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四章言辞犀利的少女

    有人笑,自然会有人哭。

    当林如海身体痊愈之时,得了这个消息的贾琏便哭了。

    他这一次前来扬州,本是奔着林家的百万家资而来的,只等林如海一咽气,他们贾家就能够得个几百万家资,那是何等的爽快!

    但却没有想到,只不过一夜时间,第二天一大早,林家竟然张灯结彩,一派喜气洋洋。

    不像是办丧事,反而似乎是办喜事。

    心中迷糊万千,对林家的事,贾琏一片迷茫,莫非是这林家疯了不成,还是要冲冲喜?

    直到他亲自见到林如海,顿时面色巨变,神情骇然。

    传闻之中病的要死的林如海非但生龙活虎,而且,返老还童,比之以往年轻了很多岁。

    乍一看,似乎是一个年轻人!

    “我的天,这林如海没有死,还怎么夺取他的家产?”

    贾琏打量着林如海,脑海之中冒出了这么一个想法。

    他来之前,贾府的那些祖宗们,可是对他有了很多交代,如今,似乎是要玩完了。

    “怎么,你似乎是不喜欢看到我现在这个样子?”

    林如海嘴角抹出一缕笑容,呵呵问道。

    他人都快死了一次,如今又被自家女儿的师父救了回来,行事,说话都比往日放开了许多,对于往日里的这些一心只想掠夺他家财产的亲戚,他不介意以讽刺的语气说话。

    “怎么会,我高兴还来不及呢!”

    贾琏连连摆手,面上露着一副惊容,又有着几分质疑:“我在京师之地听说你的身体……不太好,因此千里迢迢,送了黛玉过来,现在,怎么?”

    他的话语没有说完,不过,意思很明显。

    这不是欺骗么?

    欺骗!

    这是赤裸裸的欺骗!

    他需要一个解释。

    “告诉你,也无妨。”

    林如海看着贾琏的神情,嘴角抹出一缕笑容。“我家黛玉拜了太平道掌教至尊太元仙尊为师,有太元仙尊出手,我自然又恢复了健康。”

    太平道。

    掌教至尊。

    太元仙尊。

    三个词一出现,顿时吓住了贾琏。

    别人不知道,他还不知道,这个世界,可是有世俗之上的存在!

    比如各大门派,道士和尚。

    这些人,超脱于世俗王朝,世俗间的法律,根本管不了他们。

    就连朝廷,也不敢轻易对付那些人。

    万一惹怒了那些人,一个飞剑,杀人于千里之外。

    亦或是一道大法术,灭杀一军。

    得罪了那些人,朝廷会陷入真正的麻烦之中。

    而传闻之中,人界之上,更有长生不死的仙人,自由自在,法力无边。

    只可惜,他没怎么见过。

    如今,他却听到了。

    只是轻描淡写间,就治好了快要死去的林如海。

    怎一个恐怖了得?

    他已经决定了,不去招惹。

    危险!

    太危险了!

    掌教至尊太元仙尊的名头,他根本惹不起!

    “师父,你的名头好大哦,把别人吓坏了!”

    一处酒楼之上,少女林黛玉坐在一张小凳子上,饶有兴趣看着陆道人面前碗里的一壶酒。

    酒中,有一副画面。

    正是林如海与贾琏对话的场景。

    “那是当然,这起名字啊,就要起的霸气,才能唬住人!”

    陆云看了一眼少女,笑着开口:“来来来,我今日给你讲一讲齐天大圣的事。”

    “齐天大圣,谁这么狂妄,敢自称为齐天大圣?”

    少女下意识皱了皱眉头,有些不喜欢。

    天有多高,谁也说不清楚。

    但总之,很高很高,没有边际。

    却有人居然自称齐天大圣!

    是不是,太狂妄自大了一些?

    这种人,怎么可能会有好下场。

    陆道人哑然失笑。

    这西游记的故事还没讲,少女已经对齐天大圣的名字不满意了……

    这剧情,还真是有些怪啊……

    “嗯,不急,听完了再说,我给你讲讲齐天大圣孙悟空的故事!他的名头,可响亮了!”

    陆道人咳了一声,对少女的不配合,反而有些惊喜。

    少女嘛,有着奇特的思维,或许对西游记有着不同的看法。

    于是,陆道人便在红楼梦的世界里讲起了西游记的故事。

    从石猴出世讲到了一苇渡海。

    从拜师学艺讲到了龙宫做乱。

    从玉帝诏安讲到了蟠桃大会。

    又从大闹天宫讲到了被镇五行山。

    “师父,我觉得这个齐天大圣太坏了!”

    少女听着陆道人的故事,突然摇了摇头,道:“东海龙宫的东西虽好,却不是那只猴子的,他巧取豪夺,怎么能说正义?

    玉帝慈悲,不追究那猴子的恶行,允许他上天为官,这猴子却嫌弃弼马温官小,反叛天庭,难道他一上天就要给他一品大官做,那其他的神仙会答应么?他又凭什么做大官?

    这猴子再一次被诏安,却大闹蟠桃会,偷食仙丹,若是不被镇压,那,还有天理吗?”

    那还有天理吗……

    “……”

    陆道人听着少女的话,翻了一个白眼。

    怎么感觉他讲的故事与少女听的故事,似乎不是同一个?

    这就奇怪了……

    不过,陆道人稍微念头运转,他便发现了一些少女做此思考的原因。

    在少女的眼里,可能东海龙宫更符合她林家的情况。

    林家,有林如海经营了一辈子,家财几百万,算是富裕之家,正好对应着财大气粗的东海龙宫。

    而贾府,试图巧取豪夺林家的财产,不正与那孙悟空掠夺东海龙宫的金箍棒如出一辙么?

    东海龙宫虽宝物多,但那是东海龙宫的,不是孙悟空的。

    林家虽然有些资产,那那是林家的,不是贾府的……

    于是,少女天生便讨厌被后世许许多多人认为英雄的孙悟空。

    “真是一个失败的故事!”

    陆道人幽幽想道。

    这一个故事,陆道人本来要讲齐天大圣名头的响亮,却被林黛玉小姑娘歪了话题,狠狠痛批了孙悟空一顿。

    这自然成了一个失败的故事。

    “来来来,我再给你讲一个卧龙凤雏的故事?”

    陆云心念一转,对着少女讲起了三国的故事。

    “师父,这么说,凤雏庞统的名头,是他的亲戚庞德公评价的,又传播给了其他的一些人?”

    少女仰着头,摇了摇头:“看起来,也不怎么准确,那个时代,比凤雏厉害的,多了去了,得卧龙凤雏其一,可得天下,也不过是庞德公往庞统脸上贴金的话语了!”

    “嗯……嗯?吃饭!吃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