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一章我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你

    对于佛门,陆道人从来没有喜欢过。

    对于佛门做的勾当,陆道人虽然没有亲自面对,但仅从西游记里,便可见一斑。

    佛门想要一头牛耕田,他们便围剿了牛魔王。

    观世音菩萨身边有个善财龙女,少了个善财童子,便有牛圣婴被捉了去。

    灵山八部天龙中少了一个罗刹,便有玉罗刹铁扇公主被捉了去。

    他们缺什么,便去外边捉什么……

    佛门现在看起来似乎缺一条蛇,他们便想渡了白素贞往西方。

    不过碍着黎山老母的身份,他们并没有光明正大直接掳人,而是设下一个算计,让白素贞心甘情愿地入了佛门。

    这样,即便是黎山老母追究起来,他们也能占住大义。

    原本的世界里,便是观音做局,使得白素贞要想摆脱因果,却越陷越深,到了最后根本不能超脱,几乎心灰意冷,直入空门。

    若不是有大神通者更胜一筹,直接派了文曲星君下凡,使得佛门一切算计都成了空,佛门的算计,还真有可能成功!

    “可是,观世音菩萨,号称大慈大悲,她怎么会算计我呢?”

    一旁,白素贞问出了这个困扰她心神的问题。

    观世音在人间的名声实在是太响亮了,她的大慈大悲,也是世人皆知。

    甚至于人们可以不拜如来佛祖,也要拜观音菩萨!

    这样一个菩萨,居然会算计她?

    “大慈大悲,那是对凡人而言,观世音什么时候对于同类人大慈大悲了?”

    陆云呵呵一笑,不以为然。

    他没有见过观世音菩萨,但他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观音。

    他推测的依据,还是西游记。

    西游记里,观世音号称是大慈大悲,救苦救难。世间的人拜他,他一定会竭尽全力实现他们的愿望。

    乍一看,的确很是大慈大悲。

    然而,观世音养的鲤鱼最喜欢吃人。

    一般的人不吃,他最喜欢吃小孩!

    懵懂无知,天真烂漫的小孩,是观音养的鲤鱼最爱吃的食物!

    这样的事,观世音不可能不知道。

    他却假装不知道。

    为了所谓的设计劫难,死几个凡间的小孩,对于观音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由此可见他的虚伪。

    表面是一套,背后是一套。

    没什么值得膜拜的。

    而且,当观音家的鲤鱼做好了西游劫难的事后,鲤鱼安然无恙,被观世音收了回去。

    而整个通天河的水族,却因着观音一句“死的去,活的住,死的去,活的住”而尽数死绝。

    不错,就是整个通天河的水族,成万上亿的生灵。

    这许许多多的生灵,就这么死在了观音的一句话下。

    他们知道的太多,被观世音灭了口!

    即便,他们的罪孽根本没有主谋鲤鱼精多。

    但,谁让他们没有好后台,还知道了他们不应该知道的东西!

    他们就这么死了!

    而这,更加反衬了大慈大悲观世音的漠然与冷血。

    当然,话又说了回来,佛教大慈大悲的观世音是如此,道家,其实也好不到哪里去。

    最多也就是五十步笑百步。

    比如老君坐下的青牛与童子。

    都是一个德行。

    不过,陆道人自己是道人,他自然也要站在道家的立场上。

    道不同不相为谋。

    这是由他的立场决定的。

    “许仙,你怎么成了这么一副样子?”

    当陆道人心中无数念头涌动,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揣测观世音时,他们的脚下,也没有闲着。

    一路前行,到了许仙姐姐许娇容,也是李公甫的家里。

    许娇容看着十来岁的许仙,发出了一声惊呼,满脸的不可置信。

    这是她的弟弟么?

    许娇容本要上前,却突然住了脚。

    他的弟弟已经成长成了一个翩翩美少年,可没有面前没有这么小!

    这应该不是她弟弟吧。

    可是,这个小男孩,长得和她小时候的弟弟,几乎是一模一样,完全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哇,姐姐,你怎么变老了,我记得姐姐你以前没有这么样?”

    便在此时,小许仙看着自己记忆中的那个姐姐,伸出小手摸了摸,随即哭了起来。

    他哭的很伤心。

    在他的记忆之中,自己的姐姐很年轻。

    而现在,自己的姐姐面貌还是和以前一样,但是却显得老了许多。

    他过往太贪玩了,竟没有注意到自己姐姐的变化!

    不应该!

    他真不应该!

    他不是好孩子!

    “这是怎么回事?”

    许娇容看着即便是哭起来也和记忆中一模一样的小许仙,觉得整个人都懵逼了。

    她根本搞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额,这应该是一种时间错乱感。”

    陆道人心中幽幽想到。

    青年许仙被昆仑镜打回了原型,相应的,他青年的那些记忆,自然而言也被昆仑镜削去了。

    他所保留的记忆,也只是小时候的记忆。

    而在他小时候的记忆里,他的姐姐还很年轻。

    但现实是,如今的他姐姐,是数年之后他的姐姐的模样,自然而然对于许仙来说,要苍老了许多。

    小许仙自以为整个世界都变了,只有他没变。

    其实事实是,整个世界都没变,只有小许仙变了。

    这是相对论。

    “嗯,事情其实是这么的!”

    陆道人看着一脸懵逼的许娇容以及止不住哭泣的许仙,开始对许娇容解释起事情的来龙去脉来。

    解释了约摸三遍,许娇容终于明白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她的眼睛瞪得很大,想要说些什么,却又说不出来。

    过了许久,她才理顺了自己的一些思绪。

    “你的意思是,我弟弟他觉得他不幸福,所以道长你就让时光倒流,让许仙变成了一个小孩?”

    许娇容一字一顿问道。

    “按着道理来说,的确是这样!”

    陆道人点了点头。

    “可是,可是!他说了这些话,道长就让他变成了小孩,那万一,他说的是玩笑话怎么办?”

    许娇容气不打一出来,想要狠狠骂许仙一顿,却又忍住了。

    “年轻,才可能拥有无限的可能,你觉得呢,要知道,他现在才十岁,可以重新上学堂啊!”

    陆道人谆谆教诲道。

    “重新上学堂?”

    许娇容念叨着这五个字,目光立刻亮了。

    是啊,许仙变年轻了,岂不是重新可以上学堂,然后参加科举做大官,而不像先前那般只是个药徒!

    这似乎是个好事!

    给了许仙重新再来的机会!

    “敢问道长名讳?”

    许娇容的神情,陡然温柔了下来,轻声问道。

    “我么,当今一等护国公称我为恩公,当今皇帝称我为国师,我就是我,不一样的烟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