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七章不学无术的沉香

    陆道人是打酱油路过。

    不过,他的路过,让二郎神杨戬的内心生出极大的杀心。

    他就要用尽全力留下看到这一幕的人。

    他绝不允许有其他人知道沉香的存在。

    却在此时,有声音由远及近滚滚而来,传递到了二郎神杨戬与沉香的耳中。

    “世事如棋,乾坤莫测,笑尽英雄,万般前程浪不止,滔滔过眼无还期,试问东风花落否,缤纷尽随波流去。”

    吟诵着不知从何处摘抄而来的诗句,陆道人御着一朵大白云,悠悠然降临人间界。

    “掌律天尊,是你?!”

    停住了即将喷薄而出的力量,二郎神硬生生忍住没有出手,他的目光,打量着陆道人,心头无数念头涌过。

    掌律天尊这个人作为天庭新进大员,他自然听说过,也见到过。

    至于深交,却是没有。

    不过他知道这个人的背后一定大有来历,不然也不会一上天就被封了一个一品大员。

    要知道,他当年大闹天宫,将天庭搅得一片狼藉后,他的舅舅才给了他一个一品大员的身份。

    而这个掌律天尊,一上天就到了他的位置上。

    这个人的来历,恐怕不小。

    却不知,此人来到此处究竟要做什么?

    若是是要来履行掌律天尊的权力,他今日只好拼命一战。

    他绝不能允许他的外甥在这个时刻,被天庭的人抓走。

    “二郎真君尽可放心,本座真的只是打酱油路过。”

    陆道人看出了二郎神的心思,笑眯眯道:“本座得了太上老君几颗金丹,修炼出了天眼通与天耳通,往人间看了一眼,正好看到这一幕,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吹牛,天界距离人间那么远,你怎么可能看到?”

    二郎神正要说话,沉香已经开口说了话。

    他的心中,甚至有些生气。

    他正要和他的舅舅说正经事,却被这个道人给打断了!

    说什么从天上看到了人间,真是吹牛吹大发了,一点也不害臊!

    “哦?”

    陆道人微微眯起了眼睛,看向了沉香。

    “你就是三圣母的那个孩子?看起来,井底之蛙一个!”

    “天尊息怒,他只是一个孩子,他什么都不懂!”

    二郎神将沉香护在了身后,急忙出声。

    就在刚才这一瞬间,他感受到了一股无比强大的气息,自面前道人身体之中隐隐显现而出,随即瞬间又消失不见。

    很显然,他的这个外甥说的话,已经让掌律天尊有些不喜。

    这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他的这个外甥根本没有修行,又哪里知道修仙者的恐怖?

    开了天眼通与天耳通,的确能够做到这样的事。

    甚至有传闻,天眼通与天耳通修炼到极致,还可以看到异度世界的事情,听到异度世界的事!

    “二郎真君尽管放心,本座已经有很多年没有对普通人出过手了。”

    陆道人将目光收回,看向了远方:“不过,你这个外甥,往后说话还是要注意些,不是所有人都像本座一样有耐心!”

    陆道人伸出手,轻轻一握,远方一座百丈之高的大山便被他隔空捏爆。

    大山之上的所有花花草草,在这一刹那,同时化作了飞灰,烟消云散。

    “舅舅,他真的是天上的仙神?!”

    眼前的画面对于二郎神来说虽然依旧轻而易举,但落在沉香的眼里,让他不由自主地吞咽了一下口水,他这才知道,刚才他出言怼的这个人有多么的恐怖。

    一把就捏爆了一座大山!

    那岂不是说,要杀死他这样的,也就是捏一把的事?

    “神仙大人,您一定是天界的大人物,您能不能做做主,将我娘给放了,我给您磕头!”

    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沉香当即跪了下来,对着陆道人磕头不断。

    他的神情很是虔诚,是真的希望面前的仙神能够帮他一把。

    陆道人哑然,有些发愣,过了片刻,他才反应过来,好奇道:“你可知道本座的身份?”

    “刚才舅舅说了,您是掌律天尊。”

    沉香开口说道。

    “那你可知道掌律天尊这四个字是什么意思么?”

    “我不知道,总之,应该是很大很大的官!”

    “……”

    陆道人这一次是真的惊讶住了。

    他知道沉香不喜欢学习,他却没有想到沉香不学无术竟到了这个地步。

    居然连掌律天尊的字面意思都无法理解!

    与那个贾宝玉,都有的一拼了!

    “沉香,掌律天尊的意思,是执掌天庭法律制度的天尊,他正是负责捉拿违背天条的犯人的天尊。”

    二郎神幽幽出声。

    他也被沉香的不学无术震惊了片刻。

    不知道掌律天尊的意思,还求掌律天尊放了他娘。

    他都有一种无颜见人的感觉。

    这就相当于凡间的犯人求捕头放了犯人。

    这怎么可能?

    “你的娘亲犯了天界的天条,我若是放了你娘,岂不是违背了天条?”

    陆道人停止了心中的发笑,问沉香道。

    “我娘,她究竟犯了什么罪,为什么你们都说她违反了天条?”

    这一刻,沉香对于“天条”这个词,充满了反感。

    “你娘嫁给了你爹,这就是违反了天条。”

    陆道人淡淡出声。

    “为什么?”

    沉香又问,他很想知道为什么他娘嫁给了他爹,就是违反了天条。

    “二郎真君说这件事很复杂,不好给你解释,不过,本座决定还是给你解释解释,让你知道世上除了你之外,其他人做的,也可能是正确的!这个世界,并不会围绕着你转!”

    陆道人悠悠开口,一指点出。

    他的面前,便出现了一片草原。

    “今日,我给你讲一讲羊吃草的问题。”

    羊吃草的问题,陆道人已经给织女讲过了。

    如今重新讲一遍,自然是条理清楚,顺序得当。

    即便是不学无术者如沉香,他也听明白了陆道人讲的故事的蕴意。

    “你是说,神仙与凡人通婚,会导致仙后代在天界泛滥,还会导致成仙这本该公平的事不公?”

    沉香喃喃自语,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样。

    他从来没有想过这样的事。

    他也从来没有想过救自己的出生也会成为一种原罪。

    而这种罪,终究让他的母亲失去了自由。

    “可是我身为我娘亲的儿子,难道不应该救自己的娘亲?”

    “那,就要看你的本事了。”

    陆道人幽幽道:“本座觉得,你还是做一世凡人好!”

    这个地方不错,适合……养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