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三章北斗

    宇宙星空,浩瀚无垠,谁也不知道它有多大。

    在过去数十年间,人类进行了无尽的推想,也发射升空诸多太空探测器,想要寻找地外生命。然而深邃的星空,莫测的宇宙,像是一片枯寂的坟场,冷冷清清,是永恒的冰冷与黑暗,根本探测不到任何生命讯号。

    宇宙实在太广袤了,根本没有尽头,以人类目前的科技水平发射的太空探测器,纵然可以摆脱星系引力,永不停息的行驶下去几百万年、几千万年,也难以达到星空的彼岸。

    而在今日,有九具庞大的龙尸拉着青铜古棺,跨越数十、上百光年的距离,来到了星空的彼端,穿越进北斗七星所在的这片星域。

    青铜棺中,众人兴致勃勃,各自说着话。

    他们已经把青铜棺当成了一种宇宙飞船之类的东西,不觉得奇怪,心中甚至有些喜欢这一次的旅行。

    先是在火星上吃了一顿鳄鱼肉,每个人的肉身得到了洗筋伐髓。

    男的变得英俊,女的变得漂亮。

    世上,还有什么事比起这个更让人欢喜?

    而更让他们兴奋的是,他们得了些上古佛门的一些重宝!

    或是佛珠,或是袈裟,还有的是一块匾,其上都有佛性流转,可以护的他们一时平安!

    “北斗站,要到了!”

    陆道人突然站起身来。

    “我们来到了北斗星吗!”

    “会不会是传说中的仙界……

    “也许会是一个极尽辉煌的科技文明国度也说不定。”

    “如果真有仙佛,或许会见到传说中的人物。”

    “沿着神祗开创的星空古路,来到终点,到底将会是怎样的一个世界?!”

    所有人心中都非常紧张,同时又充满期待。

    却在此时,青铜巨棺猛烈震动起来,所有人都感觉天旋地转,众人知道九龙拉棺终于即将到达终点。

    此刻,棺壁上那些荒古铜刻绽放出神辉,撑起一片朦胧的光幕,抵消了一股无法想象的冲击力,巨棺终于慢慢稳定了下来。

    在最后轰然一声震动中。青铜棺椁的棺盖偏离位置,重重的滑落向一旁,铜棺翻倒在地上。

    “光明!”

    “熟悉的光明世界!”

    青铜巨棺中很多人忍不住发出赞美的声音,眼前不再是荧惑古星上的昏暗以及满目血色的苍凉。

    清新的空气迎面拂来,甚至还带着泥土的气息与花草的芬芳,自然的气息充溢在周围。外面是一个充满勃勃生机的光明世界。

    陆道人一步迈出,出了青铜棺。

    其他人见状,都大呼一声,快速向着巨棺外冲去,眼前所见,一片瑰丽与秀美。

    此刻,他们正站在一座不高不矮的山顶上,可以眺望前方的景色。

    远处是连绵起伏的秀丽山峰,佳木葱茏。山顶近处是奇形怪状的岩石与苍劲的古木,还有水桶粗细的老藤如虬龙般盘绕,更有如茵的绿草与芬芳的野花,充满活力与生机。

    同火星的昏暗与死寂相比,这里无疑是一片祥和的净土。

    “太好了,我们终于来到了这样一片美丽的神土。”

    “终于不用再担惊与受怕了!”

    很多人都在欢呼,有些人甚至喜极而泣。

    历经了遥远的星空旅程,终于来到了一片生动与自然的世界。

    脚踏实地的感觉,才让人感觉到真实,才让人心安。

    否则,便如坐在大海里漂浮着的船上,心中总会有惊慌的感觉,生怕船翻了,人没了!

    “阳光的味道,真好!”有美丽的白领丽人感动道。

    “哐当!”

    突然,众人身后的青铜巨棺发出一声金属颤音,一下子牵动了所有人的神经,齐刷刷回头观看。

    九具庞大的龙尸有大半截躯体挂在山崖下,铜棺也距离悬崖没有多远,此刻九具如钢铁长城般的龙尸正在缓缓的向山崖下下滑,铜棺也被带动着慢慢向前滑行。

    “隆隆隆”!

    青铜棺与地面相碰,发出了巨大的声音。

    所有人都惊出一身冷汗。

    山巅的一边竟然是悬崖峭壁,如果棺盖打开时他们没有快速冲出,后果不堪设想。

    “难道我们站在一座超级巨大的火山口上?”很多人都露出惊容。

    没有了青铜巨棺阻挡视线,可以清晰的看到悬崖这边的景象。

    悬崖峭壁下,竟是深不见底的巨坑。

    “不是火山口,不可能有这么粗的火山。”有人分析道。

    目之所及,共有九座大山相互连接,环绕成一个无比巨大的深谷。

    按照常理来说,这应该是一个开阔的山谷,可以一眼望到底才对,因为九座山体并非高耸入云。

    然而,向下望去却黑洞洞一片,根本没有尽头,像是直接洞穿了地狱黄泉路。深不可测。

    “这是什么地方,怎么会有这样一处巨大的深渊……”

    众人惊疑不定,隐约间觉得这个世界并不像表面看起来那般祥和宁静。

    周毅观察完四周的景物后,道:“你们发现了吗,这里并没有五色祭坛,我们像是直接从天而降坠落在这里,而不是从星空之门内出现。”

    众人目光望去,果真没有五色祭坛。但是广阔的山顶并没有被铜棺砸的崩塌,甚至没有巨坑出现,只是裂开了几道大裂缝而已。

    如果真是从天而降坠砸在这里,冲击力是难以想象的,但是山体根本没有遭受重创的痕迹,事情透发着异常。

    “那里有半块石碑……”就在这时,有人突然叫道。

    山顶上有一片乱石堆。还有几株苍劲的古木,相伴着几株水桶粗细的老藤,在那藤蔓叠绕间,有半面折断的石碑倒在那里,人工打磨的痕迹很明显。

    众人快速走了过去,拉开枯藤,拂去断碑上的枯枝败叶,顿时感觉到古意盎然,上面刻着三个古字,笔力雄厚沉凝,苍劲如龙,流淌着岁月的气息,也不知道存在多少年了。

    “写的是什么?”很多人都不认识。

    周毅辨认了很久,依然有些不确定,道:“似乎是‘荒古禁’三个字。”

    “荒古禁……地。”

    陆道人淡淡出声。

    荒古禁地!

    有血肉的生物根本不能长存,连古之圣贤的神衣都难以承受侵蚀,没有人可以长久停留。

    自古至今,也不知道埋葬了多少绝代高手,连鼎盛的圣地进来都照样覆灭,成为劫灰。

    这里是狠人大帝的家,蕴含着狠人的道,到处充斥着大吞噬的气息。

    吞噬之力无时不在运转,掠夺着一切胆敢闯入荒古禁地的一切存在。

    即便是寿元,在这个地方,逝去的也要比其他地方快!

    当然,对于陆道人来说,他并不畏惧。

    自他修行到了金仙境界,自身便是一世界,寿元几乎无穷无尽,也不怕时间的流逝。

    而最为根本的,是他亦有自己的道,能够定住被流逝的寿元。

    能够抵挡道的,也只有道。

    当然,初来北斗,他也不会就这么在荒古禁地大闹一番。

    也懒得摘取别人家花园里的东西。

    比如……不死药。

    那没有什么意思……

    “我们……走吧。”

    陆道人轻吟,袖袍一卷,将周毅,叶凡,连带独孤少女等一同收进他的袖袍之中,带了出去。

    下一个刹那,他已经出了荒古禁地。

    “好大的袖袍……”

    隐隐中,袖袍里许多赞叹声传来。

    “袖里乾坤……”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