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九章子不语怪力乱神

    巫鬼道这样的门派,不应该存在于世界上。(书屋 shu05.com)

    这是陆道人的想法。

    他们的存在,只是让活生生的人,变成了死的人,又使死的人,变得僵化,成了僵尸。

    这些巫鬼道,装神弄鬼,根本是在开历史的倒车,理当灭亡。

    “巫鬼道的核心城市。天巫城原来是这个模样?”

    就在几个刹那后,陆云和神鹰王穿过了重重的原野,河流,树林,来到了这片平原的中央,巫鬼道真正的大城之外。

    “传闻巫鬼道在莽荒之中,二十年之中,耗费了十万奴隶的性命,建立起一座天巫大城,居然是这般模样,的确是壮阔雄伟。”

    落在城外之后,神鹰王打量着巫鬼道建立的城池说道。

    这是一座非常宏伟的城池,城墙全部都是清一色的大石块叠起来,中间用糯米粉等药物灌浆,还混合了铁汁浇筑。

    虽然比不上玉京那样地模样,规模也小一些,但却比上大乾任何一省的省城都要大得多。

    气象古朴,宏伟,四面城墙上还耸立了很多的石像,给人一种远古地感觉。

    “不过是东施效颦而已,并没有什么用。”

    陆道人看着这天巫成,嗤之以鼻。

    在这莽荒之中花费鲜血和生命建立这种城池,除非是脑袋坏了。

    莽荒这样的环境,就算是数百万,千万大军都攻打不进来,而鬼仙高手,城池又没有什么用处,巫鬼道的人用了十万土著,不过是白费力气。

    换做其他人,努力经营,几十年时间,足够可以把人口翻几番,其中要是有灵智聪慧的,培养出几个来,也是道术高手,说不定有修道天才,培养出鬼仙来也说不定。

    “侯爷,这东施效颦是什么意思?”

    神鹰王听着陆道人的话,点了点头。

    只是,他活了这么多年,还没有听过东施效颦这个词,也不知是什么意思。

    “这些小事,日后再说。现在,是拿到乾坤布袋。”

    陆道人眉头微皱,望着天巫城里依旧麻木不仁的奴隶们,突兀大喝出声:“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远。”

    又喝道:“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

    又喝道:“三军可夺帅也,匹夫不可夺志也。”?

    ……

    有文圣人话出,震天动地。

    惊醒了麻木不仁的奴隶,让他们充斥着黑暗的心灵渐渐有了些许的亮光。

    那是心中的灵性在觉醒。

    他们突兀觉得,人不应该像猪狗一样活着,而应该追求些其他的东西。

    比如公平,正义,自由,仁爱。

    而眼前的一切不平等,应该被推翻!

    “是谁敢在我天巫城大呼小叫,还要不要命了!”

    圣人话出,也惊醒了同样在天巫城镇守的巫鬼道中人。

    一个个巫鬼道的道士,都从修炼的地方走了出来,面上阴狠之气显现,似乎是很是愤怒这种让他们头晕目眩的大吼大叫!

    究竟是什么人,敢在他们天巫城撒野!

    而在天巫城的核心,巫鬼道的宗主禹乌瞳及三大长老,乃至于大禅寺的漏网之鱼精忍和尚,面色却已经变了。

    “来的人,莫非是中原的文圣不成?”

    巫鬼道宗主禹乌瞳面色很是难看。

    来人他还没有见到,仅仅说的几句话,对于他的精神已经有了镇压。

    似乎这个人,完全能够克制他们的道术!

    “传我的命令,升腾起万鬼朝宗大阵,保护天巫城,还有精忍大师,我们一起会一会来人!”

    这个宗主狠狠开口。

    “阿弥陀佛,我跟随你去就是了!”

    精忍和尚点了点头。

    他有一种预感,今天来的人,必然是大敌!

    ……

    陆道人便看到了天巫城四面八方的城墙之上,突然涌起了一股漆黑的烟雾,这烟雾浓密,粘稠,一冲上天际,就把这座方圆几十里的城池都笼罩住了。

    随后,这天巫城的一切声,光,念头波动都消失得无影无踪。

    整个天巫城似乎从大千世界之中被生生挖走了一般,但是在天巫城被黑烟笼罩的其中,传来了隐隐约约似乎万鬼嚎哭的声音。

    无数僵尸,鬼怪,幽灵厉魔在阵中呼啸狂吼,散发着无比残忍邪恶的气息。

    完全是群魔乱舞。

    而在天巫城的上空,黑烟托着四个人的形体,到了半空中。

    为首的,是一个身形黑瘦的道士,一杆绘满了符录的令旗飘荡在这个道士的周围。

    这杆令旗只有巴掌大小,三角形状,令旗的质地不知道是什么,只在晃动之间,散发出了几道黑色的阴风。

    与此同时,这个黑瘦道士的身边,足足有五头金色羽翼,长金色肉冠的尸皇上下飞舞。

    “那就是巫鬼道宗主禹乌瞳,还有他的那件法宝,是万鬼令旗,乃是无数阴魂凝聚在上面练成的,每隔七天,就要用大量的鲜血喂养。凭借这些阴魂之力,禹乌瞳就能不要借助别人的力量飞腾起来,游走八荒四极。”

    神鹰王对着陆道人介绍道。

    “而那五头尸皇,都是强横无边,飞天遁地,还自身修炼有一颗内丹的强横存在,比武道大宗师还要恐怖得多。”

    神鹰王继续解说道。

    “至于那个和尚,应该是精忍和尚,精忍和尚当年只是大禅寺一百零八菩萨之一,也只是一个武道大宗师,想不到如今在这莽荒卧薪尝胆修炼二十年,居然成就了武圣,不知道比起当年的四大天王怎么样。”

    神鹰王看着巫鬼道宗主旁的一个和尚说道。

    这个和尚头发没有剃,上面微微的长出了一层黑色的毛渣子,不过隐隐约约结疤看得清楚,是价真货实的和尚。

    他面容红光,大手大脚,身材魁梧,大耳朵,年纪似乎在四五十岁开外,身披一件乌金袈裟,如狼烟一般的精气,冲天而上!

    即便隔着不远的距离,神鹰王也能感觉到精忍和尚的阳刚之气!

    对于这样的武圣,他必须慎之又慎。

    一个不小心,神魂沾上了武圣的血,必然能够让他重伤,念头大损!

    “无妨,都是土鸡瓦狗!”

    陆道人站立大地之上,目光冷冽,陡然大喝了七个字。

    子!

    不!

    语!

    怪!

    力!

    乱!

    神!

    七字一出,如秋风扫落叶,扫荡一切牛鬼蛇神。

    巫鬼道的万鬼朝宗大阵破了。

    巫鬼道弟子的道法破了。

    甚至,连巫鬼道宗主的万鬼令旗也被喊废了!

    无数阴魂厉鬼,魑魅魍魉,一瞬间,都灰飞烟灭。

    子不语怪力乱神。

    他们便不许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