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八章灭血魔

    污秽的京都随着陆道人的到来,变得干净了。(书=-屋*0小-}说-+网)

    而随着接受了陆道人思想指导的李宁,周琅下山,一场轰轰烈烈的事业开始了。

    在这场事业面前,没有什么能够阻挡。

    一切,都是纸老虎。

    主神腕表之上的主神任务,也随着时间的流逝而被完成。

    陆道人得了一个B级恐怖支线剧情,还有4000点奖励分数。

    “那么,下一步的目标就是杀死幽泉老魔了?”

    陆道人屹立高空之中,缓缓开口。

    他说出的话,却让身旁的几个轮回者全身一震。

    幽泉,血魔。

    这是一个无比恐怖的存在。

    先不说他的战力,只他很难杀死,就让一般人望而却步。

    血河不灭,血魔不死。

    一个血神子逃脱,整个血魔便会重生!

    即便,他被灭杀的只剩下一口气。

    他照样会复活。

    他有无数命!

    而他们现在,是要去杀这个血魔么?

    江晨表示自己的内心是拒绝的,他有个几斤几两,他还是知道的。

    不过他更知道,这个前辈说的话,他不能拒绝。

    前辈要去除血魔,那他们也只能跟着去了。

    他们只能默默希望这个前辈能够成功,否则的话,他们就会成为血魔的粮食。

    “血海不灭,冥河不死,血河不灭,血魔不死?连传闻之中的盘古大神都陨落了,一个血魔又岂能不死?”

    一道道空间通道生出,通道里走出了陆道人,似乎是自言自语,又似乎是对着身旁的轮回者说话,又似乎是对着脚下的血河说话。

    陆道人的脚下,如今是一条绵延不绝的河流,只是这条河流,是一条血河。

    还未接近,便有无穷的血腥之气传来,叫人作呕。

    空气之中,更是弥漫着种种血毒,侵蚀着人的身体灵魂。

    不过这些血毒到了陆道人身前十丈处,便自动灰飞烟灭,根本不能近陆道人的身。

    那些普普通通的轮回者,也正是因着陆道人的庇佑才依旧活在世间。

    不然,他们早死了!

    不过,依旧有几个新人,见着这绵延不绝的涛涛血河,有几分恶心的感觉,更多的是恐惧,站立在云端,双腿都在发抖。

    实在是这么长的血河超出了他们的想象!

    怎一个恐怖了得?

    “桀桀,什么人胆大妄为,敢到老祖的地盘上撒野,是来给老祖送血食来了么!”

    却在此时,血河里飞腾起一道血龙,睁着比灯笼还要大的眼睛,发出桀桀的声音,张口一吞,便是无边的血腥气扑面而来。

    “雕虫小技。”

    陆云依旧淡然而立,甚至没有出手。

    这一条血龙,本来蔓延十数丈,看起来狰狞凶猛,但距离陆道人越近,它的身影便缩得越小,待到了陆道人身前十丈时,已经和蝼蚁一般大小,被虚空中悬浮的一个小颗粒装了进去,随即发出“噗”的一声轻响,小颗粒与这条龙同归于尽了!

    “哪里来的道人,敢来老祖的地盘上撒野!”

    一条血龙灭,似乎是激起了整条血河的怒气,这一条血河,竟然从地面之上飞腾了起来,无数的血龙从这条血河之上飞出,遮天蔽日,向着陆道人厮杀而去!

    “虽然说因果的道理被压制的很厉害,不过要收拾你这条血河,还不在话下。”

    血河涛涛,遮天蔽日。

    在这种对比之下,陆云似乎只是一个蝼蚁一般大小的存在。

    但他的面上,没有任何畏惧的神情,依旧是平静自若,只是他的口中,开始发声。

    “因果棋盘。”

    一个棋盘模样的存在,就那么出现在了陆道人的手里,散发着玄之又玄的气息,更有许许多多看不见却真实存在的丝线,从这个棋盘之上,蔓延而出,笼罩了四面八方。

    飞腾的血河,在这一瞬间,突然感受到了致命的危机,似乎有着千百血神子,有着千百条命的他,这一次会彻彻底底的陨落!

    “这是什么东西,这么魔?”

    即便幽泉自称为魔,这一次,他觉得那个棋盘一样的东西比他更魔。

    他几乎是毫不犹豫,便催动血河,根本不去理会那个奇怪的道人,而是向着远处飞去。

    人的命最为重要,至于其他的,以后再说。

    “因果,又岂是能够逃的掉的!”

    陆道人根本没有追赶,只是这因果棋盘之上,散发出一道道的丝线之物,径直跨越了时空,降临到了飞速逃离的血河之上。

    “血河,灭!”

    因果棋盘微微一动,正在飞行的血河之中早已经与血河合二为一的血神子,突然间灰飞烟灭。

    没有任何征兆,就那么灰飞烟灭了!

    刹那之间,整个血河里的所有者血神子,全灭!

    没有一个能够逃的掉!

    “这怎么可能!”

    神州西南之地,到处都是连绵大山。一处大山洞府之中,一个身着血色道袍的道人正在闭目打坐,陡然之间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痛苦声音。

    他赫然是幽泉血魔在西南之地留下的一个血神子。

    狡兔三窟,血魔自然也是如此,即便与整个血河合二为一,他还是留了许多分身在全国各处。

    “可恶!这个仇,不共戴天,我一定要灭了你!”

    这个血神子感知着本尊的覆灭,咬牙切齿。

    但是下一刻,一道丝线跨越了虚空,也降临到了他的身上,把这个血神子化作了飞灰。

    即便,这里距离陆道人所在之地,还有着许多距离……

    而在同一刻,东海一处岛上,一个岛主突兀走火入魔,死了。

    北方草原之地,一个大祭司的身体直接燃烧起来,死的不能再死。

    中原一处地主家,一个地主,突兀跌倒在地。没有醒来。

    神州大地正道门派之首峨眉派一个外门弟子,本来正在向同门请教学问,也在刹那之间全身被化作虚无,只惊呆了几个同门。

    ……

    一个分身灭,所有分身灭。

    千变万化的身份,并不能逃离因果的追寻。

    再怎么变化多端,分身与分身,分身与本尊,都有着因果关系。

    而这,已经够了。

    陆道人便因着这因果,灭杀了号称不死的血魔。

    血魔,彻底陨灭!

    即便这个时候,血河还没有枯……

    PS:伤心,伤心,旧书被封了,太伤心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