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六章沉香

    老君出品,必是精品。

    陆道人因着太上老君的几颗金丹,修为又精进了一些。

    他站在天界,能够看到人界。

    虽然没有本质的变化,但依旧有了很大的提升。

    他看到了人间界的小姑娘林黛玉,也看到了林府之中的林如海,还看到了十岁的小许仙,温柔善良的小白蛇,娇俏可爱的青蛇。

    他熟悉的人,他都看到了。

    这些人,似乎过得不错。

    他便放心了。

    他的目光一转,却是看向了另一处所在。

    那里是华山。

    他便看到了华山深处的三圣母,以及正在与三圣母说话的二郎神。

    “我们毕竟是自家人,我没有把你的事上报天庭,三妹,你知道错了么?”

    二郎神望着被自己关押的三妹,他的心有些痛。

    他也不想将与自己相依为命,生死与共几千年的妹妹关押起来,可是,他必须这样做。

    “我丈夫和儿子在哪里?”

    三圣母并没有理会二郎神的话,只是喃喃问道。

    “他们已经死了。”

    二郎神冷冷出声,他要中段自己妹妹的幻想。

    “你在骗我!”

    “我没有骗你,他们不死,你的心怎么能死呢?”

    二郎神摇了摇头,看向了自己的妹妹:“如果你知道错了,我马上就能放你出来,天上永远不会有人知道这件事情。”

    “我永远不会原谅你!”

    三圣母闭上了眼睛。

    她不知道如果她的哥哥说的是对的,她还怎么活下去。

    她的哥哥杀了她的儿子,那将是最为恐怖的事。

    她永远不会原谅!

    “三圣母做错的事,倒是让二郎神很难为啊!”

    陆道人看着这一幕,心中想道。

    要想让三圣母重归自由,二郎神所需要做的,可以是直接将沉香与刘彦昌斩草除根,将所有的证据清理一空,那么,世上不会有人知晓这过去的一幕。

    三圣母自然可以恢复自由身。

    不过,这样的事,势比会让三圣母彻底疯狂。

    即使三圣母的身已经自由,她的心也会死掉。

    二郎神之所以没有杀刘彦昌与沉香,也是这方面计较。

    那么,还有一条路,就是让沉香安安稳稳做一世凡人,快乐的活着,又快乐的死去。

    人生匆匆百年,就那么走过一遭。

    千万不要修仙,平安就好。

    这不仅是二郎神希望做的,也是三圣母希望沉香做的。

    她不希望沉香也修仙。

    那将是罪加一等。

    至于所有的罪孽,她自己受了就好。

    毕竟,是她违反了天条,她理应受到责罚。

    只不过,沉香不愿意。

    他知道了自己母亲受苦,他又如何幸福生活?

    他便要修仙,让天庭放了他母亲。

    对于沉香来说是正义的,对于天庭来说,却是罪上加罪。

    仙凡通婚,生下的孩子不好好做凡人,居然继续修仙,还逼迫天庭,正照应了天条合法性。

    仙凡通婚生下的孩子,因着种种原因,根本不乐意做凡人!

    所以他就成仙了。

    不知道那仙人儿子的儿子,是不起也不愿意做凡人?

    如果愿意,倒没什么要紧。

    如果不愿意,仙后代将充斥天庭……

    陆道人思量之间,那二郎神已经离开了华山,化作了一道虹光,来到了一处小山村里。

    陆道人能够看的清楚,入村的地方有一块石碑,上面写着“刘家村”三个大字。

    他便知道二郎神是来找刘沉香来了。

    沉香是个十来岁的孩子,平日里最喜欢仗着自己半生不熟的法力捉弄别人,好使自己得到快乐。

    不过今日,他的心情很沉重。

    他已经从他四姨母的口中得知了自己母亲的一些消息。

    他的母亲,居然被他的舅舅给抓了!

    那可是他舅舅的亲妹妹!

    舅舅怎么忍心抓?

    因此当沉香再一次见到二郎神的时候,他便跪了下来,求起了他的舅舅。

    “舅舅,求求你,放了我娘吧!”

    “你起来吧。”

    二郎神幽幽一叹,想让自己的外甥起来说话。

    “我不起来!”

    沉香摇了摇头,目光极为坚定。“你不答应我,我就不起来。”

    “我和你娘做了几千年的兄妹,她是我唯一的亲人,我一直宠她,爱她,事情弄成这样,你以为我愿意吗?”

    二郎神幽幽出声。

    “那你为什么还那么对待她?”

    一声复杂长叹,二郎神有心和沉香解释解释天庭的天条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想了想还是算了。

    一个十来岁的孩子,他又怎么可能懂?

    “沉香,有很多的事情你是不懂的!”

    二郎神摇了摇头:“这些年你没有你娘,不是一样过得很好吗?”

    “以前我没有娘,所以不去奢望,可是忽然有一天我知道我有娘了,而且她还没有死,在另一个地方受罪,我还能安心的活下去吗?”

    沉香也摇了摇头,说出的话,掷地有声。

    自己的娘亲受苦,他却安享快乐,那还是人么?

    “你有这样的孝心,我很高兴!”

    二郎神面色微变,露出几分欣慰的神情来。

    自己的这个外甥,虽然胸无大志,但还有孝心,还记得他的娘亲,他的妹妹。

    他是很高兴,但是,他还是坚持自己的想法。

    “舅舅这么做,也是迫不得已,所以,我希望你能过得好一些,凡间的生活,不管什么样的荣华富贵,只要你能挑的出来,我就能帮你办到!”

    二郎神目望远方,幽幽一叹。

    他是既希望自己的这个外甥答应他的条件,又不希望外甥答应他的条件。

    答应了他的条件,只能证明他的这个外甥是个废物,就这么平安度过一生,对他也是一件好事。

    而当他的外甥度过一生之后,他就可以把他的妹妹释放出来。

    那时,沉香已死,又有谁能够知道?

    而困难的是,要在天界拖上一百天,不让其他人知道这个消息。

    天界一日,人间一年。

    他给沉香加了二十年阳寿,外加本该有的八十年,一共一百年,算作天界日就是一百天。

    这件事,还是很有难度。

    他却是一定要试一试!

    至于沉香不答应他的条件,那沉香要走的路,会很艰难。

    想让天庭放了沉香的娘亲,只有一种方法,那就是实力强横到足以藐视法律的地步。

    那时,他的妹妹,自然可以释放。

    只不过,这条路太过艰难,一个不小心,便会万劫不复。

    依着沉香如今的眼界,只怕需要太多太多的磨砺,才有可能做成这件事。

    如果沉香真有这个决心,他就是背负了千古骂名,又有什么关系呢?

    却在此时,他的面色突然一变,看向了天空。

    “是谁!”

    “你不要紧张,本座只是打酱油路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