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三章三生三世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当天庭出现,执天之道,想要钻天道的空子,便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一个不留神,便有雷劫降下来,让人灰灰了去。

    这是一件好事,也是一件不怎么好的事。

    说它是好事,是因着天庭天条可以促使修道者遵纪守法,不可肆意妄为。

    若是肆意妄为了,往往会被惩罚。

    我不让你做的,你不能做。

    我让你做的,你才可以做。

    从某种程度讲,维护了三界的安宁。

    要知道,在很久很久以前,往往会有魔道修士,肆无忌惮,杀人盈野,甚至为了炼制一件魔宝,修炼一种魔功而屠一城,乃至屠一国。

    那是真正的肆无忌惮!

    而到了现在,因着天庭的存在,这样的事几乎不可闻,一旦有,也必然会惊动天庭,天庭必然会派遣神将,剿灭妖魔。

    而说不好,则是因着天条的出现禁锢了仙人的部分自由。

    修仙者,求得是逍遥自在,但当天庭出现之后,即便是羽化飞升,也不会出现完全的逍遥自在,总会有名为天条的东西约束着仙人的行动。

    你犯了天条,就会受罚。

    与世俗中犯了法律别无二致。

    没有了绝对的自由。

    修炼到头,最终会发现,其实仙界为仙与人间做官都是一个道理……

    “七公主,说了这么多,你是自己走,还是本座请你走?”

    陆道人脑海之中念头涌动,最终还是收回了心中所想,看向了织女。

    他已经解释了仙人与凡人通婚带来的天大坏处,想必这织女也应该明白自己错了。

    他向来喜欢讲道理。

    如今道理讲清楚了,也该带着织女上天了。

    自己犯的错误,自然自己得承担。

    若是织女是转世投胎下来,也不会有今日之行。

    “天尊说的道理,我都明白了,我会自己走的。”

    织女缓缓出声,看向了牛郎,目光之中,有着许多不舍,又多了几分坚定。

    “牛郎,我们来生再见!”

    话语落下,她轻飘飘升起,直往陆道人所在的方向去了。

    “娘子!”

    牛郎哪里愿意让他的妻子离开,想要伸手抓住织女的手,却根本无法做到。

    他听着织女的话,心如刀绞。

    “牛郎,来生再见,可不是你所理解的那个意思,如果我没预料错的话,你的妻子选择转世投胎,那时候,你们能不能见面,就要看你们之间的缘分了。”

    陆道人幽幽出声。

    传闻中牛郎织女的故事发生了,他却扮演了一个反派的身份。

    这样的事,让他不太适应。

    要知道,他向来是以救世主的身份登台的……

    做反派,还真有些不适应。

    所以,他提醒了牛郎一句。

    来生再见。

    织女的这句话,在普通人眼里,是生离死别,是根本不可能再见。

    不过在陆道人的眼里,是织女下定了决心,要投胎到人间,重新寻找牛郎。

    这也是来生再见的意思。

    他便出声提醒了一句,免得牛郎自己寻了短见。

    “七公主乃是天帝之女,即便转世投胎,也必然是富贵之家,帝王后代,你如今不过是放牛一村夫,即便七公主转世投胎,又与你有什么关系?”

    陆道人想了想,又提点了几句:“本座赐你三卷道书,包罗诸子百家的学问,望你精心研读,若有一日能够高中状元,说不得还能有幸与七公主相会。”

    “这……可以么?”

    牛郎本来悲痛欲绝,但当陆道人说出这些话时,他莫名有种感应,似乎面前道人说的话是真的!

    似乎按着面前道人的方法,他的确可以和自己的妻子再见!

    “希望你们有个好运气,毕竟,你们之间的爱情,似乎持续了三生三世!”

    陆道人感慨言道。

    牛郎织女的爱情,按着他的猜想是三生三世的节奏。

    第一世,牛郎为牵牛,织女为织女。

    牵牛与织女相爱,被王母察觉,王母贬斥沙牵牛下界轮回,罚织女日夜织布。

    第二世,织女下界,爱上了牛郎,却被他陆道人替天行道,硬生生拆散。

    而不久之后,是第三世,织女下凡,转世为一公主,而牛郎高中状元,喜结连理,夫妻同心,白头偕老。

    这是最好的结局。

    至于他们的爱情只能持续几十年,就不是陆道人所能管的了得……

    人都会死的。

    能够相爱几十年,已经不错了。

    至少,比起一年见一次,毫不逊色……

    “启禀大天尊,七公主已经带到!”

    带了织女回到天庭,陆道人立马去见了玉皇大天尊。

    “掌律天尊,你做的很好!”

    玉皇大帝点了点头,表示很是满意,又将目光看向了织女,出声问道:“七儿,你知道错了么?”

    “我是违背了天条,但我……不后悔。”

    织女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我只想转世投胎,去陪伴他,希望父皇能够如我的心愿,我即便是下辈子,也会感谢父皇的大恩大德!”

    “你……”

    玉皇大天尊在这一刻,气的暴跳如雷,扬起了手,恨不得把这个不孝子一巴掌拍死,却又强行忍耐了下去。

    难道真是有了丈夫就忘了爹?

    他陪伴了自己女儿几万万年,居然还比不上一个小小的牛郎?

    在这一刻,他恨不得把牛郎也一巴掌拍死。

    他还是忍耐住了。

    他看了一眼陆道人,平复了下心情,道:“掌律天尊先前往人间一趟辛苦了,先歇息去吧,朕自当论功行赏!”

    “是,大天尊!”

    陆道人自是知道玉皇大天尊这是要和他的女儿谈心,很知趣,离开了凌霄殿。

    “大天尊也不好当啊!”

    陆道人心中有所感慨。

    刚才他清楚地看到,就在织女说了即便是转世投胎也要陪伴牛郎时,玉帝的头发都白了一根!

    那是被织女气白的……

    玉皇大天尊,历经万劫而不灭,这一次却被织女气白了一根头发!

    好好的仙人不做,为了一个牛郎,居然舍弃了自己的父亲,自己的姐姐,乃至自己的寿元,就为那区区几十年的时光,在玉帝眼里,是愚蠢到不能再愚蠢的行为!

    而这么愚蠢的人,居然是他的女儿……

    陆道人随便想一想,都能理解玉帝的心情。

    “三千烦恼丝啊……”

    陆道人望着远方,低声轻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