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章人生如戏

    人生如戏,戏如人生。

    地上的人在看戏,天上的也在看戏。

    地上的萧家族人在鄙视萧家曾经的天才,而天上的人,也在鄙视地上前倨后恭的人。

    “这萧家的子弟,在你的眼中如何?”

    陆道人淡淡开口,问一旁的纳兰嫣然。

    “不得不说,除了那个叫萧媚的,还算有点天才外,其余的,都是废物。”

    纳兰嫣然想了想,给出了她的答案。

    萧家那些十几岁还是斗之力五六段的族人,在她的眼里无异于废物。

    也只有地上那个十四岁左右的少女,达到了斗之气七段,勉强能入她的眼。在他们云岚宗,也勉强能够及格。

    当然,看着那少女一副目中无人,觉得天上地下,最她厉害的神情,纳兰嫣然便知道这个少女不过是井底之蛙。

    “你再看看这一个少女?”

    陆云呵呵一笑,指了指地面上的又一个少女。

    纳兰嫣然顺势望去,赫然可见一位身着紫色衣裙的少女,正淡雅的站立,平静的稚嫩俏脸,并未因为众人的注目而改变分毫。

    “世上竟有这么标致的人?”

    纳兰嫣然的心中,突兀生出了淡淡的不适之感。

    这是同性相斥的结果。

    在她的眼里,这名紫裙少女,论起美貌与气质来,比先前的萧媚,无疑还要更胜上几分,甚至比起她的气质来,也不遑多让。

    尤其是少女清冷淡然的气质,似乎是发自骨子里的,比起绝大多数的大家闺秀,世家大族的小姐还要气质非凡。

    她立马能够肯定,这个少女肯定不是萧家的。

    小小的萧家,还培养不出这么有气质的少女。

    “斗之气:九段级别:高级!”

    便在此时,地上传来了惊讶至极的声音。

    紧接着,是萧家一干子弟大献殷勤。

    “竟然到九段了,真是恐怖,家族中年轻一辈的第一人,恐怕非薰儿小姐莫属了。”

    “斗之力九段啊,当体内斗之气到达十段之时,便能凝聚斗之气旋,成为一名受人尊重的斗者!熏儿小姐真是厉害!”

    “哎,我才是斗之力五段,不知何年何月才能修炼到斗者!”

    “拉倒吧,我能修炼到斗之力六段,已经是老天爷烧高香了,反正,比起萧炎那个废物强就是了!”

    “哈哈,有道理,让他过去一直装大爷,现在成孙子了吧……”

    “……”

    萧家一群打酱油的子弟,从赞美萧薰儿的话题,逐渐发展到了鄙视萧家废物萧炎的地步。

    在他们的眼里,熏儿小姐太过天才,使得他们根本生不出嫉妒的心思。

    也只有没事踩一踩过去高高在上现在成了废物的萧炎,才会让他们的心里得到满足。

    于是,萧炎又无故躺枪了好几次。

    只是,让一干吃瓜群众大开眼界的是,在他们眼里完美到极点的女神,对于一般人不闻不睬,只对他们眼中的废物有感觉。

    “萧炎哥哥……”

    “萧炎哥哥,以前你曾经与薰儿说过,要能放下,才能拿起,提放自如,是自在人……”

    “萧炎哥哥,虽然并不知道你究竟是怎么回事,不过,薰儿相信,你会重新站起来,取回属于你的荣耀与尊严。”

    “当年的萧炎哥哥,的确很吸引人……”

    “……”

    一口一个萧炎哥哥,碎了萧家无数子弟的心,也让天上的少女惊讶莫名。

    “你看,你要退婚的人,其实很受女孩子的欢迎啊!”

    陆云呵呵笑道。

    “她为什么会这样?”

    纳兰嫣然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她刚刚还觉得少女那种清冷的气质是发自骨髓,转眼间,少女就对萧炎一副任君采撷的样子。

    这种转变,实在是太过突兀,突兀地让她不敢相信。

    “爱情这样的事,谁知道呢?”

    陆云撇撇嘴,也懒得解释萧炎小时候的事,只是他对于萧薰儿这种原著里的女神,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

    他总觉得萧薰儿很不真实。

    一直对萧炎死心塌地也就罢了,到了后期,萧炎大开后宫,萧薰儿居然半点表示都没有。

    一个远古大族的大小姐,居然甘愿和几个女人争宠,这怎么看,都是不可思议的事。

    在他的眼里,也只有“和萧炎一起智商减100%综合征”可以解释。

    比三圣母与织女都不可思议。

    至少,她们还是一夫一妻。

    虽然嫁的都是凡人。

    而萧薰儿,就如皇帝的女儿嫁给了一个人,还要跟其他的女人争宠。

    简直不可思议。

    “你如果不退婚的话,可能你是明媒正娶的大妇哦!想想每天和几个小妇拌拌嘴,展现你大妇的威严……”

    陆云不由揶揄了几句。

    纳兰嫣然突然打了个寒颤。

    那种画面太美,她不敢想象。

    “谁爱做谁做,跟几个女人争一个男人,没意思!”

    纳兰嫣然淡淡出声。

    她退婚的心,越发坚定。

    “不要着急一时,你先在天上欣赏欣赏风景,我也想见一见萧炎,毕竟,他是我的同乡”。

    陆道人悠悠开口,说话之间,身子已经消失不见。

    “同乡?”

    纳兰嫣然觉得有些迷糊。

    萧炎不是乌坦城的人么,这位前辈怎么可能与萧炎是同乡?

    她想了想,发现想不明白,便不再多想。

    而此时,陆道人的身影,已到了一处山崖之上。

    他的旁边,便是郁郁不乐的萧炎。

    “萧炎,你一个穿越者竟然混到了这个地步,可真是不应该啊!”

    淡淡的声音在萧炎耳边响起,却让萧炎的心脏犹如被山岳重重的击打了一般,他差一点就从地上跳了起来。

    “是谁?是谁在说话?我根本不明白你的意思!”

    心中最大的秘密突然被人说出来,萧炎只感觉自己浑身都暴露了,那是一种无法言说的惊慌。

    “是我,你也不要否认,当年,你与王超,周青,叶凡三人饮酒,饮酒完你就穿越了,我可是看的一清二楚。”

    陆云笑眯眯道,允许萧炎看到他的真身。

    “原来是道长你!”

    萧炎一下子认出了陆道人。

    这个道人,他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这个道人说他有血光之灾,他还不相信!

    结果一转眼,他就被车撞了,紧接着来到了这个世界!

    真是后悔没有听道长的劝说!

    “怎么,道长,你也是被车撞了?还是被雷劈了,还是游泳淹死了?还是被枪杀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