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一章太虚仙境

    林如海是真的愤怒了。

    他本以为以着贾府的资源堆积下来,贾宝玉就算不是人中龙凤,这么多年下来,也可以说的上有些长进。

    他却万万没有想到,贾宝玉,不学无术,狗屁不通。

    什么都不知道!

    就算是一头猪,经过这么多年的培养,也成了一头有文化的猪,背个四书五经,不成问题。

    而贾宝玉,连四书五经都背不下来!

    说他是猪,还侮辱了猪。

    他瞬间下定了决心,绝不能让他的女儿嫁给这个纨绔子弟。

    贾宝玉,在他的心里,已经有了定义。

    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混吃等死沉迷女人的废物!

    ……

    林如海心中愤怒,贾政心里,也无比愤怒。

    他考了一辈子的科举也没中,大儿子贾珠本来大有希望,可惜身体不好,早夭死了,心里对贾宝玉存了所有的希望,但却没有想到,贾宝玉竟然如此草包,什么含玉而生,什么天赋异禀,现在他只想活劈了他!

    而出了这一档子事,他也无颜再在林府之中待下去,匆匆告了一声罪,便带着依旧处于懵逼状态之中的贾宝玉离开了林府。

    “道长,亏贾府中人在我面前拼了命似的夸贾宝玉,说是含玉而生,天赋异禀,现在看来,这贾宝玉完全是个废物!”

    林如海面色依旧阴沉,并没有因着贾府中人的离去而消气。

    幸好他今日考察了贾宝玉,否则若是日后真将宝贝女儿嫁给这个废物,女儿的一生也完了!

    “贾宝玉?”

    陆云呵呵一笑,不屑一顾:“他的确是个废物,不过么……他戴的那个石头倒不是什么废物。”

    陆道人的目光望向了远方,那里,有贾宝玉被贾政一顿痛揍,发出杀猪般的凄惨哭声。

    这些情景,只能让他感觉到一丝好笑,而他的关注点,更多放在了贾宝玉所带的那块五彩石上。

    这块石头,不是废物。

    不但不是废物,还是一件神物。

    他能从五彩石之上感觉到一丝奇特的波动。

    似乎,与他手中的的空间宝石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如海,你去做你的事吧,我到处走走。”

    陆道人想了想,出声道。

    “是,道长。”

    既然陆道长发话了,林如海便退了下去。

    他的心中,却在思量着怎么给贾府一个教训。

    他如今已经是国公,这贾府依旧以过去不变的目光看他,而没有以发展的眼光看他,这是犯了大错误。

    国公的威严,不容冒犯!

    “这块石头,似乎有些妙处!”

    与此同时,陆道人一步迈出,已经来到了贾宝玉面前。

    他打量着那块石头许久,并没有出手抢夺,而是身体之中飞出一个念头,扫视向这块石头。

    便有异变发生。

    “嗯?”

    陆道人轻咦了一声。

    他赫然发现,他的这个念头已经离开了人间界,到达了一个奇特的空间。

    “这里是……”

    陆道人那个念头,化作陆道人的人形,轻飘飘,悠悠荡荡,向着一处玄之又玄的所在飞去。

    周遭尽是些白云,遮住了人的眼。

    待到白云尽处,陆道人才发现他似乎来到了一处仙境。

    朱栏白石,绿水青山,一片仙境气象。

    而在他的眼前,有一石牌横建,上书“太虚幻境”四个大字,两边一副对联,乃是:

    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

    陆道人再往前走去,却是一座宫门,上面横书四个大字,是:“孽海情天”。

    又有一副对联,大书云:

    厚地高天,堪叹古今情不尽;痴男怨女,可怜风月债难偿。

    “这难道就是太虚幻境?”

    陆云的心中,不由升起了这么一个念头。

    红楼梦的原著里,有贾宝玉梦游太虚幻境,还初试云雨,不想他今日也来到了太虚幻境。

    不过,依着他的见识来看,这幻境之说,并不妥当。

    应当是:太虚仙境!

    应当是五彩石的作用,使他来到了这太虚仙境。

    “既然来了,怎么能轻易走?”

    陆道人站立原地,想了想,决心去看一看。

    他来到这个世上,见过画壁之中的女仙,却不知这太虚仙境中的仙人又是什么情景?

    那太虚仙境之主,警幻仙子,又是什么修为?

    说做就做,他便往前走去。

    往前走,是一座座的宫殿,两边配殿皆有匾额对联,多不可数,其中有几处写的是:“痴情司”、“结怨司”、“朝啼司”、“夜哭司”、“春感司”、“秋悲司”。

    “太虚仙境究竟是什么地方,怎么像月老办公的地方?”

    在陆道人的映象里,似乎神话传说里,也只有月老才是负责痴情,结缘这等等小事的。

    他的神识扫过一间宫殿,宫殿之上写着“薄命司”三字,两边对联写的是:

    春恨秋悲皆自惹,花容月貌为谁妍?

    而宫殿之中,并没有人。

    这才是最重要的事……

    陆道人一个穿墙,便进入了宫殿之中……

    他如今是念头,任何物理的东西,都挡不住他的穿透……

    那墙也一样……

    进入宫殿之中,只见面前有十数个大橱,皆用封条封着。

    那封条上,皆是各省的地名。

    陆道人便捡了金陵的去看,赫然可见那边橱上封条上大书七字云:“金陵十二钗正册”。

    而下首二橱上,一个写着:“金陵十二钗副册”,又一个写着“金陵十二钗又副册”。

    陆道人心意一动,“又副册”橱门自动而开,又有一本册自动飞出,册中的内容,便显现在了陆道人面前。

    这首页上画着一幅画,又非人物,也无山水,不过是水墨滃染的满纸乌云浊雾而已。后有几行字迹,写的是:

    霁月难逢,彩云易散。心比天高,身为下贱。风流灵巧招人怨。寿夭多因毁谤生,多情公子空牵念。

    晴雯。

    陆道人知道这些诗句说的是谁。

    正是贾府中的晴雯。

    而在这首页之后,还画着一簇鲜花,一床破席,也有几句言词,写道是:

    枉自温柔和顺,空云似桂如兰。堪羡优伶有福,谁知公子无缘!

    这个是袭人。

    “我这是,看到了天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