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二章玉皇

    西游世界有劫,世界每十二万九千六百年便重归混沌,等待下一次开天。

    上一个天地主宰本是那精灵一族,没有渡过混沌之劫,全部化作了飞灰。

    后有太上开天,人族为这一纪元主角。

    当然,对于天地来说,人族只是后天生物。这个天地间,还有些先天神魔。

    譬如先天神魔玉皇。

    这一位存在,历经了一千七百五十次混沌之劫,依旧存在于这天地之间!

    他的修为,依着陆道人的目光来看,已经是金仙的巅峰,快到了这大罗金仙。

    当然,快到,还是没到。

    要不然,玉皇早就跳出来登临天帝之位,又何必算计一个人族的晚辈后羿?

    “唔,让我看看,这个玉皇究竟要做什么?”

    陆道人收了目光,心灵大道波动,感知着后羿的一举一动。

    因果线已经定了,那玉皇终究是要去找后羿的……

    那后羿射了九日,在人族中威望大增,俨然成了拯救生灵百姓的英雄。

    他所到之地,人人皆欢迎膜拜,厚待这位人族英雄。

    后羿表面欣喜,只不过内心,却有不平渐渐生出。

    那新任人皇似乎根本没有什么本事,而他有如此功劳,何不自己亲自做那人皇宝座?

    却在此时,有仰慕后羿名声,甘愿为后羿出谋划策的人到来。

    那人正是玉皇,舌绽莲花,一番说辞,只说的后羿自信满满,觉得大事可定。

    他便按着玉皇的心思,请地皇一道出门打猎。

    地皇闻言,欣然前往,与后羿射猎于深山。

    待到只有地皇与后羿之时,后羿突兀出手,射日弓射出九箭来,要灭杀了人皇。

    “你本是人族英雄,受万众敬仰,却一心谋逆,要得人皇之位,这又是何必?”

    地皇摇头,把手一挥,即便是被射日弓催动,九箭迅疾到了极致,也被他挥成了飞灰。

    “又是何必?你若是不在意,大可退位让贤,将这人皇之位,让给我!”

    后羿呵呵冷笑,说话之际,手下却是一招比一招狠辣。

    不动手则已,一动手就一定要杀了人皇。

    他已经没有了退路!

    “地泽万物。”

    神箭漫天飞舞,带着凛冽杀机,包裹了地皇。

    地皇却依旧面色淡然,不为所动。

    他心意微动,一个世界显现而出!

    春夏秋冬,日月流转,时光的道理,自然的气息,充斥其间。

    那些所谓的神箭,在这岁月自然变化间,自然而然的老去,根本掀不起任何风浪来。

    后羿一顿射箭猛如虎,却都做了无用事!

    “怎么可能,你竟然修行到了这个地步?”

    地皇世界一出,后羿大惊失色。

    在他的眼里,除了那些人族老古董,他的修为已然是新兴人族中最为强大的。

    即便是地皇神农氏,看起来柔柔弱弱,做的最多的,似乎也只是帮助天下生灵种田,给他们温饱。

    他从来没有见过地皇率领大军出征过,怎么地皇的本领,已经到了这传说中的境界——金仙?

    “人皇是一种责任,要让天下生灵过得好,厮杀这样的事,我已经好久不做了。”

    地皇缓缓开口,携世界而来,逼迫的后羿不断后退。“我没想过我的修为究竟会到什么境界,但种地种的多了,自然而然也就到了金仙的境界。”

    “……”

    后羿听着人皇的话,一口血快要吐出来。

    种地种的多了,也能修成金仙?

    人皇的话,让他几乎嫉妒的要疯了。

    “现在的修士,厮杀起来也这么多废话么?”

    却在此时,场中冷笑之声响起,一只手就那么突兀出现在了地皇之前,向着地皇的世界抓去。

    地皇面色骤变,感受到了最为致命的生死危机!

    他似乎看到了自己的未来!

    那是一个无比恐怖的存在,要一手灭杀他,即便是他修炼出了世界,但是这只手会破灭了他的世界,进而将他也杀死!

    “难道今日真要死在这里?”

    地皇怒吼起来,催动体内世界,那自然的道理,时空的道理,都彻底运转起来,要抵挡住那只手。

    但是,他的内心似乎已经看到了自己的的结局:世界被打爆,他自己横死此地!

    “要杀我人族的皇,问过本座了么?”

    而在此时,又一个声音响起,另一只手出现在了他的身前,抵挡住了对面来的手。

    两手撞击,云淡风轻。

    但是若是能够放大两手交战的所在,便会发现这一刻那里有一个个的世界被两手交战的余波力量所开辟,又在眨眼之间被余波所覆灭。

    世界的生生灭灭,都在这刹那之间!

    “你是谁?”

    不远处,一个人影显现而出,有些好奇。

    “杀你的人。”

    陆道人的身影亦显现而出,打量着对面的玉皇,淡淡开口。

    “杀我的人,怕是还没出现过!”

    玉皇闻言,呵呵笑了起来。

    他可能不是最强的,不过可能是活的最长的之一。

    在一千多纪元之前,有许多无比恐怖的高手存在,但是他们都因着种种原因死了,消失在了光阴长河之中。

    唯有他,历经了无数劫难,依旧存活于世。

    “杀得了,还是杀不了,不是你说了算的。”

    陆道人淡淡开口,已然一掌拍出。

    他的招式很简单,几乎是简单到了极点,仿佛在书写文章,一横一竖一撇一捺,清晰明了。

    若是来一个修行了几年的练气士,肯定要耻笑陆道人的招式太简陋。

    但是这样的招式落在地皇神农氏的眼界,却让他心中震惊。

    他的修为已经到了金仙境界,自是可以看出这位神秘的前辈虽然招式至简,但却是经过了千锤百炼,化万千种道理奥妙于简朴的一招之间!

    大道至简。

    道理至简!

    简单无比的招式,却蕴藏可怕的威力,远比那些华丽的神通更加恐怖!

    而且,依着他如今的境界,他发现对上这位神秘前辈的任何一招,他都无法抵挡。

    他有一种预感,他一定会被这一招打死!

    即便是他有世界在身……

    面对着陆道人最为简单的招式,玉皇的面色也变得凝重起来。

    他的目光炯炯,盯着那不断近前的手,也是一手伸出,正面迎了上去。

    简简单单。

    没有多余的套路,就那么简简单单。

    对手的攻击,他无法避开!

    对手的那一只手,蕴含了因果,轮回,预言,阴阳,五行……乃至近乎三千道理!

    躲不开,避不了!

    当那只手伸出去的时候,他只能挡!

    挡不住,就会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