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三章朱孝廉

    一个书生,一个书童,一个强盗,外加一个老和尚。(书屋 shu05.com)

    还有远方一处画壁。

    所有的一切,都让陆云想起了画壁的传说。

    更确切的说,是一部电影。

    书生朱孝廉与书僮后夏在赴京赶考途中,遇上山贼孟龙潭大打出手,最终到了一座古寺,经由不动和尚劝说,三人和解。而朱孝廉在古寺里发现了一幅壁画,画中人宛若鲜活灵动。

    在凝望之时,朱孝廉被一个从壁画出来的仙女牡丹带进了画中的仙境--万花林。

    万花林里没有男人,生活着一群美丽的仙女,她们虽然各怀绝技,却受制于仙境统领“姑姑”的强权之下。

    在奇异的女儿国仙境之中,众多仙女在姑姑的管理下,过着单纯而顺服的生活,姑姑惟独不许她们与男人产生感情,而且对私自闯进万花林的男人也绝不手软。

    在仙境里,朱孝廉认识了继承者仙女芍药,在芍药的帮助下,朱孝廉躲过被姑姑发现的危险,顺利的返回人间。牡丹却被姑姑发现男人是她带进来的。

    其后朱孝廉回到原来的世界,发现壁画上的牡丹被处罚受苦,书僮告知壁画是一幅地狱图。

    朱孝廉出于义气打算重返“画壁”世界,于是在不动和尚的帮助下,朱孝廉连同后夏与孟龙潭进入仙境,最终经过一番激烈斗争,所有人都过上了幸福的日子……

    “还真是画壁!”

    陆道人想着遥远的记忆,一步跨出,到了那画面前,他便确认了自己的想法。

    放眼看去,但见画所描绘的尽是世外桃源风光,花丛楼阁之间,多有仙女肖像,发丝轻垂,或作拈花微笑状,或作樱唇欲动状,眼波将流,一派仙姿灵态,入得眼中,直摄人心魄。

    不觉之间,一股魅惑之意自画壁中而来,要侵袭陆道人的神念,教他沉迷画中,不能自拔。

    “有些意思!”

    陆云呵呵一笑。

    所有的魅惑之意,刹那之间全部消失。

    以他如今元神的境界,区区魅惑之意又如何奈何的了他?

    “我若愿意,我自然进去,我若不愿意,你不能强求。”

    陆道人淡淡出声。

    却在此时,有救命的声音传来。

    被绑了手脚的山贼孟龙潭一脸慌张的从外面跑了进来。

    而在他的身后,书生朱孝廉与书童气喘嘘嘘,也追了进来。

    见着淡然而立望画的陆道人,不由呆了一呆。

    无他,实在是陆道人的气质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普天之下,他就没有见过比面前这位道人还有气质的人。

    只这位道人站在那里,他就有一种感觉,似乎面前的道人就是这片世界的中心。

    没有人,可以忽视这位道人的存在!

    “晚生朱孝廉,拜见这位道长!”

    朱孝廉行了一个读书人的礼数,连追杀山贼的事,也放在了一边。

    追杀山贼这样的事,哪有拜访面前的高人重要?

    “朱孝廉?”

    陆道人看向书生,面上露着一丝笑意。

    这个画壁世界的主人公,长得和他的徒弟,美人鱼中的主人公刘轩真像,简直就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这也是他见着朱孝廉便有笑意的原因所在。

    像,太像了。

    简直就是同一人……

    “你是哪里人氏?”

    心中念头转过了许多,现实里依旧不过一个呼吸的时间,陆道人看着神似自家徒儿的朱孝廉,笑眯眯问道。

    “小生,杭州钱塘县人氏!”

    朱孝廉虽然有些好奇面前道人为什么问这样的问题,但他的心中,并不拒绝这样的问答,没有太多的犹豫,他便告诉了自己的家乡所在。

    “杭州,钱塘?”

    陆云微眯起了眼睛。

    这个地方,听起来有些熟悉啊。

    似乎是……白蛇传的男主角许仙的家乡。

    “你可认识一个名叫许仙的少年?”

    陆道人又问。

    “许仙,许汉文?道长也听过他的名字?”

    朱孝廉面上露出诧异之色,似乎很是好奇。

    “许汉文,本来与我等同在一起读书,只是他并不愿意考取功名,反而去了一家药铺去做学徒,这简直是……”

    朱孝廉叹息了几声,没有再说下去。

    不过,以陆云的境界,哪里还不知道朱孝廉心中想的是什么。

    仅凭着一鳞半爪,陆云便知道这个世界,读书人的身份是极高的。

    而一个读书人不去读书,反而从事药徒,在绝大多数眼里,这绝对是自甘堕落。

    在朱孝廉眼里,也是如此。

    不过看起来,朱孝廉与许仙有些交情,朱孝廉只能深表痛心,至于其他的话,他也不好在陆道人面前说出来。

    “你可知许汉文可曾成了家?”

    陆云想了想,又问。

    来到一个世界,总得知道到底在什么时候。

    而在这个世界确认时间最方便的方法,便是确认许仙有没有遇上白娘子……

    “道长说笑了,许汉文如今这般模样,做了药店的一个学徒,这要有哪家的大家闺秀嫁给他,怕是……”

    朱孝廉摇了摇头,否认了许仙的成家。

    好好的一个书生,自甘堕落,去做药徒,还成什么家?

    在他的眼里,许汉文如今最好的结果,是重新做回书生,考取功名。

    一但有了功名,其他的事还不容易么?

    当然,他知道,以许汉文的脾气,这一条道肯定不会走。他只能期望许汉文能够跟随药店大夫学些真本事,将来好养家糊口。

    现在成了家,只是累赘一个!

    “哦!原来如此!”

    陆道人看着书生朱孝廉的神情,又明白了一切。

    “没有成家的许仙,这么说,剧情还没有开始。”

    陆道人知道他降临白蛇传的时间线了。

    他的心中,淡然了许多。

    许仙还没成家,剧情还未开始,这便意味着他还有大把的时间。

    往后要做些什么,现在都可以规划一二。

    这个世界,他刚来,还是两眼一抹黑。

    有些充足的时间,还是好的。

    “道长如此关心许汉文,莫非他有什么特异之处?”

    朱孝廉好奇问道。

    “他可是会日蛇的男人,我会告诉你么?”陆道人心中幽幽出声。“不过,当我降世,一切,便说不定了。”

    他是变数。

    能混乱天机。

    万一许仙不娶白素贞了,那也不一定……

    “天机又混乱了!”

    便在陆道人说话的时候,三十三天外,一个炼丹的老头打了个哈欠,伸展了下懒腰。

    “莫非是又出现了什么变数,不应该啊,不过,那又关我什么事,该着急的是别人才对!”

    老头嘀咕了几句,又坐了下来,开始炼丹。

    炼丹,炼丹,世上还有什么比炼丹更让人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