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三章科举

    冬天已经过去,春天来临世间。

    伴随着春天到来的,是一场淅沥沥哗啦啦的春雨。

    春雨下了又停,停了又下,早上还是阳光照射,到了中午便阴暗下来,缠绵的雨丝从天上依旧落下来,令人身心清爽愉快。

    这场雨,足足下了两天两夜才彻底的停下来,把干燥的土地都浸透了。

    一大早上,天还没有亮,外面漆黑一团,只有天空的启明星一闪一闪,这个时候,很多人都还在睡梦之中,但陆云已经起床。

    没有别的,今天是科考的日子。

    大乾朝的科考秀才,举人都只有一天,只有进士的“会试”才有三天。

    他这一次考的是举人。

    去年他一个人溜出去,考了个秀才回来。就算是小鳞鱼,也不知道。

    如今,他是要去考举人。

    考了举人,才可以考状元。

    这是大乾王朝的规则,谁也不可以破。

    所以,陆云只好按部就班,一个脚印一个脚印来。

    “少爷,已经收拾好了!”

    小鳞鱼拿来了笔墨砚台三样科考的东西,放进了准备好的金篮子里面,恭敬说道。

    “小鳞鱼你留在府中,至于科考的地方,你不必跟来了!”

    陆云淡淡开口。

    “是的,少爷!”

    小鳞鱼点了点头。

    他也知道,科考的地方是读书人的圣地,像仆人之类,不太适合出现在那里。

    所以,他也没打算过去。

    “少爷一定能高中!”

    小鳞鱼望着自家少爷离去,心中默默想到。

    而此时,陆道人已经到了大街上。

    如今的大街上,已经是人潮涌动,到处都是应试的秀才。

    这些应试的秀才,贫困一点从周边乡下赶过来的,就提着篮子,而那些富贵的,就坐马车,有那些好武风的秀才,干脆就骑马得意洋洋。

    等陆云来到科考的贡院前面,已经是人山人海。

    贡院前面,全部是身穿兵号服,手拿长枪,跨腰刀,分两排笔溜儿直的士兵,个个威武雄壮,庄严肃穆,给人一种大气都不敢出的味道。

    正因为有这些士兵,整个贡院门前的广场虽然人山人海,但却很少有喧哗的。

    和贡院广场上肃穆气氛不同的是,对面街道上,是一排小吃街,此时锅碗瓢盆叮当响,豆腐花,羊肉汤,牛肉面,炸油条,肉包子,烧饼,稀粥,等等食物的香味儿传了过来,很多秀才们都聚集在那里吃早餐,然后高谈阔论。

    陆云也走了过去,点了一碗牛肉面,细细的品味着,直到广场上的人渐渐稀少,都排队接受检查搜身,进了贡院,天色大亮,才擦擦嘴巴,起身向门口走去。

    他这一副不急不忙,镇定自若的形象,倒是让几个门口检查搜身的士兵,以及主持官员暗暗点头。

    不过,随即他们面色大变。

    “冠……”

    一个官员结结巴巴开口,似乎无法用言语来表达他的惊讶。

    十岁封侯的冠军侯居然也来科考了?

    这怎么回事?

    “不要声张,我现在只是一个秀才!”

    陆道人笑眯眯道,看着几个同样一脸懵逼的士兵,说道:“例行检查吧!”

    “您是什么身份,岂会做出舞弊的事来,冠军侯请!”

    几个官员急忙摇头。

    开玩笑,以冠军侯的身份,又有什么必要去舞弊?

    那根本没有意义!

    “那我就进去了。”

    陆道人也不说本侯,气定神闲,进入了贡院考场内部。

    只留下门口几个士兵以及官员发愣。

    “你说冠军侯为什么也来考试?”

    一个官员仍百思不得其解。

    “或许,是为了好玩?”

    另一个官员喃喃自语。“毕竟,他还是个孩子啊!”

    “啧啧,把他当成孩子的,都死在了他的大军下,我看这件事,还是要报告给朝廷!”

    又一个官员稳重出声。

    “是这个理!”

    几个人同时点了点头。

    而在此时,陆道人将目光看向了供奉在贡院正中央的几位上古圣人学问家。

    有颜子,有路子,有朱子……

    虽然与地球上孔孟两位圣人的名字不一样,不过他们身上所蕴含的那种气质,却别无二致。

    这几位上古圣人大学问家,个个都是高冠长衣,脸色平和而刚毅,还带点木衲,久久观看,却能够了解到他们为世间立道德,礼法,使人于禽兽彻底区别开来那种大仁义,大胸襟。

    “后世人经常批判礼法,却不知只有礼法才能够使得人与禽兽分开,我们习以为常的理论,实则都蕴含着前人艰难的探索,当然,过犹不及,太强调礼法,反而会使人思想僵化!”

    陆道人感受着这些圣人蕴含的道理,不由自主想到。

    他又对着这些圣贤拜了三拜。

    不仅因着这是考试的要求,也的确是因为这些圣贤,是真正的圣人,使得人成了人,而不是禽兽。

    拜完之后,便有士兵过来把他领到了一个考场的号子里面。

    这个考场号子就好像一个栅栏,有木板,雨棚,椅子,考生就是在这里面考试。

    把笔墨砚放好之后,卷起袖子,砚台之中注入清水磨好墨之后,试卷就发了下来,上面写着考题的内容,要做的经义。

    题目是:“盘之治国”。

    “真是上天都在保佑我!”

    陆云见着题目,不由自主呵呵一笑。

    对于同样在这个地方考试的人,又有那个比他还了解盘皇?

    盘皇生灵剑,都跟随了他!

    盘皇的事迹,他自然知晓的一清二楚。

    当即,他便解答了起来!

    下笔如有神。

    奋笔疾书之间,陆云的精神,感受着自己对上古盘皇的领悟,精神气质,各个念头,缓慢的凝练着,并不向外发散。

    但是,渐渐的渐渐的,笔下文字飞扬,每一个文字,都似乎引起了庙宇之中,那些供奉的诸子共鸣。

    陆云每写一个字,都好像是对自己的灵魂念头,来了一次洗礼。

    突然之间,他感觉到了自己的文章,似乎到了收尾的关头,陡然一提笔。

    轰隆!

    一股庞大压抑的精气,陡然之间,冲上天空。

    嗡嗡嗡,嗡嗡嗡。

    就在陆云提笔收尾的瞬间,供奉在庙宇之中的那些诸子牌位,塑像,都猛烈的发出了颤抖。

    颤抖的声音,响彻了贡院。

    “我的天,百圣齐鸣!”

    贡院之中,一个考官浑身颤抖了起来,激动的不能自已。

    他知道,这一次,出大事了!

    当然,不是大坏事,而是天大的大好事!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