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九章无法无天

    无天。

    无法无天。

    天地之间,本来是有天的,却有一个存在,自称无天。

    他究竟是什么样的人?

    即便沉香还是小小年纪,他也感觉到了与他说话的这个人的非同凡响。

    要知道,即便是在他眼里能够轻易将他捏死的那个道人,也是效命于天庭,是天庭的掌律天尊。

    他的舅舅,也是天庭的人。

    他们一个个都很强大,却依旧选择为天庭效力,没有任何反抗天庭的念头。

    而如今,有人自称无天!

    若是没有一定的实力,恐怕早就遭了天谴!

    这个强大的存在啊,似乎要帮自己救出娘亲!

    “无天……前辈,求你救救我娘吧,我娘被天庭的人抓了!”

    想了片刻对无天的称呼,沉香跪在地上,不断磕头,口呼着无天的名字,希望能够亲眼见到这个神秘的存在。

    “如你所愿。”

    一声悠悠感慨,带着无边沧桑,似乎是跨越了时间的齿轮,听起来叫人不由自主生出唏嘘伤悲之意,传递到了沉香的耳中。

    与此同时,虚无之中,一道黑黝黝的门户突兀出现,从中走出了一个文士样的中年人。

    他的面上,带着些忧郁的气息,似是常年伤春所致,一身青衣飘飘,并没有半分的凶煞气息。

    而最叫沉香瞩目的,是来人的眼睛。

    他看着这双眼睛,便似乎看到了一切。

    人类的所有情绪,似乎都能在这双眼睛里看到。

    喜的,怒的,哀的,乐的,悲的,苦的,愁的……

    还有各种难以诉说的种种情感。

    一时之间,沉香只觉得心情被撼动,有一种时而想大喜,时而想大哭,时而想大怒,时而想愁闷的感觉。

    他的心神摇曳,竟然镇定不住,完全不受自己的控制。

    他便哭了起来。

    片刻后,他傻笑了起来。

    又过了片刻,他发了滔天怒火,恨不得将天都拆了!

    可恶的天庭,他凭什么治他娘的罪?

    这个世界,凭什么由天庭说了算?

    他要自己说了算!

    天庭的天条,算个什么狗屁东西,关他什么事?

    他要反了天,自己说了算!

    想到此处,他不由自主醒了过来,脑海之中满是一个想法。

    反了他丫的,不管什么狗屁天条!

    总有一天,他还要让天庭也没了!

    没了天庭,哪里来的天条?

    “你和你娘的事,我全部知道。”

    名为无天的中年人温润开口,话语似乎能够带来人心灵的慰藉。叫人不由自主地安心下来。

    只是他的眼神最深处,是无法想象的冰冷,冷的比九幽玄冰还要冷。

    看别人一眼,别人全身就变成冰了。

    这个沉香的事,他自然知道。

    甚至,沉香的出生,都与他有着几分关系。

    他在魔界,已经观察仙界与人间界无数年。

    他观察了许久,发现了这么一件事。

    仙人与人之间通婚生下的孩子,修行速度极快。

    尤其是玉帝的妹妹与凡人之间生下的孩子,修炼速度更快。

    因着玉帝高贵的血脉,他的妹妹生下的孩子杨戬不过区区几十年,已经成为了天界第一神将。

    而这样的事,给了他启发。

    他便心神微动,自有魔念之欲念自魔界出发,到了那玉帝妹妹所生女儿三圣母的心中,蒙蔽了她的灵智。

    便有三圣母走上了她娘的老路,也嫁给了一个凡人,还生下了一个名为刘沉香的半仙。

    他能够感知的到,这个刘沉香,因着玉帝的血脉,未来的潜力无穷。

    他本来想暗中观察,等待着沉香崛起,修改天庭的天条,使得仙神通婚成为合法,长此以往天庭必将内讧,那时他若出现,将是秋风扫落叶,统一三界易如反掌。

    却不料有变数出现,似乎是要抹杀了他的这个棋子,他便出现,救了这沉香。

    既然算计不成,那就真刀实枪地干上一场。

    他也很想知道这千万年以来,他的实力到底到了什么境界!

    “沉香,你想的很对!”

    无天淡淡望天,悠悠开口:“很久很久之前,这个天地之间,是没有天庭的,后来经过了很多事,才有了天庭。它的出现,束缚了我们的自由。本该合乎天地大道的,到了天庭的眼里,全部成了违法犯罪,天庭便以着替天行道的名义,清理门户,扫除异己,可是,真正的天,是那么想的么?”

    无天顿了顿,将目光看向了似懂非懂的沉香:“比如你爹娘的事,阴阳交合,男女相爱,本就是天地之间的道理,天庭却因着种种其他的大道理硬生生拆散你爹娘,甚至还要对你动手,不许你修炼,这样的天庭,不应该存在,你说呢,沉香!”

    “无天前辈,说的真好!那些天庭的人,总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说着各种各样的大道理,谁知道,他们有没有知法犯法!”

    沉香忍不住地点头,对于面前这个人有了很大的好感。

    甚至,他觉得这个人就是他的知音,是他可以信得过的前辈高人!

    “那么,沉香,你愿意跟我一起干么,推翻这高高在上的漫天神佛,建立一个自由的国度!”

    无天朗朗出声,目光如电。

    “我……我愿意!”

    沉香只犹豫了一刹那,便点了点头。

    天庭的那个掌律天尊不帮他,他的舅舅不帮他,自有好心人帮他!

    总有一天,他要让那些对他不住的人好看!

    “可是,这儿有那个道人布置的阵法!”

    沉香似乎是想起了什么,指着面前的空无道。

    “阵法?”

    无天哑然失笑,似乎是觉得有些好笑。

    “这个世间能挡得住我的人不多,他,还不算。”

    无天摇了摇头,拉起沉香的手,走出了刘家村。

    陆道人所布置的阴阳五行大阵,根本没有碰上无天与沉香。

    似乎是无天所在的世界,与现实世界隔着几个平行空间的距离。

    又似乎是,对于无天来说,陆道人布置的阵法,就像那画里的阵法,根本不能对画外的人起半分作用。

    无天与沉香就这么堂而皇之地离开了刘家村。

    甚至……没有惊动陆道人!

    “无天前辈,我们去哪里啊?”

    渐行渐远的声音传来。

    “去灵山一趟,是时候找那些秃驴算账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