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七章姑姑(感谢我家的小鳞鱼2万起点币打赏!)

    陆道人曾经一口气创造了菊花精,他的一个便宜女儿,因此,当他再一次见到草木成精的妖,亦或是仙,如翠竹,丁香,云梅,雪莲,百合,海棠,凡此种种,他并不会生出别样的情感来。

    尤其是男女之爱。

    就像你随手创造了一个小东西,然后你和这个小东西谈情说爱,那是何等的别扭!

    连生命层次都不同,如何谈情说爱……

    陆道人若是往后要寻一个伴侣,必然是与他同等级的女子,什么神女,仙女,魔女之类,至于凡间的女子,自然不可能。

    当然,如今这世间能够让他心动的,还不存在……

    因此,他只是以着欣赏的目光欣赏着这些少女。

    “这是女儿国么,简直是……”

    书生朱孝廉到现在还没有缓过神来,心中有欲望渐渐萌发。

    什么进京赶考,哪里比得上这里的风景如画。

    留在这里,若是能享齐人之福,那才是真正的幸福。

    “不对!我的内心,什么时候有了这般的想法!”

    书生陡然一惊,似乎是从对未来的迷醉之中醒了过来,他回想着刚才的事,惊出了一声冷汗。

    “子曰,吾日三省吾身……”

    他急忙默默背起了圣人的话语。

    “有些意思,看来是这里的主人发现了我们。”

    陆道人将目光看向了远处,嘴角抹出一缕笑意。

    书生朱孝廉本来没有这么大的欲望。

    不过,在他闻到虚空之中隐隐传来的花香时,他便有了欲望。

    因为,那花香,正是从所谓的姑姑身体周遭散发而出的,自然有着一股奇特的魅惑之力。

    这个小世界的主人,发现了他们!

    “外来者,在哪里!”

    天空之上,一只金鹰展翅而来,转瞬之间,便就到了近前,落在地面之上,化出人形,正是一个金甲使者。

    他的目光如电,狠狠扫视着四周,似乎是得到了姑姑的命令,前来捉拿擅自闯入的凡人。

    只是任他怎么看,他都看不到来犯之人。

    “来犯之人到哪里去了?”

    金甲神将大喝出声,问一旁的一干少女道。

    “哪里有来犯之人?”

    “有病!”

    “吓得人家小心肝噗噗直跳呢!”

    “粗鲁,太粗鲁了!”

    “……”

    一个个少女本来正在和小姐妹们玩的开心,被这骤然一声吼吓得不轻,一个个将愤怒的眼神看向了金甲神将,小嘴里叽叽喳喳,都是些不满意的话。

    这其中,自然不包括少女芍药。

    她依旧是一副淡淡的模样。

    也没有开口说话,只是就那么静静看着金甲神将。

    金甲神将顿时变得扭捏起来,陪笑道:“我是奉姑姑的命令,来巡查外来者的。”

    “那就查吧。”

    芍药点了点头。

    既然是姑姑的命令,自然有姑姑的道理。

    也不知到底混进来了什么人?

    她不由下意识将目光看向了牡丹,却见牡丹并未有什么异样,又将目光转了过去。

    “叫什么叫,真吵。”

    某一刻,陆道人来到金甲神将面前,随意敲了一记,便将金甲神将敲晕了过去。

    太弱了,实在是不堪一击……

    “出来吧,你让这么一个人捉我,是不是有些异想天开?”

    随意敲晕了金甲神将,陆道人将目光看向了一处宫殿之中。

    “咯咯,小郎君好俊俏的手段!”

    便在此时,宫殿之中传来一声轻笑,随之,一个锦衣女子踏空而来:“有贵客前来,我哪里能随随便便出来迎接,刚才特意补了一个妆。你看,我的妆美么?”

    “……”

    陆道人不由翻了个白眼。

    这整个画壁世界,似乎除了这所谓的姑姑,其他人都是美的。

    这姑姑,还真挺自恋……

    “怎么,我不美?”

    陡然间,名为姑姑的,似乎因着陆道人的不配合而发怒了。

    “本来还想和你玩玩,谁知你这么不识相,那你今日就永远留下来吧!”

    冰冷的声音自姑姑的口中传递而出,让整片天穹都隆隆作响,苍宇共鸣,方圆数里之内,群山皆颤,有几座山岳更是彻底崩碎开来。

    画壁世界的主人,一举一动,莫不是引动天地之威,震动天地风云。

    无尽的威压笼罩这一方天空,慑人心魄,倾世之威,撼天动地。

    只是,陆道人依旧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

    这个小世界,法则太稀疏,相应的压制便极小。

    随意的攻击都可造成地动山摇般的效果,并不算多大的本事。

    就如能够一拳打破星球却死于心脏病的超人,若是到了一个法则如网的中等世界,最多也就是打破一座山。

    还想打破星球,那是做梦才有的事……

    “受死吧!”

    却在此时,姑姑已经出招。

    手中法杖一指,便有无穷火焰显现虚空之中,化作一条条火焰长龙,奔腾呼啸,杀意凛冽。

    “五色华盖!阴阳太极!”

    陆道人呵呵一笑,伸手一指,头顶之上,出现了一顶华盖,五色光华闪烁不停,一股隐隐约约的香气,还有祥瑞云气飘荡着,尤其是在这顶华盖转动之间,虚空之中传达来了无数个颂唱的声音。

    他又伸手向下一指,他的脚下,出现了一副阴阳太极图。太极图旋转之间,黑白光华轮转,散发着一股玄之又玄的味道。

    那所谓的火龙,只到了陆道人的身前三丈处,便被陆道人头顶的五色华盖给吸收了去,连半点风浪都没有起。

    “岂有此理?”

    名为姑姑的女子大怒,又是一挥法杖,无穷水之力奔腾而出,如天河倒灌,要将陆道人淹死。

    又有一法杖挥出,却是无数的木之傀儡,一个个都是普通人身高的六七倍,身体之上,有木质的纹理。

    嗖嗖嗖嗖嗖!

    这些木巨人猛烈跳跃,蹦得极好,好像大鸟一般的在空中滑翔,落到地面剧烈震响,手持木质的兵器,如木斧,木枪,木刀,木叉等等。一双眼睛,碧绿莹莹,凶残暴戾,看到陆道人如蚊蝇见到了鲜血一般的猛扑过来。

    哗啦!一个高大的木巨人最先杀到,手持木枪一枪击来,竟然到处都是幻影,枪身上散发出了一股类似木系真气的杀戮之气,把陆道人一下笼罩在其中。

    然后,他就死了。

    变成了木之灵气,融入到了五色华盖之上。

    “打爽了吧,也该到了我出招。”

    陆道人呵呵一笑,他的话还没说完,身子就已经到了姑姑身后,一脚踹出,姑姑便上天了。

    瞬杀大法!

    “好弱的法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