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章算计

    看到小东西,尤其是可爱的小东西,绝大多数人的内心会产生喜爱的想法来。

    白素贞也不例外。

    当少年的许公子成了一个小孩时,她的情欲已经消退,所留下的,便是母爱。

    她是一个温柔的妖,对小孩的喜爱与生俱来。

    到现在,她心中想的,是把小孩抚养长大,给他一个幸福的生活条件。

    这,也算是报恩。

    报恩方法千百种,没有必要一定要以身相许。

    她如今已经彻彻底底醒悟了过来。

    不过,她对于面前这个道人的身份,却是越发的好奇。

    还有着几分的敬畏。

    她从来没有见过世人有如此强大的人!

    挥手之间,竟能够让时光倒流,这已经超出了她的想象!

    而更为奇特的是,这个道人似乎对她了如指掌。

    他的眼睛,似乎能够看透她内心最深处的秘密!

    而她,却对道人一无所知。

    “你是在思考我是谁么?”

    一手牵着小许仙往许仙家中走去,陆道人看向了白素贞,笑问道。

    “道长似乎对我的事了如指掌,我却根本没有见过道长,敢问道长名姓?”

    白素贞温声开口。

    “我的名姓不提也罢,不过,我是奉着你师父的名义来救你脱离这一劫。”

    “我师父?”

    白素贞听着这三个字,吃了一惊,忍不住好奇道:“我的师父,道长莫非也知道?”

    “你的师父黎山老母,我当然知道,她老人家可是远古大神,神通盖世,法力无边,莫非你不知道?”

    陆道人反问道。

    “我的师父的确是黎山老母。不过……”

    白素贞微微有些迟疑,思量了片刻,道:“师父她老人家虽然的确很厉害,但应该……还不至于道长说的那个地步吧!”

    她刚才亲眼见识了道长的恐怖,现在听起来,她的师父似乎在道长眼里更恐怖。

    可是,她并没有觉得自己的师父到底恐怖在哪里。

    她甚至有一种感觉,自己的师父武力还不如面前这个道长。

    “哦?你且告诉我你遇见你师父的情景。”

    陆云面色闪过一丝奇光,显然是听出了一些韵味。

    “那是一个春天,我还是一个小……”

    差一点就说出自己是小蛇,白素贞急忙住了嘴,微微沉吟片刻,又继续说道:“那一年,我初入修行,一切还都懵懂无知,是师父黎山老母见到了我,又传了我大品修仙决,我才能修炼到如今这个地步。只是,师父从来没有在我面前显现过本领。”

    “原来如此!”

    陆云是彻彻底底明白了。

    黎山老母收了白素贞为徒,也教了白素贞一些本领。

    不过黎山老母并没有在平时的生活中显现出手拿星辰之类的恐怖神威,而是从来都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老奶奶。

    因此,即便是白素贞出了师门,也不知道自家的师父到底有多么强大。

    甚至,她还以为自己的师父只是一个普通的修仙者……

    “老母啊,你真是太低调了。”

    陆道人的心中,念头涌动,目光幽幽,看向了白素贞:“你可知道,你的师父黎山老母真正的身份?”

    “我不知。”

    白素贞摇了摇头,有些困惑。“莫非师父还有其他的身份?”

    “你家师父,可是远古大神,世上最为强大的人物之一,就算是你拜的观音,在你家师父面前也不过是晚辈后生,枉你不拜自己师父指点迷津,反而求观音为你指点迷津,却中了他的算计!”

    陆道人幽幽出声。

    黎山老母,这位大神,平日里实在是太低调了些,以至于白素贞要报许仙的恩情时,白素贞去求了观音,反而没求黎山老母。

    黎山老母的实力,可是要比观音强大的多……

    只可惜,白素贞不知道,便遭了算计。

    “道长的意思是,我师父的地位竟在观音菩萨之上?这怎么可能?”

    陆道人的话语落在白素贞的耳中,直让她心神恍惚。

    她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到,自家的师父会有那么大的来头。

    “说起来,我如今的修为,也是有老母指点之功,你说老母境界如何?”

    陆道人淡淡说道。

    “这……”

    白素贞下意识相信了陆道人的话。

    因为,这位道人没必要编造一个这样的理由。

    这么说,自己的师父,真的很强大?

    而她,却没有拜自家师父,反而拜了观音?

    “可是,道长,观世音菩萨号称大慈大悲,他又怎么会算计于我?”

    白素贞注意到陆道人的话中有话,不由诧异出声。

    “我且问你,你可曾去往娥眉金顶拜佛?”

    陆道人问道。

    “是啊,我修仙千年,依旧不曾修炼成仙,便往峨眉金顶求佛示意,得观音菩萨提醒,尘缘未了,尚欠人间一段恩情未报,又道须往西湖高处寻。我请观音菩萨明示,观音大士道:“天机不可泄露。”

    “所以,你就来到了杭州?见到了许仙?”

    “正是如此。”

    “所以你就喜欢上了他?一见钟情?”

    “这……”

    白素贞下意识看了一眼小许仙,露着几分无奈的神情。

    “我且问你,如果你的前世恩人许仙投胎成一个女人,你还会嫁给她,来报恩么?”

    陆道人问道。

    “这……女人……女人怎么可以嫁给女人?”

    白素贞急忙摇了摇头。

    开玩笑,她可没有这个习惯。

    “如果你的恩人转世成了女人,你将如何报恩?”

    陆道人再问。

    “我……我会给她找个如意郎君。”

    白素贞被陆道人问的一愣,想了好一会儿,才回答道。

    “可是,道长,他已经投胎成一个男子了啊!”

    “我都能把少年的许仙打成小童子许仙,想必天庭也能够随意让你的救命恩人投个好胎,所以啊,这有算计在其中。”

    “可是……”

    “还有啊,傻子都知道用情来报恩,反而情缘难断,你拜的观音,也没来阻止或劝诱换个方式,可见,他对你也存了算计。”

    “可是,他为什么要算计我?”

    “自然,你是道家的人,你还是异类成道,这样的,他们最喜欢渡了。”

    陆云漠然出声。“就像从前有只牛,他叫牛魔王,那诸佛菩萨想渡他,就说道:‘灵山地域广阔,不能闲置,拿奎牛去耕田却也不错,一年也能落点粮食果腹,那牛魔王果然便被灵山拿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