不懂装懂,不从自身寻找问题,反而神化这所谓的引力术,说什么擒龙手。真是好笑!”

    “他们作为修真之士,没有一颗求真之心,又如何走的远?”

    王林目光灼灼,说出了自己的见解。

    “好徒儿,说的有理。当然,还有一点……”

    陆道人目望远方,似乎能够看到蠢蠢欲动的玄道宗,口中话语出声。“那就是,还要有命,有命,才能继续修真,若是被杀了,什么求真,修真,都没了。”

    “我曾经听一个狂者说过一句话,诸神不足以敬畏,仙佛不足以尊敬,这世间没有什么不能解剖,如果有,我也不在乎。你觉得这些话,怎么样?”

    “前面几句还似乎有些道理,不过这世间没有什么不能解剖?真是荒谬。”

    王林仔细咀嚼了片刻,摇了摇头:“这个世间,总有一些你不能解剖,比如你的父母,亲人。如果连自己的父母亲人都可以毫不变色的解剖,即便再有力量,也不过是一个畜生,猪狗不如的畜生!”

    王林说着话,心中却想起了他的父母。

    他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见他的父母了,不知道他们是不是过得还好?

    世人皆说修仙需要绝情绝义,但是他还是放心不下自己的父母。

    如果连生他养他的父母都能忘记,恐怕真是猪狗不如。

    狗都知道关心自己的亲人……

    “至于诸神,仙佛,恐怕他们让世人足以敬畏的,是他们的力量,若是世人的力量比仙神还强,仙神又有什么可敬畏的,他们的力量还不如世人,世人自然可以随意解剖,所以,终究是力量在起作用。”

    “而且,其实在这个时候,世人其实已经成了其他人眼里的仙神。”

    “所以,不仅要求真,还要活着,一步一步来,若是以蝼蚁之身想去解剖神魔,只会被仙神一巴掌拍死,那时候,管你过往求真如何厉害,你已经成了尸体!”

    “嗯……不愧是我的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