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章老疯子

    拙峰之地,又一次热闹了起来。

    比独孤少女来了之后带来的热闹还要热闹。

    拙峰传承显现,这是惊天动地的大事情,即便是太玄门的宗主,都亲自前来。

    更有许多弟子,请求拜入拙峰。

    太玄门有门规,加入其他主峰,还有重新选择传承的机会,但一旦加入拙峰,却不可改变,自古如此,从侧面说明了拙峰的奇异。

    李若愚这位老者,如今领悟有成,但他并没有出尘的气质,也没有飘逸的神韵,仅仅像是一名普通的乡村老人。

    而其他主峰的一些长老,却非常客气。这些老辈强者,神目如电,看不透李若愚,自然知晓其境界高深莫测。

    在所有人看来,拙峰崛起,已成定局。

    “我们是送徒而来,峰主有令,我等不得不割爱。”

    有些长老很不是滋味。

    “其实,大可不必如此。”李若愚没有得道高人的气质,道:“每个人都有自己不同的道,拙峰的道不见得适合他们。”

    “掌教亦说,选徒而已,一切自愿。”

    另一名年岁很大的长老点头道。

    “我等真心愿加入拙峰。”不少弟子很机灵,大声呼喊,向前跪拜。

    他们是真正的想加入。

    一则拙峰传承已开启,二则,也是因为美丽的小师妹。

    不,如今应该是师姐……

    按着拙峰的规矩来说,那位美丽的少女是拙峰的大师姐!

    许多少年恭恭敬敬拜了师,又众星拱月般环绕在独孤少女周围,大献殷勤。

    一时之间,少女风头无两。

    不过不久之后,有人急匆匆而来,请了太玄门掌教与拙峰之主李若愚出山,并太玄门其他一百零七峰名宿,共同往远方冲去。

    “发生了什么?”

    太玄门内,很多弟子都在议论,掌门与太上长老同时出动,这是多年未有的事情了。

    直到一日后,才有消息传来,一个疯疯癫癫的老人出现在魏国境内,疑似六千年前的绝代高手。

    这则消息震动了周围数十国,姬家、摇光圣地、太玄门全都有顶峰强者出动,追寻了下去。

    “竟是昔年的一位盖世强者,他居然活了六千年以上,还存在这个世上,太不可思议了!”

    “一个人怎么能够活六千年呢,简直就是一部活着的史书,经历了各个或黑暗或光明的时代,实在是一种奇迹。”

    太玄门内,很多人都在议论。

    独孤少女听到消息后,眼中灵光闪烁,她一下子知道这个人是谁。

    那是一位存活了六千多年的存在——老疯子。

    六千年前,天璇圣地,鼎盛无比,举全派之力,攻入荒古圣地,就此一去不返,从世间除名。

    这也是情理之中的事,荒古圣地之中乃是那位女帝,天璇圣地竟然举派进攻,自是找死!

    当然,天璇圣地还没有死绝,老疯子是一个幸存者。

    而外界的人,都想知道老疯子如今达到了何等境界,离仙还有多远,都想聆听教诲。

    尤其是姬家与摇光圣地这样超然的大势力,门中的太上长老莫不想与这样的盖世人物对话,这样一个堪比活化石的存在,对于当世的大人物来说,比东荒的几部古经还有吸引力。

    第三日,又有消息传来。

    “疯了,那个盖世强者彻底的疯了,没有人可与之交谈,又哭有笑,无法沟通。”

    “太可怕了,很多位名宿,被他一袖子扇飞了,无人可以靠近。六千年前,便惊天动地,如今根本无法揣度其实力了。”

    “消失了,竟然仅仅迈了几步,无尽山川大地就被抛在了后方,直接出离了魏境。没有一人可以跟上他的步法,飞天遁地,也难以望到他的背影。”

    “疯老人到底达到了何等的境界?按理说,活了六千年,简直就是一个奇迹,不成仙实在没有道理。恐怕东荒神体都无法活的这么长久。”

    “不成仙,便疯魔,他或许就是这样的存在吧。”

    一些人喃喃。

    “老疯子,行字秘,似乎对我没有多少用处。”

    夕阳西下,晚霞染红了大半边天空,陆道人屹立在拙峰之巅,望着太玄门一处极其荒凉山岭。

    这里蒿草丛生,枯藤遍地。

    而在山岭上朝向西方的一块大青石上,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正侧躺在上,面对夕阳。

    他衣衫褴褛,看起来非常古旧,根本不像是这个时代的服饰,口中在喃喃着什么,浑浊的老眼挂着两行泪珠。

    正是老疯子。

    “荒古圣地是女帝的地盘,你们举派围攻,又怎么是女帝对手,如今落个如此下场。”

    陆道人心中想着,“不过如今人族势弱,圣人也没有多少个,好容易有一个像样的,还是疯疯癫癫,我便帮一帮你,消除了你的执念。”

    陆道人继续开口。

    他的目光看向了老疯子。

    血色残阳下,枯藤绕青石,林鸟归巢,一片凄静。老疯子躺在大青石上,面对夕阳,老眼中有着无限的眷恋,同时有伤感的神色,两行泪水在老脸上显得格外醒目。

    “那一年,夕阳如血,天璇泣血。那一天,万物凋零,天璇殒落……”

    老疯子活了这么大的年岁,却不断的淌泪,一双老眼如都浑浊了。

    忽然,残阳彻底消失,沉下山峰。

    就在血色残阳消失的刹那,老疯子的双眸中突然射出两道夺日的光华,一下子洞穿了虚空,伤感之色尽敛,他腾的一下子坐了起来。

    他像是变了一个人一般,如绝世利剑出稍,锋芒毕露,让山岭上一片寂静,所有鸟兽都战战兢兢。

    六千年前,天璇圣地鼎盛无比,精英众多,举全派之力攻入荒古圣地,寻求成仙之路,却不想,那一去便是绝路,天璇圣地,从世间除名。

    如今,沧海桑田,世间莽莽苍苍,只剩老疯子一人。

    昔日的亲友,成了无尽的尸骨。

    美丽高洁的天璇圣女,亦成了荒古圣地下的荒奴。

    怎一个惨字了得?

    老疯子突然抱住自己的头颅,痛苦的长嚎了起来,如孤狼悲啼。

    “哈哈哈……”

    最终,他又仰天大笑了起来,状若疯狂。不成仙,便疯魔!

    他一会儿哭一会儿笑,让人觉得可怜复可叹。

    “收了荒古圣地的那些尸骨,女帝应该不会打我吧。”

    陆道人看着这一幕,伸手一招,远在数万里之外的荒古圣地高山之上,无数白骨涌动,落入一粒微尘之中。

    风从荒古圣地吹来,吹到了太玄门之中老疯子面前,渐渐变大,成了水晶球的模样。

    这水晶球里,还映照着天玄圣女的样子。

    却并没有天璇圣女。

    这只是一个影子。

    天璇圣女如今是女帝的人,又是一尊荒奴,留在荒古圣地最好。

    不过那些白骨,陆道人觉得顺手拿去,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他便拿了。

    老疯子突然泪流满面。

    这个水晶球里,埋葬的他的师兄师弟,是他最亲近的人!

    “嗬嗬!”

    老疯子发出一声声沉闷的低吼,似乎是蕴含着无比的痛苦。最后,他的眸子中射出两道璀璨的光芒,竟在天空中刻下一个“道”字。

    随后,他昂首而立,双手缓慢而有力的划动,这个水晶球上,锵的一声震音发出,他在水晶球上刻下一个“仙”字。

    光华灿灿!

    那个“仙”字像是有着奇异的魔力,将图案内的白骨全都照耀的暗淡了下去,到最后仿佛只剩了一个“仙”。

    “仙”字道韵无尽,给人以大道无边,道法自然的感觉。

    老疯子又伸出一指,点在自己的额头上。

    水晶球化成一道烙印,冲进他的头颅,他脸上露出喜怒哀乐等各种不同的表情。

    “锵”!

    老疯子的额头,那道烙印浮现,内部的影迹越来越暗淡,只留下一个光华灿灿的“仙”字。

    “他这是要化仇恨为动力进行蜕变!”

    距离老疯子不远处,独孤少女若有所思。

    身为穿越者,她知晓部分天机,所以当老疯子出现的时候,她并没有去其他地方寻找老疯子,而是径直在太玄门里等待。

    虽然有些刻舟求剑的意思,不过她还是等到了。

    显然,剧情没有太大的改变。

    当然,还是有一些。

    那个叶天帝不在……

    “还有……那些白骨是天璇圣地的么,他们不应该是在荒古圣地么?”

    少女有些奇怪。

    “自然是我取来的。”

    陆道人的身影显现而出。

    独孤少女便看到了陆道人。

    “是你?”

    少女有些诧异,想了刹那,又觉得理所当然。

    同样是穿越者,拙峰这个地方,她来的,这个道人自然也来的!

    “你动了女帝的东西,不怕女帝打死你?”

    这个少女突兀想起了什么,问道。

    “我觉得……”

    陆道人呵呵一笑,道:“我很强壮,一般人打不死我。”

    “……”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