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六章如来袈裟

    暗星没了生机。

    云蒙国,玄天馆活下来的人,心都碎了。

    他们似乎是亲眼看到了天塌了下来。

    因为,那个暗星,其实就是他们最伟大的大人——暗皇大人!

    玄天馆第一代宗主,太古阳神玄的衣钵传人,和战神殇大战之后,令得这巅峰人仙的战神都陨落的人物。

    八次雷劫高手,造物主级别的存在。

    这位伟大的存在,在外界传说中,是和战神殇同归于尽了,实则依托着整个暗星,即将复活过来。

    但是,就那么被一个东西一砸,暗星上所有的念头波动都没了。

    又成了一颗孤零零的星辰。

    而他们的暗皇大人,竟然是陨落了!

    “我不信!我不信!”

    一个个侥幸存活下来的人,发出歇斯底里的声音,云蒙国宇文国师更是动用了三界通天剑,向着陆道人厮杀而去。

    “连八次雷劫的,都不是我的对手。你又如何是我的对手?”

    陆道人站立虚空之中,也不用永生之门,就那么一步迈出,已然到了宇文穆身后,随即轻轻一巴掌,便将这位国师封印了起来。

    “世界是你们的,也是我们的,归根究底还是我们年轻人的,都尸解了一次的老古董,怎么还好意思出来兴风作浪?”

    陆道人淡淡出声,将暗星连同这个宇文国师收进了永生之门中。

    随即,他将目光看向了玄天馆主。

    “按着道理来说,你偷袭过我,我必然要杀了你,不过只要你以玄天馆主的身份,让云蒙国归顺了我大乾,你也就成了大乾人,我自然不会对你出手。”

    “我还有的选么。”

    玄天馆主面色愁苦,幽幽一叹。

    他不答应,他自己会死,云蒙的命运不会改变。

    只因为,会有其他的代理人站出来。

    那他,就答应了吧……

    “很好,我给你三天的功夫,解决云蒙皇室的问题,三天之后,我会派遣三十万大军,接收一切。”

    陆道人说着话,身影消失不见。

    下一刻,他出现在一处山谷中。

    这个山谷,没有别的特色,就是有几只小狐狸。

    一些狐狸,半蹲半坐,好像是人一样,尤其是它们,一个个捧着书本,发出稀奇古怪的声音,好像是在诵读,就好像是私塾里面读书的小孩子一样。

    “这里有大禅寺的过去经,以前没有时间来取,现在我要号召天下人修书,经典必须要取。”

    他的目光看向了一处藏书之地,伸手一招,便将过去经抓在了手中。

    至于小狐狸们,他没有打扰。

    下一刻,他又来到了大禅寺遗址之地。

    昔日的辉煌,早已经烟消云散。如今的地面上,全部都是残墙断壁,瓦砾遍布,一直连绵到了山的另外一头,偶尔还有巨大的铁香炉,石鼎,石头雕刻得栩栩如生的佛像,还有巨大朽烂的木头。

    这些废墟,都表明了在这片山林之间,曾经禅林的辉煌!

    陆道人甚至看见了,一片巨大的山壁,被生生地切割开,上面被雕刻出了一座佛祖的半身像,而这个佛陀的一个脚趾,都有半人来高。

    人站在他的身体上,只能仰望。

    这个巨大的佛陀,是半座山雕刻而成的,显然这需要了极大的人力,物力,财力!

    几十个帐篷搭建在一片足足有一两万步的广场上,这片广场地面,乃是坚固的大青石铺成的,但是上面全部都是坑坑洼洼,还有许多深深的脚印。这深厚的脚印,足足有一尺来深,这显然是人用武力踩踏成的。

    这是大禅寺的练武场。

    “这里有大禅寺的地宫,地宫之中,则是一件神器如来袈裟,也应当融入我的永生之门之中。”

    陆道人思索之间,向着地面之下看去。

    任何的存在,都遮挡不了他的视线。

    他便看到了地底六百丈深处的一个石室。

    这个石室并不大,只有微微一百步见方,和一个地宫的规模根本不能相比,充其量也不过是一个大的房间罢了。

    整个石室之中,却是亮堂堂的,宛如白昼。

    陆道人一眼就看见了,这光亮的来源,是石室最中央,一个圆柱形状的台阶上,摆放着的一个球体上散出了强烈的亮光。把整个不大的石室照得雪白通透。

    陆道人从这个球体身上,感觉到了一种好像过去经一般,安宁永恒的气息,这种气息,也正是刚才在五百丈处感觉到的。

    而在这个比夜明珠要光亮百倍的球体之下,压了一本薄薄的书籍,书籍的颜色,是暗金色,是和《过去经》一样的材质。

    突然之间,似乎是球体感应到了陆道人的目光,爆出了强烈的光芒!

    与此同时,球体的亮光之中,出现了一条张牙舞爪的龙形。这条龙在球体之中游走,层层叠叠,好像球体内是另外一个小千世界一般。

    他的眼睛,看向了陆道人。

    “你看我干什么,想看死我么,你这个小小的龙魂。”

    陆道人看着这个一直瞪他的小龙,呵呵一笑。

    这个小龙,正是太始山的山魂。

    山川草木,大江大河,都有灵魂。

    这太始山巍峨数千里,横跨三省,太古以来就存在,自然会产生灵魂。

    历代高人,都喜欢在深山之中修行,道术上说吸天地之灵气,采日月之精华,其中山的灵魂,就是灵气了。

    这种灵魂,比起桃神之灵都要纯净。可以运用大法力练纯,增加自己的力量。

    不过这种灵魂也极难寻找,上古时候的修道人,之所以阳神高手辈出,除了人心淳朴,没有杂念之外,也是隐居在山中,很容易就可以寻找到山川的灵魂,大河的灵魂而已。

    不过一条山脉,一条大河要产生灵魂太过艰难了,一旦被人炼化吸收,想再要形成,那就会比桃神之灵的形成更要困难万倍,桃神之灵,千年之间就可以形成,而山川的灵魂,只怕万年,十万年,都形成不了。

    大禅寺的历代方丈,在六百丈的深处,开辟了一间石室,采集了太始山的灵魂龙脉,用来镇压经书。

    悲催的是,龙脉犹在,大禅寺却早已灭。

    “小龙儿,瞪我干什么,跟着我,有肉吃。我要这世间人人如龙,当然要有一条活龙了。”

    陆道人说着话,将永生之门扔了下去。

    所过之处,大地层层裂开。

    那龙魂以及如来袈裟,没有丝毫反抗的余地,就被吸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