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七章初入

    “蜀道难,难以上青天,使人听此凋朱颜!连峰去天不盈尺,枯松倒挂倚绝壁。飞湍瀑流争喧豗,砯崖转石万壑雷。其险也如此,嗟尔远道之人胡为乎来哉!”

    一身青衣飘飘,吟诵着一首蜀道难,陆道人自斗破位面来到了蜀山位面,到了这蜀中之地。

    他虽然吟着蜀道难,但无论是高山险阻,还是悬崖峭壁,都难不住他分毫。

    即便是千丈深渊,对他来说也如同平地,没有任何危险。

    若是一个仙人被世俗里的风景阻拦住,那才是奇了怪了。

    “这个世界,法网恢恢,疏而不漏,倒是奇特!”

    陆道人行走于险峻湍流之上,倏忽停顿,伸出手指往面前虚无中戳了一戳,若有所思。

    在世人无法看到的空间,密密麻麻存在着的是无数的法则,这些法则几乎笼罩了整个人间界,没有谁能够躲掉这些法则的监控。

    正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因果遍地,卜算之术盛行。

    一些修道中的高人,只需要掐指一算,便能借着到处都是的因果网推算出人的祖宗十八代

    在这个世界,想要夺宝实在不是什么容易事。

    因为,几乎所有的宝物都有主。

    而且,你一拿走别人已经预定的宝物,便会与别人结下因果,那些大能掐指一算,自然能够算出来。

    “只是,遇到本座修行因果大道,任我抢了法宝,你们又能奈我何,我与你结因果,死的反而是你,因果大道,在这个世界,如鱼得水。”

    陆道人微微思量之间,一道道因果丝线显现在他的手中。

    只要这个时候他说一句“你与我有缘”,便有真的因果与他人结下,到时候他只需利用因果大道便可随意炮制别人,而别人无可奈何。

    “难怪神话传说中,佛教的两位圣人最喜欢说:“你与我西方有缘”,莫非是以此话结下因果,使原本无缘的人被迫有缘,终究躲不掉密密麻麻的因果而最终入了西方教。”

    陆道人脑海之中无数念头闪过,似乎是明白了佛教圣人的恐怖。

    传闻之中,佛教的两位圣人,最为擅长的便是因果大道……

    而其中一位,便是以因果证道……

    “爹爹你看,那是什么?”

    却在此时,陆道人耳旁响起了一个少女吃惊的声音。

    陆道人目光一瞥,便看到了一只小舟。

    除操舟的船夫外,舟中只有父女二人,一肩行李,甚是单寒;另外有一个行囊甚是沉重,好像里面装的是铁器。

    那老头子年才半百,须发已是全白,抬头看人,眼光四射,满脸皱纹,一望而知是一个饱经忧患的老人。

    那女子年才十二三岁,出落得非常美丽,依在老头子身旁,低声下气地指点烟岚,问长问短,显露出一片天真与孺慕。

    只是如今,这个少女瞪大了眼睛,以着一副不敢相信的目光望陆道人。

    无他,少女面前的陆道人无船无舟,也能够在湍流之上自由自在地浪。

    这样的情景,对于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姑娘来说,最为神奇不过。

    她几乎是立刻想到了传说之中的高人,内心里不由升起了一种欲望。

    一种拜师的欲望……

    “可爱的小姑娘,周身无数因果线,这是哪位主角么。”

    少女的惊讶让陆道人回过神来,他一眼看过去,便看清楚了,这个少女,可能是一个主角。

    这个少女周身的因果线太多了,一看,就不是普通人……

    微微一动,陆道人脚踩河流,如履平地,浪到了少女面前。

    他这一生,过河不用船,只靠浪就可以了……

    “这位前辈,不知尊姓大名?”

    陆道人来到蜀山的世界,没有了阳神位面无数的大佬,如造化道人,长生大帝等,他现在自是闲庭胜步,心情放松,不过其他人,却不是。

    比如先前撑船的船夫已经吓得不敢动,直以为遇到了传说中的鬼魂。

    而少女的爹,此时已然面色凝重,打量着陆道人,似乎是已经做好了拼命的准备。

    他知道面前的存在,可能是一个绝世高人!

    却不知道,这位绝世高人到底是善,还是恶。

    若是善,他们好歹还能躲过一劫。

    若是恶,他也只能拼了!

    “我的名字么……”

    陆道人仰天想了一会,道:“有很多,最长的,是佑圣真君无上妙有玄天太元仙尊,短的么,是冠军侯。”

    话音落下,他便发现一缕缕因果线自他周身牵引向了少女与少女的爹。

    “我擦,这个世界,这么玄妙么。”

    突兀出现的因果线让陆道人有些诧异,随即是感慨不已。

    若是不注意的话,今日他说的这些话,有极大的可能会被其他人推算出来,随即借此推算出他的身份来。

    蜀山的世界,几乎是到处都是摄像头和录像机。

    稍微一推算,就让你的身世没有任何隐瞒。

    “你让你知道的,你才能知道,我不让你知道的,你不能抢。”

    陆道人心意微动,一个因果棋盘显现而出,将这一缕缕的因果直接收了,不复存在。

    而此时少女的爹,并没有感受到太多,只是为着面前陆道人的话而一愣一愣。

    佑圣真君无上妙有玄天太元仙尊!

    这个名字,很长很长,但它蕴含的意思,却是极为恐怖。

    太元仙尊!

    这个世上,又有几个人敢自称仙尊?

    即便是传说中的高人,也最多称呼一个“真人”!

    敢称仙尊,必然是无上存在!

    而这个道人,还是“冠军侯”……

    冠军侯!

    如今的异族王朝,根本没有冠军侯这个侯位!

    即使是前朝大明,似乎也没有冠军侯这个爵位!

    那么,这位道人是大明之前的冠军侯了?

    元朝似乎没有冠军侯,那么是宋朝了?

    不过宋朝,也没听说过什么冠军侯。

    倒是大汉有一个冠军侯霍去病,声名赫赫!

    也不知这个道人是哪个冠军侯,又活了多少年!

    “看起来很年轻啊!”

    少女的爹心中感慨不断,又有几分喜色。

    既然是仙尊,想必不是什么坏人。

    既然是冠军侯,想必不是异族人。

    那就是汉人了!

    那就是朋友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