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六十一章杀妖

    淮河上空,已有数人在相互拼斗,法力滚滚如洪,直冲高天,威势之大,惊天动地。

    杨戬随玉鼎真人到了这淮河上空,目光向下看去,下方诸人并非都是来自一处,那东首者两人,乃是来自截教一方的金光仙和乌云仙;旁边的三人,却是来自他们阐教,是他的师伯广成子、慈航真人和普贤真人。

    不远处,还有袒露大肚的光头道人,是西方教的弥勒道人,一个满脸苦涩,手持神幡者,却是同来自西方教的宝光琉璃王道人。

    虽然三教来人一共也只有七个,但这七个来人,都是成名已久的金仙。

    而被三教七个金仙围在最中央的,便是那搅动天下水患的太古水猿巫支祁了。

    只见半空中一头老猿,手持金棒站在空中,与七大金仙坚持。

    这头老猿一身白毛,毛发极短,不过嘴巴却很长,嘴唇微动,便露出满嘴的獠牙。

    他身躯雪白,体型极大,周身弥漫暴戾的妖气,残暴至极。

    “七大金仙,又能奈我何?”

    白毛老猿怪笑一声,他的手如同五根青蒙蒙的天柱,指甲如同刀片,向广成子切去。

    妖族的肉身天生强悍,比人族强了不知几多倍,并且这头巨妖赫然是金仙境界的修为,肉身之强,比起几位人族金仙来还要强横不知几多倍!

    再加上他的修为加持,一只手笼罩而下,即便是广成子,也已到达金仙之境,不得不暂避锋芒,一个退步,跨越虚空亿万里,脱离了巫支祁的大手笼罩。

    而原来广成子所立的那片虚空,已经被打成了灰蒙蒙一片,一道道空间裂缝在那里生出,散发出无穷吸引力。

    又有三色水光奔腾不休,环绕巫支祁周身,所过之处,破灭一切法!

    他赫然是以一人之力,独斗三教一众七大金仙级修士。

    那乌云仙舞动一柄大锤,上清仙光不断翻滚,凝练如同匹练。

    金光仙一手执长剑,剑光纵横如虹,另一只手执一面金镜,金镜镜光交错斗射。

    广成子仗剑悬空,掌托翻天大印,顶上一座黑黝黝的大钟,叮叮当当的响个不停。

    慈航真人衣衫飘动之间,轻轻托起一方羊脂白玉净瓶,道道光华四散冲飞。

    普贤真人脚踏七色莲台,双手吴钩双剑剑芒吞吐万丈,交织成网。

    弥勒道人金身耀眼,手抓着一黄布小袋,袋口微微张开,大有鲸吞万物之势。

    宝光琉璃王道人口念念有词,一方神幡弥天展开,遮天蔽日!

    只可惜,这么多手段,都没有奈何的了巫支祁。

    万般手段,遇着巫支祁顶上一片三色水云,尽数消散,而巫支祁手中金棍左支右挡,让几位金仙也无可奈何。

    “三光神水,这是巫支祁要以水之道证得大罗金仙么,难怪他敢乘此水患发动大劫?”

    天庭天宫之中,陆道人目望淮河水域,知晓了巫支祁的打算。

    这位上古水猿,修的本就是水之道,而且是这个封神大世界特有的三光神水水之道。

    三光神水,乃是由日光神水、月光神水、星光神水,这三种神水汇集而成。

    其中,日光神水,能够消磨血精骨肉,月光神水,则是能够腐蚀元神魂魄,至于星光神水,却是可以吞解真灵识念,三光神水合一,不仅霸道至极,而且是一种极为神奇的疗伤圣药。

    巫支祁这个太古水猿,眼见天降大水,为了彻底的凝练三光神水,不惜发动水患,为的就是借着这三光神水水之道突破大罗金仙之境,得大自在。

    不过他可能打错了算盘,如今的人间界早已经不是上一个巫妖纪元时期的情况了,人皇一声令下,人族大能一同出动,甚至那些玄门道德之士,也不介意灭杀水猿。

    因此这才还没多久,便有如此多的厉害人物一起打上门来。

    原先巫支祁以为这几个人也没什么了不起,毕竟,自他功成以来,便未逢过对手,便是那些成名已久的大妖也只是他的手下败将。

    却不想,这几个人不但法力精深,道术玄妙,更有许多威力强大的法宝,任凭自己如何攻打,也难以压服其一人,对其造成实质性的伤害,更别说各个击破了。

    广成子、乌云仙与弥勒道人等人,也自心叫苦不已,未曾料想,这巫支祁法力如此精深,自己七人联手齐上,更兼有灵宝助阵,还是被对方压在下风。

    即便是后来又有玉鼎真人上了,依旧不能拿下这头太古巨猿。

    “三光神水水之道么,倒也有些意思。不过,水之一道,我觉得我说了算。”

    陆道人屹立虚空之中,道了一个“水”字。

    便有漫天水之长河自虚空中涌现,所过之处,一切滔天洪水,哪怕奔流不息,要往低处流,要往平原流的洪水,全都被定住了。

    水之长河在,诸水皆定。

    即便是三光神水,也被这一道水之长河定住。

    随即,那水之长河按着陆道人的心意而动,径直融入到水之长河之中,为水之长河增添了一个分支。

    甚至,不止是一个分支。

    一加一,在这一刻并不等于二,而是三,乃至四。

    那三光神水水之道与水之长河作用,又生出更多的分支来。

    那赫然也是许多的水之道。

    这也是陆道人道一个“水”,实际出头的理由。

    这个理由,已经足够了……

    而这一幕,顿时叫巫支祁目眦欲裂,他一生修为几乎全都在这三光神水之上,如今失了三光神水,等于被废了大半的修为。

    他还如何突破大罗金仙,又如何敢如此猖狂?

    自己压箱底的神通骤然被破,巫支祁已经有了离开的打算。不过,早有广成子看出其中的变故,大手一伸,手中出现一个三寸大小的印章,心意微动,立时大如山岳,宛如半截天柱,灵气庞杂浓厚。

    氤氲化雾,仙音大作,符篆凸显出来,流转不定,亿万霞光缤纷闪耀,映射虚空,底部两个硕大的古篆,“番天”,携带着亿万钧之势,如崩倒的华岳山峦,重重砸落下来。

    印还未至,庞大的力量暴走,将底下虚空尽数封锁。

    这一刻,时空都在这番天印之下静止。

    这番天印乃是狂暴混沌之气,被元始天尊以无上法力炼制而成,其中蕴含部分元始的道理,落下之前,便将周围空间尽数锁死。

    广成子祭炼多年,才能稍加运用,是他的杀手锏!

    巫支祁先是被陆道人一个“水”字破了三光神水,如今哪里还能逃得了番天印,只是片刻,身体连带着体内的世界,都被打成了齑粉。

    世界灭,身体毁,纵然是一代金仙,随着体内世界的破灭,他的生命也走向了终点。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