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一章正道不正

    阳神世界,是一个很有趣的世界。

    这个世界里,数种政治制度并存。

    中央大世界,奉行的是资本主义制度。

    而大乾王朝,实行的是封建主义制度,君权至上。

    至于九渊神域之中,道门三祖统领的世界,实行的是奴隶制度。

    奴隶的儿子注定是奴隶,主子的儿子,注定是主子,不可逾越。

    三种政治制度,同时出现在阳神的世界里,相互比较着。

    而到了最后,易子用事实证明了在阳神这个世界,封建制度行不通,奴隶制度行不通,即便是资本主义,也行不通。

    能够拯救世界的,只有人人如龙的共产主义世界。

    在纪元大劫到来之际,只有人人如龙的共产,才能拯救世界。

    陆道人看明白了这个事实,他所要做的,自然是推动整个时代向着这人道洪流的方向走。

    “顺手把这奴隶制度毁灭了吧,谁让阳神世界的人道未来不是奴隶社会。”

    陆道人心中想了想。

    他在一个世界实行的策略,必然是随机应变,从而最大程度上满足这个世界发展的方向。

    如大宋位面,他是大宋国师,代表的是封建主义力量。

    但到了三国位面,他又代表了农民势力,推翻了大汉。

    到了白蛇传世界,他又依附于天庭,统领天下众生。

    而到了这个世界,他要人人如龙……

    向着寒武深渊的中心位置一路前行,陆道人渐渐看到了一座耸立着的大山,整个大山,高达数千丈,呈现一种塔形,就好像金塔一般,通体一色,碧绿碧绿,深绿得好像滴出水来,比起最为上好的极品翡翠都要浓绿。

    大山上,建立着翡翠一般的宫殿,华表林立,在最顶端,是一座巨大的翡翠宫殿,里面不停的响彻着清音,奇花异草争先怒放,许多驾驶着剑光,遁光的弟子,来回飞舞,山方圆数百里,条条光霞,瑞气,不停的闪烁。

    与此同时,许许多多的剑光,遁光,也从四面八方敢来,飞向硕大的大山。

    这是祖神山,道门三祖的地盘。

    “想要攻打一个正道门派,似乎需要一个义正言辞的理由,不过,我想,这个理由,正道门派会给我提供的。”

    陆道人并没有直接上祖神山,而是去了寒武深渊的边缘。

    要进入九渊神域第七层土地,必须穿过寒武深渊。

    他赫然是要离开九渊神域第六层土地。

    但是,当到达了寒武深渊边缘,他便看到了无穷无尽的封印大阵。

    这些大阵,密密麻麻,一眼看过去,便知道她们蕴含着极为强大的威力,甚至可以灭杀七次雷劫的存在。

    这是九十九门道家,无数大佬联合布置的大阵,为的就是垄断去往第七层的通道,不许任何人未经他们同意而私自闯入第七层。

    所以,当陆道人砍了这些大阵一剑,破开了一半时,警钟长鸣,随即一个个修道者哗啦啦出现了。

    几百人,几千人,最后是几万人。

    或是御剑而来,或是乘着一些奇怪的东西,如毛笔,地毯,玉萧,凡此种种,不一而足。

    但是每一个人到了这里,立刻露出一副同仇敌忾的样子,似乎是恨不得杀陆道人而后快。

    而此时,高空之上,亦传来了三道声音:“何方妖孽,竟敢犯上做乱!”

    伴随着声音的到来,是三种惊天动地的真气,直接击杀向陆道人。

    一道璀璨的星光,匹练一般长河漫卷,其中许多大阵运转着,显现出来天蝎,射神,巨熊等等星座的奥秘,赫然是上古绝学星辰九变。

    毫无疑问,这道真气就是星辰子的。

    其余的两道真气一道竟然是许多的音符组成的大阵,音符响动之间,虚空之中不停的出现了许许多多空气莲花。

    这就是瑶池道韵音子的天生神音真气。

    还有一道真气洁白无瑕,柔和如云,但其中包容着浩瀚,磅礴,激荡,昂扬,慷慨,震荡。

    这道真气乃是连云子威震四方的真气。

    云水怒气。

    四海翻腾云水怒,五洲震荡风雷激。

    这两句诗,便是形容的云水怒气。

    由此可见,云水怒气该有多么强烈的声势。

    只可惜,这三道真气也不稍微问一问,就这么朝着陆道人杀来了。

    换做任何一个六次雷劫的高手,都不一定能逃脱。

    “果然,只要我来,正道自然会给我一个出手的理由。”

    陆道人见着这浩浩荡荡的真气,也不惊讶,反而露着几分笑容。

    按着正道的一般规矩,必然是要问个来龙去脉,再决定杀不杀。

    这样,才是正道的风采。

    但是如今的这三大正道领袖,问都不问,就出手要杀了陆道人。

    所以,陆道人有了出手的理由。

    他只出了两招。

    第一招,是剑招。

    盘皇生灵剑一剑所过,三道真气灰飞烟灭。

    第二招,是一拳。

    拳势所过之处,三大高手毫无还手之力,已然被镇压。

    “怎么可能?”

    一个追随三大道祖的小门派掌教惊呆了。

    他万万没有想到,在他眼里如神如魔,可与苍天试比高的道门三祖,就这么干净利索的败了!

    根本没有还手之力!

    “苍天啊,你真是显灵了,道门三祖,没想到你们也有今天,被人封印!”

    另一个小派掌教恨不得笑出声来。

    但是他的眼里,却满含泪水。

    他好容易兢兢业业发展自己的门派,却因着什么道门三祖的寿辰,被迫献上了镇派至宝,几百年的辛苦经营,一朝之间化作了乌有。

    甚至,上一任掌门也是因为这件事而郁郁而终的。

    他原以为,以他鬼仙的实力根本不可能报仇,却没有想到有神人来,这么容易就解决了道门三祖!

    “不会吧,我的眼睛是不是花了……”

    “……”

    一个个道门道人,纷纷震惊,不能自已,不能相信眼前的事。

    但是,眼前的事,自然是真的。

    就连裂天大帝都被陆道人镇压了,何况三个加一块才能与魔门裂天大帝一斗的道门三祖!

    分分钟镇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