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章一无所知的贾宝玉

    当今皇帝,真是明君。

    一言不合就给了陆道人国师的尊位。

    当然,这是在其他人眼中。

    一见面就被封为国师,那是何等的恩宠。

    不过,落在如今陆道人的眼里,也只是有些意思而已。

    并没有什么值得感恩戴德。

    他这几十年的岁月里,大宋的国师做过了,三国的皇帝做过了,聊斋里的帝师也做过了,世俗之间最尊贵的职业,他都尝试过了,哪里还会为一个小小凡人国度里的国师而心动?

    不过是些小恩小惠罢了。

    当然,他也没有拒绝。

    终究是好处不是?

    顶着一个国师的身份,做一些事总会方便一些……

    一些他想要的珍贵灵药,只要他开口,当今皇帝那是每求必应。

    万一增寿丹之类的东西,又被炼制出了一些,那岂不是皆大欢喜?

    京师之中的所有达官贵人便看到了这一幕场景:

    每隔三五日,便有皇帝身边的大太监亲自领着一盒盒天材地宝,往林府之中送去。

    圣眷之重,远远超过了京师之中任一人。

    一时之间,林府,成了京师的焦点所在。

    每天里,每时每刻,都有无数人盯着这个地方,议论纷纷。

    人们的话题,也从过往“某某大臣又被流放了”变成了“皇帝今日又赏赐林家多少东西”……

    而在这样的背景之下,与林府有着密切关系的贾府坐不住了。

    贾府中人,本来期望着林如海死去,他们好分林家的家产,如今的剧情,却一百八十度大逆转。

    不仅林如海没有死,反而来到京师之地,被皇帝封为护国公!

    护国公啊!

    林家,一跃成了国公这一个层面上的贵族,地位仅在皇帝之下!

    而他们贾府两位主人,一位虽然继承了世袭爵位,不过是个一等将军,至于另一位,工部的五品官……

    以前是贾府强林家弱,现在确实反了过来。

    贾府中人,每一个心中算计重重,看着隔三差五皇帝的打赏眼红不已。

    贾府之内,更是有几个妇人合力算计了起来。

    算计来算计去,无非只有一个目的:让林家的少女嫁到贾府中来。

    “道长,贾府中人送上了拜贴,请求一见,道长说是见,还是不见?”

    陆云正在教少女修仙,有林如海急匆匆赶来。

    “你想见就见,你不想见就不见,要知道,现在你的地位,是一等护国公,还在贾府所有人之上。”

    陆道人淡淡开口道。

    “话是这么说,只不过,若是不见,会不会有人说我一朝得势便六亲不认?”

    林如海犹豫了片刻,开口说道。

    日子过得越长,他对于贾府中人的德行,看的越清楚。

    贾府中人,已经彻彻底底的腐朽了。

    每一个人,都沉浸于祖先的荣光之下,心中想的,要么是些阴谋算计,要么是吃喝玩乐。

    至于真正有本事的,似乎没有。

    这样的一个家族,他还有什么见的必要。

    尤其是他前不久将死,他更是感受到了贾府的来者不善。

    “既然这样,那就见一见吧,顺便……”

    陆道人看了少女一眼,笑道:“叫贾府把贾宝玉那小子也带来,也好让你好好观察观察。”

    “道长言之有理!”

    林如海下意识点了点头,一脸的赞同。

    的确是应该见一见贾宝玉。

    他林如海的女儿,就算是嫁人,也绝不能嫁一个草包!

    待会他一定会好好考量一二!

    他想的太多,以至于他都忽略了陆道人是如何知道贾宝玉名字的这一回事……

    当贾府听到林如海要见贾宝玉时,贾府中人是无比高兴的。

    无论是贾母,还是王夫人,都是一脸的兴奋,觉得大事可期。

    她们兴高采烈,将贾宝玉打扮的漂漂亮亮,这才送了贾宝玉出去。

    “打扮的这么漂亮,可以和女孩子们争男人了……”

    当陆云见到了贾宝玉,他的脑海之中,升起了这样的念头。

    嗯,怎么说呢?

    贾宝玉长得粉面含春,稍微一打扮,就很像女孩子。

    不过陆道人知道他的性别,脑海之中便又出现了一个词:小白脸。

    又想着这个小白脸与秦可卿弟弟那些不清不楚的事,陆道人下意识升起了一种厌恶之感。

    “难怪就算是女娲大神补天,也懒得用它,实在是废物一个!”

    陆道人若有所思,将目光却是放在了贾宝玉脖子上挂着的那个五彩宝玉。

    五彩石。

    女娲炼石补天之时所遗留下来的石头。

    废物一个!

    不过,虽然是废物,但终究是有主人的。

    女娲大神可以扔可以骂,普通人可以打,知根知底的修行者,却不能轻易出手。

    即便是女娲大神的一条狗,它的处理,也只能是女娲大神。

    其他人若是见着不爽想杀了狗,那就是对女娲大神不敬。

    修行界向来有这样的规矩:我的人,我打的骂的,你却不能动……

    当然,真要想动别人的狗,自身的实力就得很强。

    若是我连你都能动,更何况你的一条狗……

    “你就是宝玉?”

    林如海高坐主位之上,面色不怒而威。

    他这些日子修身养性,也培养了几分国公该有的威严。

    “什么?”

    贾宝玉吓了一跳,下意识张口说话。

    脑海之中,却是一片迷茫。

    他正在看林妹妹,怎么有人叫他?

    叫他干什么,难道没看见林妹妹更加漂亮了?

    迷的他都快挪不开眼睛了!

    “宝玉!”

    贾政面色一沉,看向了贾宝玉。

    贾宝玉听着熟悉而恐怖的声音,终于回过神来,看着面前自家父亲和所谓的什么护国公,摇晃了一下脑袋。

    “我听说,你含玉而生,必然天赋异禀,我今日就来考考你!”

    林如海的面色也有些沉,不过还没有到生气的地步。

    他想了想,问道:“我且问你,如今我朝有哪些弊端,当如何处理?”

    “我不知道!”

    贾宝玉闻言,嫌弃的摇了摇头。

    似乎是这个问题,污染了他的耳朵。

    他怎么可能会对这么功利的问题感兴趣,那岂不是也成了污秽?

    “那我再来问你,以菊为主旨,赋诗一首。”

    林如海想了想,又出了一个比较简单的的问题。

    先前的问题,的确对于一个少年来说,是有些难了。

    也是他要求太高。

    那他,便出一个简单的题目来考考。

    “我不会!”

    贾宝玉依旧摇了摇头,目光流转,又看向了林妹妹。

    作诗什么的,太无聊了。

    相比于前者,他更喜欢看林妹妹。

    林如海的面色更黑了,又问:“我再问你一个问题,将四书五经背一遍给我听!”

    “我不会!”

    贾宝玉依旧摇了摇头。

    “宝玉?”

    “嗯?”

    “滚出去!”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