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七章虽远必诛

    神龙,在众人心目之中,本是与仙神一个层次的无上存在!

    但是,现在,有一个名为东皇太一的,却说他吃过龙肉,而且,味道一般般。

    一般般是什么鬼。

    怎么可以这么说龙?

    龙是让人吃的么!

    许多人的心中,产生了一种极为荒诞的感觉。

    “一种生灵的高贵,就在于他吃的食物,普通人吃五谷杂粮,修真者吃灵丹妙药,修仙者吞吐天地灵气,而仙神有时候则吃吃龙肝凤髓,打打牙祭。”

    陆道人不慌不忙说道,说出的话,又让众人大跌眼镜。

    不过仔细想起来,似乎还真有些道理。

    一时之间,场中一些有缘之人品味着道人的话,感觉着其中的玄妙。

    场中因九龙拉棺带来的恐怖气氛,随即变得和谐起来。

    这也是应有之一。

    陆道人降临凡尘,世间一切负面的情绪不应该升腾而起。

    便如多年之前以愤怒为力量的绿巨人,在陆道人面前开心的死去了。

    他直到死,也愤怒不起来。

    道人面前,如何愤怒……

    “东皇大人,您可知这个棺材,究竟是什么东西?”

    场中的局面一度和谐,终于还是有周毅提出了这个关心众人生死安危的问题。

    “九龙拉棺,简单来说,就是空间旅行者。”

    陆道人想了想,笑道。

    “当然,他的速度很快,从银河系太阳系地球大世界到北斗星系,只需要一天的时间。遗憾的是,谁也不知道,他下一刻,会去往什么地方。”

    此话一出,众人为之一惊,不过目光之中,已经没有了太多的畏惧。

    人们对于未知的东西,总是充满恐惧。

    但是当这个九龙拉棺被解释为空间旅行者的时候,什么龙尸,什么青铜棺,它的逼格一下子降了下来。

    一个可以穿梭宇宙的东西……

    未来未必不可以被人类创造而出……

    还有的人,心中升腾起上交这九龙拉棺的心思。万一使得人类科技大爆炸,那也是九龙拉棺最好的用处……

    “快看,那是什么?”

    有周毅的同学指着九龙拉棺落下砸开来的地表之中的东西,好奇问道。

    一米宽的大裂缝下有一角圆坛露出,断裂的半截玉片陈列在上,形如玉书。

    那圆坛并不大,古朴而简单,由五种颜色的奇土筑成,充斥着岁月的气息,也不知道存在多少年了。

    每一个五色祭坛,古朴而简单,充斥着岁月的气息,也不知道存在多少年了,封有玉片或封有石板,上面皆有刻印有难以辨识的古老文符。

    而深坑下,还有一个超级祭坛,不是由泥土筑成,完全是由五种颜色的巨石堆砌而成,稳稳的承载着二十米长的青铜古棺,没有丝毫碎裂的地方。

    这座超大型五色石坛明显不同于其他各座土坛,地处玉皇顶中央位置,大气磅礴,远远大于那些土坛。

    那从天而降的铜棺,冲击力何其巨大,但是居然没有在祭坛之上砸裂开丝毫缝隙,没有一点损毁之处!

    在这座大型的五色神坛上,除了那口青铜古棺外,还堆积着不少玉块与石板,皆古意弥漫。

    无论是玉块还是石板上都刻有极其神异的古字,比那些五色土坛上所见到甲骨文还要原始,那是近乎于天书画图般的神秘符号。

    在那超大型的五色石坛上竟然整整齐齐地码放了一大排这样的玉块与石板,并没有被铜棺击毁。

    这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的玄奥莫测!

    “这样的事,要记录下来。”

    便在众人诧异之时,陆道人淡淡开口,目光闪烁之间,在虚空中交织出了他所看到的情景。

    一道流光闪烁,这幅情景直上九重天。

    虚空之中,有震天动地的声音响起,却对陆道人充满了恭敬之意:“谨遵大人法旨!”

    那是蓬莱仙岛的掌教,如今愿为陆道人手下一仙童……

    “五行祭坛,看起来玄妙,其实是一种传送阵法。可以使得九龙拉棺在空间折叠中前行,看起来比起光速来还要快了无数。当然,它的原理,并不是超越光速,而是空间折叠。”

    陆道人对着一脸懵逼的众人讲起了科学。

    “即便是修行中人,也不能随意摆脱宇宙之中最基本的规则,他们无法以光速行驶,但是有着空间挪移,一个刹那,一步迈出,就是亿万光年。无穷星系。”

    陆道人继续科普着未来世界的基本道理。

    众人似懂非懂。

    但这毫不掩饰他们对于道人的膜拜。

    他们赫然发现,仙神似乎也很精通科学,完全不是老古董的样子!

    仙神也科学,那就格外的厉害了!

    “所以,你们这些不怕死的,还不离开么,一旦祭坛启动,你们想走也走不了了。”

    泰山山下蹦蹦跳跳走来了一个少女,不是独孤少女又会是谁?

    “你去哪里了?”

    陆道人见着这个少女,笑问道。

    “我自出了昆仑山,便去了西方之地,从欧洲一直砍到美洲,砍了三天三夜,眼睛都没眨一下!”

    “……”

    一干人哑然。

    “你吹牛皮了。”

    陆道人一怔,也哈哈一笑:“你眼睛不干吗?”

    “……”

    少女翻了个白眼。

    她想了想,从袖袍之中取出了几件东西。

    “唔,这是伏羲龙碑残块,还有这个,是大禹所铸十鼎的残片,被我抢了回来。”

    少女开口说道:“不过有些东西,我还没有抢回来,谁让我修行的时间太短,才修炼到相当于化龙的境界。”

    见着这伏羲龙碑残块,场中的所有人,面上都有些不好看。

    这些是华夏的先人古物,具有非凡的意义,乃是祖器,却被陈列于西方,是一种莫大的耻辱!

    “我华夏的东西,是该收回来。”

    陆道人想了想,大手一抓,空间直接在他的面前破碎开来,其中的大人物,都被破碎的空间封印了起来,只要陆道人不愿意,他便永生永世,不能出来。

    没有理会被顺手封印了的西方教皇,陆道人伸了伸手,便有和氏璧到了他的手上。

    始皇统一六国后,以和氏璧所刻的玉玺静静陈列在此,上面镌刻的虽不是道则,却有一种重逾山河的历史沉淀。

    另一边,一块黄泥干硬后所成的石台,贡在更高的位置,这是女娲石,刻有人首蛇身的道体,有大道交织成的痕迹。

    还有些其他的祖器,都是被西方掠夺去的。

    现在,又回到了陆道人的手里。

    “拿我华夏重宝,要你十倍赔偿。”

    陆道人看向了另一处,继续伸手。

    便有西方的神器,审判之枪,黄金圣衣,命运之枪,朗基奴斯枪等都来到了陆道人手里。

    “犯我华夏者,虽远必诛?虽远,必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