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三章那高高在上的漫天仙神佛陀

    三十三天之上,黎山老母与斗姆元君相对而坐,说着一些趣事。

    某时,她们都将目光望向了下界,不由露出一丝古怪神情。

    “我真没想到,这个小家伙,竟会做出这样的举动来,真是让我也有些吃惊。”

    黎山老母的目光似乎透过了无穷空间,能够直接看到人间界的陆道人身上。

    于是,她知道了人间界发生了的许多事。

    “天外之人,自然有着几分聪明,你看,这一个镜子一出,就连姻缘簿上的那缕姻缘线,也随之毁灭了。”

    斗姆元君微笑开口,伸手一抚,她的面前,便显现出了姻缘簿上的情景。

    姻缘簿之上,本来有着白素贞的名字,也有着许仙的名字。

    他们之间,被一道红线所连接。

    这便意味着他们必然会发生一段姻缘故事。

    但是,就在陆道人使用出昆仑镜把许仙打回小童的时候,冥冥中有一股时间之力,直接穿越了无穷空间,毁灭了那一道红线。

    那一道姻缘线,就这么被彻彻底底的毁灭了。

    可以说,从此之后,许仙与白素贞再也没有了姻缘关系!

    “我还想着让我那徒儿经历一番风雨,想必到那时道心会更加透彻,却想不到,这外来者雷厉风行,做起事来从不拖泥带水,这一段姻缘还没有开始,便已经结束了,就如这一段故事一样。”

    黎山老母笑着摇了摇头。

    天外来的这个小家伙,做事还真是超出了她的想象。

    她本以为小家伙要做很多准备,才能说服她的徒儿,却不想直接一道时光倒流,把自家徒儿要报恩的对象打回了一个十岁的小孩。

    面对一个十岁的小孩,自家的徒儿,自然不会以身相许。

    她的情欲,自然随之消退。

    这一波劫难,就此烟消云散了。

    “只怕事情还没有结束哩,你家徒儿和你徒儿救命恩人之间的事已经解决了,但你家徒儿与佛门之间的事,怕是还没有解决。”

    斗姆元君笑道。

    “佛门的事?他们的事,很重要么?”

    黎山老母听着佛门这两个字,不由冷笑了声,看向了西方:“佛门想渡我徒往西方的事,我还没有算账,他们岂敢得寸进尺,信不信惹怒了我,我就扔十二万九千六百个小世界下去砸一砸他们!”

    “……”

    斗姆元君停顿了几个刹那,内心里赞叹了几句自己的好友,随即笑着开口道:“别说是十二万个小世界,就算是一个砸下去,佛门也不敢惹怒你了!”

    “虽然说佛门人多势众,但在我眼里,真正有些本事的,还是佛陀一个人,他的修为,也到了一花一洞天的地步,算是后来居上,其他人么,即便是什么观音,普贤,我随意可镇压!”

    黎山老母悠悠出声,目光似乎直望到了西方极乐世界那一尊高高在上的大佛面上,道:“我徒白素贞与小和尚的恩怨,其实在我们眼中,也不算什么大事,小和尚前世要杀我徒,我徒侥幸逃过这一劫,顺便抢了小和尚修炼所需的灵丹,阻了他的道途,耽搁了他几百年,这正是因果报应,一报还一报。到了现在,也该结束了。”

    “是啊,不过几百年的修为耽搁,佛陀一个梦中证道,便能轻而易举给小和尚补回来,他也真小气!”

    “这件事,就到此为止吧。”

    “的确应该到此为止。”

    斗姆元君顺着黎山老母的目光,也望着西方世界,笑眯眯开口道。

    “你说,他应该听到了吧。”

    斗姆元君说了一会,突然问黎山老母道。

    “我们想让他听到,他自然能听到。我听说,佛陀修炼了天耳通,可上听九霄,下听幽冥,他自然是听到了。”

    “听到了,他就明白应该怎么做了,不然,我也丢十二万小世界下去,看他怎么抵挡!”

    斗姆元君笑道,目光炯炯:“千万不要得罪女人。”

    “尤其是两个女人!”

    黎山老母与斗姆元君对视一眼,哈哈笑了起来。

    ……

    西方极乐世界。

    一尊大佛有如山岳,高高在上。

    在他的下首,坐着无数佛门子弟,嘴里念叨着的,都是许许多多的礼赞。

    “一心顶礼南无本师释迦摩尼如来!南无能摧金刚藏如来!南无宝焰如来!南无勇猛军如来!南无吉祥喜如来!南无宝火如来。南无龙尊王如来。南无精进善如来。南无宝月光如来。南无现无愚如来。南无婆留那如来。南无那罗延如来。南无功德华如来。南无才功德如来。南无善游步如来。南无旃檀光如来。南无摩尼幢如来。南无慧炬照如来……”

    那大佛每讲经数句,便有诸天神佛礼赞几句。

    似乎他们除了礼赞大佛之外,没有其他要紧的事。

    某时,有观世音菩萨自东方而来,去拜了大佛。

    “我佛慈悲……”

    “你之来意,我已知晓。此事,无需再提。”

    大佛朗朗出声,声音空荡悠远,传递到了观世音的耳中。

    他的一双目光,却看向了东方三十三天之上,黎山老母与斗姆元君的所在地,内心里暗暗叹了口气。

    一个女神,他还是惹得起的。

    两个女神在一起,他还是好好拜佛吧。

    不,还是好好修炼吧。

    他自己便是佛陀,他又怎么会拜自己。

    拜自己,也没什么用。

    只有修炼,才可能有些用处。

    “是,我佛。”

    观世音行了一个佛礼,归了她的位。

    她的心中虽有好奇,但既然佛陀说了到此为止,那就到此为止。

    只是可惜了她先前所花费的一番功夫,白素贞还是没有入得了她佛门。

    “嗯?”

    某时,大佛若有所感,却是将目光望向了天庭之地,面上渐渐多了几分慈悲。

    他收回了目光,吩咐观世音菩萨道:“我西方广开方便之门,广纳有缘之人,今东方有有缘人,需要我佛门接引一二。”

    “请佛陀吩咐。”

    观世音又行了一礼,问大佛道。

    “此子,名刘沉香,与我佛门有缘。”

    “尊我佛法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