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一章乾坤布袋

    陆道人的手中,是一个口袋。

    这个大口袋,非丝非麻,颜色很奇怪,好像是皮革,但却又不是任何一种动物的皮。

    它被一根绳子紧紧扎住,这根绳子好像是筋,似乎也不是动物的筋,而是人的筋。

    一丝庞大纯阳之力,从口袋之中隐隐的逸了出来。

    陆道人自是知道,这就是乾坤布袋。

    而乾坤布袋的实质,其实是人仙之皮,具有种种玄妙用处。

    ?“这就是乾坤布袋?肯定就是乾坤布袋了!它好像是人仙之皮,也只有人仙之皮,才可能散发着如此浓烈的气势!”

    神鹰王喃喃自语,似乎是因着场中硬是的千变万化而脑袋有些发愣。

    他的确有些发愣。

    他本来以为还有一场苦战,却万万没有想到,所谓的武圣,竟然被侯爷一剑灭杀了!

    而乾坤布袋,轻而易举,到了侯爷的手里!

    他的心中,多了几分赞叹,更有着几分庆幸。

    若是当年他遇着侯爷硬拼,恐怕现在这精忍和尚的下场就是他当时的下场!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先离开这个地方,看一看乾坤布袋!”

    陆道人淡淡出声,想了想,一指点出,送了一份礼物给天巫城十万生灵中的一个。

    就由他推动奴隶制的覆灭吧!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随即,造化葫芦化作了一道流光,破开了虚空,消失不见。

    “自由!”

    而在此时,天巫城里一个少年喃喃,抬起头来,目光炯炯。

    他看着周围人的麻木,觉得自己应该做一些事了!

    ……

    “侯爷,我要用力了!”

    在造化葫芦之中,神鹰王打量着乾坤布袋,准备运用神魂之力打开乾坤布袋。

    “用吧。”

    陆道人点了点头。

    他如今是武圣,要想打开乾坤布袋,需要鬼仙出手。

    神鹰王便出手了。

    嗡嗡嗡!

    嗡嗡嗡!

    随着神鹰王的念头似乎被掏空,一阵好像是来自另一个世界的声音响了起来,听起来极其遥远,似乎是来自辰星宇宙之中,又似乎是在耳边。

    乾坤布袋的口子一下打开,一道青色气流冲了出来,随后在地面上形成了一个三人来高,两人来宽的巨门。

    这个门完全是气流所化,青盈盈的,似乎海市蜃楼一般,却是让人分辨不清楚到底是真实还是虚幻。

    这道青气所化的巨门之后,光线隐隐,一阵阵的清风爽气从门中吹了出来,带着一股洁净气息。

    陆道人一闻到这股洁的气息,就感觉到这巨门后面的世界,是个清净如仙境一般的世界。

    “走,我们进去看看!”

    陆道人与神鹰王一道走进这张巨门之后,立刻世界转换,地也不再是地,天也再是天。

    抬头望向了天空,陆道人只感觉到天似乎是可以用手摸着一般。

    目光微微一扫,天居然只有三四十丈高下。

    天上并没有太阳,而是一层明亮,光和的云彩,青盈盈的如玉一般。

    这团云彩极其的坚韧,即便现在的他,用尽全身力量,也难以深入分毫,更别说是破天而出了。

    “传闻小千世界之中的天,乃是修炼到了阳神境界高手才能破天而出。换句话说,除非到了阳神境界才可以进入这小千世界之中去,也可以从乾坤布袋外面强行进来。”

    神鹰王感受着自己的念头根本不能进入其中,喃喃自语。

    “这样的世界,我的本尊也可以创造。”

    陆道人心里想到,不由自主,又将目光看向了地面。

    地面也是光滑如镜的一层云膜,像水波一样,人一脚踏上去,就是一个涟漪,但是坚实无比。

    即便狠狠跺一跺脚,只不过是涟漪稍微的扩大了一点,随后消散,地面也并没有一丝一毫的晃动,显现出了这个小千世界的稳定。

    陆道人眼睛看向远处,一眼望去,那极远好像百里之外的地方,便也有一层青玉色地光膜,似乎是这个小千世界的墙壁了。

    不出一会儿,陆道人把整个小千世界的范围都扫射一番,发现整个小千世界,就好像是一个青玉光膜组成的四方体。

    就好像是一个大房子。

    当然,这个房子大的吓人,足足有方圆百里,相当于一个大乾王朝的小县了,而且这个大房子四面的墙壁光膜,只有阳神高手才能打的破。

    “那中央堆积了多东西!”

    神鹰王突兀指着远方道。

    “去看一看吧。”

    几个呼吸的功夫,陆道人来到了整个小千世界的中央,足足有七八个广场,广场之上,堆积起了山一样的东西。

    一堆是金,一堆银,一堆是珠宝,翡翠,金刚石,许多珠宝。

    除此之外,还有像山一般的白米,更有许多的箱子,箱子里面好像是一件件的兵器,弓弩,还有铠甲。

    在另外一边的广场上,还有大大小小的药箱、药瓶子,似乎是一个巨大的药库。药库后面的广场,是书库,许多檀木制作的书架,七八人高,摆设着。

    书库后面,便是一匹一匹,堆积如山的绫罗,绸缎。

    金库,银库,粮库,珠宝库,兵器铠甲库,药库,书库,丝绸库。

    八个广场,都等于是八座巨大的仓库。

    八个仓库,按照八个卦象的方位排列着,显现出了一种莫可名状的魔力。

    陆道人则是站在白米前,抬头望着米山,目光幽幽。

    “佛门不事生产,又妖言惑众,真该灭了!”

    他面前的大米,起码都有五十万担大米,可以养活数十万人渡过饥荒。

    而堆积如山的金库里,尽是金子,有的是青黄的颜色,有的是黄色,却都是七八成的金锭子,至于九成的紫金,十成的赤金,倒是很少见到。

    这些金银,一个个好像酒樽一般,上面还印有大周朝的年号,显然是前朝的金银,其中有的还是比大周更远朝代的金钱。

    显然,这些金银都是大禅寺数千年积累下来的财富之一。

    在金库的旁边,还有账本。

    上面写着:“金库约四百万两,银库约三千万两,丝绸八十万匹,大米六十万担,兵器铠甲……”

    “四百万两金子,三千万两银子!大乾朝一年所有的税收大约是三四千万两,这里四百万两金子,以一比十银,就是四千万两,三千万两银子,加起来七千万两,比起朝廷两年的全国国库总收入还要高!”

    陆道人稍微地翻看了这一下账册,知道自己一下子拥有了整个大乾王朝两三年的国库总收入,身价过亿两白银……

    “当年大禅寺信徒遍及各州,那些百姓,宁愿自己不吃油,都把油供奉到佛像的长明灯前,这数千年的积蓄,当然赋裕。据说当年大禅寺的粮库,比现在玉京城外的富民仓的粮食还要多,可以储存八百万担谷米。”

    神鹰王虽然是一个鬼仙,见着大禅寺的积蓄,也忍不住极为吃惊。

    “佛教人修福德求来生,自己却修功德今生超脱,其实哪里有什么来生,死了就消散在天地之间了,还说不敬佛者,就会进入地狱,受到苦难,辱佛,会遭到报应,的确该灭佛!”

    陆道人想了想,又强调了一声。

    “侯爷,其实佛并不是这样的。”

    神鹰王这一会,沉默了片刻,方才小心说道。“佛只不过是个伟大的导师而已,他也不讲恶果报应,只叫人超脱,更不会因为你侮辱他,就降下报应。如果哪个人说辱了佛,佛就会降下报应,这人肯定是乱法之人。”

    “如果佛因为人侮辱他,就降下报应的话,那还称得上佛么?不过是一个邪魔而已。

    我佛自在无量,超脱之后,万事不管,你信我佛,照着他的经文去修行,就有超脱的机会,不照他的经文,他也不会管你,却不像是读书人一样,背书不来,老师就要打手板,你违反了圣贤的礼教,就要沉水塘,我看读书人的那一套,礼教杀人,比我佛为严酷一些。”

    ?“我倒是差点忘了,你神鹰王修炼的是佛门灵言宗的道术,与佛门有些渊源。”

    陆道人听着神鹰王对于佛的认识,目光微眯,随即呵呵一笑。“不过,实践才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理论说的再好听,没有实践,也只是骗人的把戏,是空想,是虚妄而已。能不能满足最广大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才是判断事物好坏的标准,依着本侯的看法,佛教即便教义是好的,它还是不符合最广大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

    “理当灭了这些以佛之名,行魔之事的伪佛。”

    “侯爷……说的有理。”

    ?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