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二章治病救人

    花谢花飞飞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 ?

    游丝软系飘春榭,落絮轻沾扑绣帘。

    闺中女儿惜春暮,愁绪满怀无释处。

    手把花锄出绣闱,忍踏落花来复去。

    ……

    试看春残花渐落,便是红颜老死时。

    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

    当陆道人听着林黛玉这三个字,脑海之中便不由想起了葬花吟。

    悲凉,凄惨,种种负面的词语,全部都可以加在这个悲情的姑娘身上。

    未来的少女,如果按着原本的轨迹,实在是太凄惨了一些。

    不过,如今,陆道人来了。

    见到了林黛玉这个……小姑娘。

    美丽的少女哦,随我去修仙。

    世俗里的那些情情爱爱,实在是太荒谬。

    身为木灵之神的转世,居然将大把的时间用在对一个脑残男的爱恨情仇上,这实在是浪费时间。

    至于家庭宅斗之类,这是蝼蚁中的女蝼蚁们爱做的事。

    如今,小黛玉已经成了他陆道人的弟子,眼光自然不能太低,要么是星辰大海,要么羽化飞仙!

    什么王夫人,贾母,这些人,理他们作甚?

    陆道人在一瞬间,就为他的新徒儿设想了未来的规划。

    不过,当前的事,还要去给林如海看病。

    “师父,我们走吧!”

    眼角仍有些丝丝泪珠,映衬的少女越发的楚楚可怜。

    轻轻的声音从林黛玉口中说出,那是无比期望的神情。

    她现在只希望自己拜的这位师父能够救自家爹爹一命!

    “那是自然!”

    陆道人点了点头,目光望去,天气虽然晴朗,少女却依旧有些冷。

    那是她的身体太过羸弱。

    “让师父见笑了,徒儿身体从小就不太利索。”

    少女注意到了陆道人的目光,轻声开口。

    这是儿时的病,已经延续到了今天,她都已经习惯了。

    “为师要治你父亲的病,又怎能不治你的病?”

    陆道人悠悠出声,伸手一指,就是一道木皇罡气。

    木皇罡气,生机最为浓郁,善于调养身体。

    这一道木皇罡气入体,霎时之间,少女只觉得自己身子一轻,吐息轻松,四肢有力,往昔身上的不足之症,转眼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这就好了?”

    少女呆愣了片刻,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样。

    她的病,她的爹爹不是没想过法子。

    可以说,她的爹爹想尽了一切办法,拜托了许多医师,却依旧没有什么结果。

    治病治到最后,她都失去了信心。

    她从来没有想象过,自己还有健康的那一天!

    而就在今日,自己新拜的一个师父只是伸手一点,她就好了。

    “真害怕是一场梦!”

    少女喃喃自语,想了想,试着掐了自己一下。

    似乎有些疼。

    “原来,不是梦啊!”

    少女终于露出了喜色。

    “你的这具身体,先天不足,不过在我的眼里,也只是小问题,轻而易举能够解决。”

    陆道人看着小黛玉的种种表现,有些唏嘘。

    少女一出生就身子不好,成长到现在,对自己的健康已经失去了信心,连她恢复了健康,都有些不可置信,怎一个感叹了得?

    “我说过,只要不是已经死去,哪怕还有半口气,都不是问题。徒儿,你现在相信了罢!”

    陆道人继续出声。

    “师父,徒儿知道了!”

    少女的面上终于露出了笑容。

    那是久违的笑容,如世间绽放的最美的花。

    “姑娘,你笑起来真好看!”

    一旁,紫娟有些痴。

    她家的姑娘,笑起来真好看。

    只可惜,过去笑的日子,实在是太短了些,扳着手指头都能数清楚。

    “真希望姑娘能够每天都这么高高兴兴!”

    紫娟心中升起了这个念头。

    ……

    船只行走在江面上,快急如电。

    那是陆道人心意动,便有风动。

    便有船疾驰而下。

    本来两日的路程,硬是缩短成了一个时辰。

    一个时辰至扬州。

    扬州的商用码头上,是一派忙忙碌碌的景象,漕帮盐帮的汉子们吆喝着口号,肩扛着满满的货物,好不热闹。

    林家的人,并不在码头之上迎接。

    谁让陆道人一行浪的太快。

    不过,这也不是什么大事。

    林黛玉还是知道自己家的位置的。

    近乡情更怯,不敢问来人。

    当少女来到了林家的大门之前,她反而不敢敲门。

    似乎,她还没有做好相应的准备。

    “放心吧,大胆的进去吧!有为师在,没什么好怕的!”

    陆云淡然出声。

    说出的话,最终让少女鼓起了勇气,敲开了林家的大门。

    “小姐来了!”

    一声呼喊,院子里哗啦啦出现了一片人。

    许许多多的小厮,丫鬟婆子之类,一同涌出院来,纷纷给少女恭敬行礼。

    只是以陆道人的神识看去,这其中有许多,已经心怀二心。

    大难临头各自飞。

    当林家的主人林如海病死之后,林家便算是真正的垮了!

    而林家的财富,若是能够得一些,那该是多么美好的事。

    要知道,林如海身为巡盐御史,乃是油水很足的实权,掌管对江南盐场的监督,随意做一个小动作,就可以有许许多多的进账。

    而林如海担任巡盐御史这么多年,家中积累的财富可不是一个小数字!

    “可惜!这么多人,没有几个忠心的!”

    陆道人神识随意扫过,宅院之中所有人的花花肠子,他都看见了,心下对自家小徒儿的爹感觉到一丝同情。

    许许多多的人,真正对林如海忠心的,就那么三五个人……

    其他的人,都是期望林如海能够赶快死去,万一他们也能分一杯羹……

    “原著里,小黛玉似乎没有得到林如海的家产吧,全部被贾府的人截了胡,要不然,有许许多多的财富,小黛玉好歹还能在贾府之中活下去!”

    陆道人不由想起了红楼梦中的一些情景,却记得不是太深。

    四大名著,其他三本他都熟知,唯独这红楼梦,昔日里看了个大概,迷迷糊糊。

    当然,到了他如今的境界,红楼梦的剧情是个什么鬼,他才不在乎。

    他在乎的,是他在乎的人,亦或是事。

    “我们去惩前毖后,治病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