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八章冠军侯

    玉京城,大乾王朝京师。(书^屋*小}说+网)

    天上阴郁,一层层的阴云漂浮着。

    阴云伴随着冷风,把一片片的雪花吹落下来,初始的时候,还只是一点点零星的雪花,到了最后,居然越来越大,好像一片片的鹅毛,一个时辰之后,整个玉京城,还有方圆数千里之地的北边,都变成了洁白没有一点污迹的世界。

    玉京城皇宫,内阁殿!

    这内阁殿乃是整个大乾天下,处理政务,发布政令的中枢要地。

    这里出去的邸报,文案,一举一动,都牵扯了整个天州数万万百姓,官绅,甚至道观,佛寺,还有周边国家的生计。

    就这么一个天下的中枢之地,装饰却并不华丽,而是朴素之中,显露出大气来。

    地面是黑铁似的钻,还有宽大的书桌,大柜,烧伤的青铜大鼎,以及炭火盆。

    炭火盆中烧的并不是那些贵族大户人家,雕刻得精致的兽炭,而是没有烟味的普通炭。

    此时,内阁殿之中,除了坐得端端正正,头带紫金冠的当朝丞相洪玄机之外,还有另外几个老臣。

    其中一个鹤发童颜,中气十足,显然是精通养生之道,也有一点儿武艺旁身的大儒,他是颜由之,内阁元老之一,上书房大臣。

    而另外一个,身穿朝服,头戴纱冠,手上戴着扳指的,边幅修得整整齐齐的,则是另外一个内阁大臣,王公远。此人乃是太宗时候的状元进士,三朝老臣了。

    还有一位,是礼部尚书李神光,儒家心学一脉的传人,与洪玄机理学宗师正好相对。

    另外两位内阁大臣,也都是宿年老儒,一副气度从容,有宰相风度的样子。

    除此之外,坐在中央一张书案上的两个人,都是身穿紫衣,腰系黄带子的皇子!

    这两个皇子,一个面容和善,雍容大度。另外一个眉宇刚强,面容却清秀。这两位在上书房内阁办事的皇子是和亲王,玉亲王,大乾皇帝的两个杰出儿子。

    此时,他们都看着一份奏章,沉默不语。

    显然,奏章上的事,是极为巨大的事,甚至以他们的身份,也让他们为之动容!

    “各位大人,你们怎么看,东疆边境大帅江南发来飞鹰传书,信中居然说他的部下,有一个名为杨安的,竟然只率领着五百骑兵,深入草原,斩杀了云蒙铁浮屠元帅毕湿华,另生生俘虏了云蒙装备精良的轻骑兵一万骑,还有人口五万!”

    颜由之见着众人沉默不语,率先开口,打破了场中的沉默。

    “不仅如此,大元帅江南还说,那杨安在杀死铁浮屠元帅毕湿华之前,先杀了云蒙帝国的四皇子宙亲王,这才使得云蒙国皇帝震怒,派遣了铁浮屠元帅前去追杀,不想竟然全军覆灭!”

    玉亲王紧接着开口。

    他的面上,极为不平静。

    这十几年来,以至于几十年来,大乾王朝似乎就没有出现过这么大的功绩!

    而更让他眉心有些跳的是,建立了这么大功勋的人姓杨。

    与他一样的杨家!

    虽然说仅仅凭着姓杨来无法判断出太多的东西,但当这个姓杨的,只有十岁时,便能说明很多问题!

    除了他杨家的人,还有那个杨家人能够在区区十岁的年龄,立下如此大的功劳!

    这样大的功劳,甚至已经可以封侯了!

    就算是他的大哥太子,都不曾立下如此的功劳!

    他的大哥曾经巡视东疆,其实只是晃悠了一圈,还被云蒙的刺客刺杀了一次,若不是武温侯家的公子出手抵挡了一番,可能他的大哥就回不来了。

    但是现在,一个小小的十岁的孩童就敢出关远征草原,还杀了一个皇子,一个元帅,俘虏了一万骑兵,五万百姓!

    他在十岁的时候,可只是在他父皇身边做一些小事!

    “如果这件事是真的话,那这个名叫杨安的人可真是立了大功,不过口说无凭,听说那个宙亲王的人被杨安打的灰飞烟灭,尸骨无存,事情究竟是怎样,也很难说!”

    另一位皇子和亲王开口道。

    他与玉亲王一样,对于杨安这一个“杨”字格外的敏感。

    甚至他有一种预感,这个杨安就是他父皇的私生子!

    只有皇家最严厉的教育,才能培养出这么强大的人来!

    只不知道,这个人,能不能被他所用?

    “皇上传几位大人上书房晋见。”

    就在几位大臣讨论政务的时候,太监匆匆的走了进来。

    洪玄机等几位大臣站立起身,让太监拿了折子,纷纷走了出去,随后就来到乾帝的上书房之中。

    “你们来了,赐座。”

    乾帝坐在御案之前,眼神闪烁,不知道是神游太虚,还是想什么,看见洪玄机,李神光等人进来,安然的道。

    “谢陛下赐座。”

    众人纷纷行礼。

    “你们对于东疆的奏折怎么看?”

    乾帝慢条斯理的开口,又补充了一句:“那云蒙国宙亲王被杀的战绩,朕已经确认了,并没有错!”

    “臣以为杨安忠君报国,又奋勇杀敌,取得如此大捷,实在是我乾坤对元蒙前所未有的胜利,必须好好奖赏,同时发出诏书,宣告全国各地!”

    李神光朗朗开口,话语之中满是赞叹。

    “不如连升此子三级,升为将军,表示我大乾王朝以武赏官之风!”

    和亲王开口说道。

    几位大臣暗暗点了点头,觉得和亲王说的,有些道理。

    一次打仗,让一个人连升三级,的确是很大的恩宠了!

    “和亲王所言有理。”

    另一位大臣发了言。

    “朕觉得,我大乾王朝是时候出现一位冠军侯了,以振奋人心。”

    终于,乾帝淡淡开口。

    只是,他说出的话,让所有在场中人都大吃一惊!

    即便是李神光,洪玄机,都眉头一跳,似乎是有些吃惊。

    冠军侯!

    这三个字,代表的韵味太深。

    世间侯有许多种,但一个冠军侯的意义,几乎可以秒杀其他所有侯,甚至在实权上,连国公也要差冠军侯一层!

    国公多数意味着养老,并没有多少实权。

    而冠军侯,是少年里最英勇的那个,是国家未来的希望,是整个国家的支柱,基石!

    有的王朝,即便延续两三百年,公侯封了许多个,却仍是不封一个冠军侯!

    由此可见冠军侯的地位之高贵!

    而现在,大乾皇帝竟然要封一个十岁小孩为冠军侯!

    这几乎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料。

    即便是洪玄机,也在此时开口了:“陛下,我大乾有功当奖,有过当罚,只是提升一十岁小儿为冠军侯,是不是提拔的太快了些,反而容易让他生出骄横之心,影响了他的成长?”

    “无妨,朕对他有信心!”

    乾帝神情莫名,悠悠出声:“纵横异域十万里,军中第一冠军侯。他的功劳,这一次够了,至于年龄么,冠军侯专封少年将军,以奖励少年血气勇猛,年龄小不是问题,这件事就这么定了!”

    “这……”

    “是!”

    终于,洪玄机还是没有坚持。

    他似乎看出来了一些门道。

    于是,陆道人成了冠军侯!

    十岁的冠军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