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五章道不同

    百圣齐鸣,天下惊。

    随着考试的结束,贡院之中百圣震动的事情,以着极快的速度传到了天南海北,许许多多地世家,豪门,朝廷内外的士林之间谈论的都是这件事情。

    更有那大大小小的茶馆之中,说书的,唱戏的,卖艺的,都是说冠军侯如何如何,文章华光四射气冲斗牛。

    更有胜者,将冠军侯说成了天上文曲星领袖降世,上古诸子转世的,种种说法,五花八门。

    当然,也有不明觉厉的人很是好奇:“冠军侯究竟是武曲星转世,还是文曲星转世?”

    前一段时间,也是冠军侯,纵横草原,大胜云蒙,俘虏云蒙轻骑兵一万,斩杀了云蒙重骑兵铁浮屠的元帅毕湿华,功劳惊天动地,在整个人口数百万的玉京城,狠狠地轰隆了一下。

    许多说书的,都称他是武曲星转世。

    但是现在,又有许多说书的,说他是文曲星转世。

    到底是武曲星转世,还是文曲星转世?

    有些迷糊的人搞不清楚。

    “总之,冠军侯是我大乾王朝未来的顶梁柱就是了!”

    总有热心的路人一脸骄傲,向着那些迷糊的人解释。

    于是,所有人都知道冠军侯是个文武双全的亚圣,是整个国家的顶梁柱。

    冠军侯这个名字,成了大乾最显耀的一颗星,似乎连皇帝的名头都被冠军侯压了去。

    而在此时,玉京城的皇宫之中,乾帝杨盘与武温侯洪玄机正在看这一篇使得百盛齐鸣的文章。

    乾帝杨盘的面上,微微有些冷漠,又似乎有几分不屑一顾的神情。

    ?“小儿之见也!”

    沉默了一会儿,乾帝杨盘摇了摇头。“要让世间人人如龙,岂止是说说就能做到的。人心之险恶,有如九幽之风,一旦让他们掌握了力量,有了和野心相当的实力,天下就会大乱。”

    微微一顿,乾帝杨盘晒笑了两声:“饱暖都会思**,更何况有了力量,如果这大千世界中人,人人都有了鬼仙的力量,整个世界都恐怕因此而毁灭。现在的高手,就算是武圣,人仙,鬼仙,哪一个不是杀戮决断,宁肯我负天下人,休叫天下人负我。”

    “要是天下人,人人如龙,只怕这天下也是烽烟四起,民不聊生!”

    “陛下明鉴,冠军侯毕竟少年得志,将人心想的太好了些。”

    洪玄机也点了点头。

    “人人都有野心,只是他们没有实力而已,一旦有了野心,又有了实力,天下大乱,谁人能制止?现在一个鬼仙,都不将朝廷放在眼里,自以为可以逍遥法外,殊不知,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即便是鬼仙,也不例外!”

    “玄机,你我君臣协力,为的,不就是实现上古时期圣皇统治天下的情景么?”

    乾帝目光炯炯,话语之中,带着许多感慨:“上古的圣皇,权柄极大,不但统领百姓,所有的修道人,无论是几次雷劫鬼仙,都要听从圣皇的安排。出巡之间,百神守护,风伯开道,雨师洒地,相当于神话之中的天庭!即便是上古的战神,反抗圣皇,也就被镇压了。”

    “但是……”

    乾帝皱了皱眉头,似乎是有些不爽:“这数千年来,朝廷的威信,慢慢的被削弱,到了现在,只能制约百姓,要制约修道人,也只能制约那种不能超脱生死,没有修炼成鬼仙的修道人。这种情况,往后绝不允许。”

    “我大乾朝,编修武经,道经,把天下秘籍,收刮一空,更剿灭大禅寺,算计太上道,册封正一,方仙,如果不是这两道的人,就当作妖人,对于天下修道者的控制,是比任何一朝,都要巨大,现在就有鬼仙,武圣为朝廷效力了,要是再强盛下去,一定能够恢复远古皇朝的迹象!”

    洪玄机面色冷峻,散发着一种诸天神王,掌控一切的气息。

    “我大乾禁武禁道是对的,这大千世界之中,以后无武无道,人人没有实力,自然就没有了野心,天下自然安康,百姓安居乐业,悠然自得,也算是把现在的朝廷,恢复到上古朝廷气象。”

    乾帝点了点头。

    “那么,冠军侯?”

    洪玄机看向了乾帝。

    他知道,这冠军侯似乎与乾帝有些关系。

    “不用管他,一切在掌握之中。”

    乾帝看向了东方。

    似乎在望东方的冠军侯。

    他的私生子。

    他的这个儿子的天赋,还真是出乎意料。

    不过只要他是杨安的父亲一天,他就占据着大义名分。

    冠军侯现在么,是他手上最利的一把剑,能够为他新政,扫清很多障碍!

    不错,他已经准备新政!

    他要官绅纳粮,服徭役!

    这固然会得罪天下的世家,满朝文武,爵位贵族,甚至有可能使得天下大乱,但只要做好了,一个上古圣皇王朝就会真真切切的出现!

    那时以他的功绩,他足可以一举成就阳神,突破彼岸!

    那时,他就可以称为:天帝!

    ……

    “不知道我这个名义上的父皇,看到我的奏章会有什么想法?”

    冠军侯府,陆道人吩咐手下的人送去一张张回帖,脑海之中,却是想着乾帝杨盘看到他文章的事。

    乾帝杨盘,想的是回复上古时期圣皇临朝时朝廷的荣光。

    只是他下令天下人不许修炼道术武术,实在实在是一步臭棋。

    百姓们吃不饱穿不暖,又不能修炼道术,武术,虽然为人,其实已经腐朽麻木。

    这样的人,与猪狗并没有什么区别。

    乾帝杨盘要的,是做这么多顺顺从从的人的皇帝。

    换句话说,他要做许许多多猪狗的皇帝。

    再换句话说,他其实自己把自己变成了猪狗中皇!

    又有什么意思。

    正如人不愿意做蝼蚁的皇,他做一群猪的皇,根本没有意义。

    完全不符合整个时代潮流的要求。

    他必然失败。

    即便是没有洪易,也会有其他的人站出来,使得他功亏一篑。

    恐怕,他还没有做到恢复上古王朝的气象,就有天外天的人侵略而来。

    那时候,一群没有修炼道术和武功,又思想禁锢的大乾王朝子民,又如何抵挡外敌?

    终究不能抵挡!

    “终究是要普及知识,不过,还得自己武力值更强一层楼才是!”

    陆道人心中想到。

    他将目光看向了南方。

    他决定去一趟蛮荒,夺了乾坤布袋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