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五章谈笑间,敌人灰飞烟灭

    陆道人这一次遇到的云蒙轻骑兵似乎装备有些太过精良!

    而且,人数也不在少数。

    约有一千之众!

    这样的轻骑兵一千多人,绝不是同等数量的步兵所能比的。

    事实上,就算是几千。甚至几万步兵,想要追杀这样的轻骑兵,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第一,追不上。

    第二,快追上却被对方射程更远的箭射死。

    第三,追上了也不一定能打得过。

    寻常士卒的刀根本破不了云蒙轻骑兵的防御,而云蒙骑兵的武器却可以将士卒的刀直接砍碎!

    可以说,如果在广阔的草原地带遇上了这么一只轻骑兵,并不是什么愉快的事。

    陆道人的玩伴小鳞鱼,便看着这些人,渐渐的心惊起来。

    不过,对于陆道人来说,他们还不是什么麻烦。

    这一千人,换做他的本尊来,一招能够秒杀了。

    换做他如今的小孩身体,对付也不在话下。

    他的力量虽然比本尊小了许多,但他的眼界还在。

    奕剑术还在。

    心算之力还在。

    要看出这些轻骑兵的破绽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

    只要有了破绽,便是必死无疑!

    当然,此时他并没有将目光放在那些轻骑兵上,真正让他感兴趣的,是一处大帐里存在的人。

    那些人,似乎才是大鱼!

    ……

    在陆道人望远镜没有望穿的一处大帐之中,主坐的位子上,坐着一个身穿明黄色袍子,腰间系着赤金色腰带,头带赤金冠的男子。

    这一身明黄袍子,赤金腰带,赤金冠,在大乾皇朝的礼法之中,只有太子才能用。

    不过在云蒙帝国之中,却是皇帝可以赐给立下大功劳的皇子。

    云蒙帝国,凡是立下大功劳的皇子,皇帝都会下令,允许他们佩戴赤金冠,明黄袍,赤金带,表明以功封赏,不忌讳什么。

    这种行为,也一直受到大乾皇朝的文人鄙视,讽刺一帮蛮夷不懂礼法。

    很显然,这个主座之上的男子是云蒙帝国之中重要的皇子,如同大乾玉亲王,和亲王,太子一般的重要角色,将来有希望继承皇位,统领万万子民的重要人物。

    他的身边站着几个石头人一般的武士,个个眼眸闪烁之间,如闪电刺破虚空,武功分明是到了先天武师的境界。

    而他的下方,亦屹立着几个首领一般的男子。

    “这一次本王来草原,是奉父皇之命巡查西边边疆,顺便历练一番!”

    这个云蒙皇子一开口说话,自然而然的有着一股不容置疑的威严。

    实际上,这个云蒙皇子乃是云蒙国主极为宠信的儿子,早早就被封为了亲王,号“宙”,宙亲王纳兰性,拿得住势,掌得住权,乃是最有希望继承皇位的人之一。

    云蒙帝国,并没有立太子,而是有实力的皇子都各自办事,谁的功劳最大,受到群臣一致拥护,玄天馆的支持,就可以在皇帝死后,拥立为帝,掌握大权。

    玄天馆,天下六大圣地之一,在云蒙帝国的皇帝更替之中,产生了重要的作用,可以说中土天州的圣地,无论是大禅寺,还是太上道,甚至天下所有的道门,佛门联合起来,都起不到拥立皇帝的作用!

    “王爷,您乃是千金之躯,又何必深入边疆之地?中原有一句话说得好,君子不立危墙之下!镇守此处的大乾王朝大帅江南默许手下精兵悍将入侵草原,万一……”

    “慕容垂,你是对你没有信心,还是对狱字营没有信心,亦或是,对本王没有信心?”

    堂下名为慕容垂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被宙亲王给打断了。

    “何况,本王也想见识见识传说中的大乾军队,这个十几年前被我云蒙大军直接打到他们京师的国家,究竟是有多么厉害?”

    “是么,你可能会见到,不过当你见到的时候,你可能已经死了!”

    便在宙亲王话音刚落,一声幽幽叹息声音响起。

    而伴随着这幽幽声音的,是无数利箭疾驰的声音。

    弓如霹雳弦惊。

    许许多多的人同时惨叫起来,而这种惨叫声转瞬间又消失的干干净净。

    似乎是一个刹那里,云蒙的轻骑兵被杀的干干净净了!

    “怎么可能?”

    在此之际,慕容垂感受着不同寻常的气氛,把手一扬,大帐便轰然裂开,露出了大帐外的情景。

    在他不可置信的眼神中,那一千轻骑兵,几乎武装到牙齿的精锐,全部死了。

    没有一个例外!

    他们都是被人射中了要害之地。

    要么是咽喉,要么是眼睛。

    总之,是人最为脆弱的地方!

    一箭,被杀!

    没有第二处伤痕!

    慕容垂倒吸一口冷气。

    他仿佛看见,武装到几乎到了牙齿的云蒙精锐,只不过是因着露出一双眼睛,乃至一处咽喉,便被对面之人寻着这微不足道的破绽,正好射杀!

    那么这个人,究竟是什么样的箭术?

    而他的体力,又该是多么恐怖?

    “在我面前,还敢分神!”

    陆道人的身影有如鬼魅,一瞬间到了慕容垂面前,一刀杀出,漫天全部是刀影,罩向了这个看起来是首领的道术高手。

    刚才他已经看出来,这个慕容垂修炼的,似乎也是道术。

    只可惜,他如今是武道大宗师,十步之内,取人性命不在话下。

    这个修炼道术的慕容垂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惨叫,就被分尸了。

    死的不能再死!

    而此时,所谓的宙亲王才彻底反应过来。

    他看着死伤一地的云蒙轻骑,又恨又怒,面色一下变得狰狞,念起一种陆道人听不懂的咒语来。

    而伴随着这咒语的吟诵,一个身材魁梧,六臂三头的神像从虚空中渐渐凝结了出来。

    这神像三头别分是阴笑,诡笑,狞笑,而六只手,各捏着手势,或是五指簸张,或是指甲如勾的抓摄……极尽摄人胆魄,勾人神魂之事。

    他的全身,充斥着狡诈,暴戾,似乎是把大千世界所有的虚伪,狡诈,奸猾,暴戾,残忍都集中于一身。

    无论是再强大的人,看见这样的情景,都会觉得胆颤心惊,不能自持。

    而陆道人率领的几百骑兵,有的人见着这黑暗魔神的形体,脑海之中不由自主充斥了无穷的负面情绪,恨不得杀人以后快。

    “玄天道尊的意境么,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

    陆道人的周身,突然散发出寂灭一切的寒冷。

    这种寒冷,与其他的寒冷有着极大的区别,似乎蕴含着天地轮回,大地终究有一天会冰封的意境。

    那是天地大破灭!

    不管是大宗师,武圣,还是人仙,造物主,通通都要毁灭!

    无法超脱轮回。

    那黑暗魔神的形体,便因着这寂灭之冷而骤然被冻结。

    而宙亲王的身子,也被冻成了冰雕!

    随即,风一吹。

    他便化作冰晶,烟消云散了!

    没有了宙亲王,那黑暗魔神,也烟消云散了。

    “谈笑间,敌人灰飞烟灭,少爷真是厉害!”

    不远处,小鳞鱼除了称赞,想不出其他的话来。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