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六章西夜古城

    陈教授做了一个梦。

    很长的梦。

    在这个梦中,他不再是垂垂老矣,而是回到了自己的少年时光。

    并没有参加什么乱七八糟的事,他只是按部就班的学习。

    教他学习的,是一个姓陆的先生。

    他也不知道陆先生到底叫什么,只知道他叫陆先生。

    陆先生很是博学多知,似乎这天地之间,没有什么陆先生不知道的事。

    这位先生,传授给了他很多知识。

    他的前半生,也是在陆先生的教导下成长过来的。

    从大学生到研究生,从研究室到博士生,再到后来的教授……

    历经了二十年,他已经成就了一名教授,享誉中外的教授。

    又过了二十年,他桃李满天下,人人敬重。

    再过了二十年,他读书学习,已经到了道的境界,就算是下墓地考古,仅凭着一身正气,便没有什么邪晦之物敢近身。

    直到了八十岁那年,他看着这天,若有所思。

    “原来,我是生活在梦境之中啊!”

    他醒了。

    醒来之时,大漠的天刚刚亮。

    东方已明。

    回想着这一个真实的梦境,他不禁有些恍惚,自语道:“真不是是蝴蝶梦我,还是我梦蝴蝶!”

    “蝴蝶是你,你亦是蝴蝶。”

    有陆道人呵呵笑道。

    这既熟悉又有些陌生的声音传来,陈教授的目光一转,面色陡然一变。

    梦中的那个陆先生,竟然与面前这个陆道人一模一样。

    “原来是先生!”

    他肃然一拜,按着梦里数十年一直形成的习惯。

    “你醒了!”

    陆道人呵呵一笑,也按着梦中最习惯的动作扶起了陈教授。

    梦中证道,梦中证道,陈抟老祖的这一门神功实在是恐怖。

    即便是在末法年代里,也可以磨砺人的精神意志,塑造出一个个大儒来。

    刚才便是他以梦中证道之术,让陈教授经历了一个不同现实的人生。

    至于陈教授梦中的他,自然是他的一个念头。

    到了如今,陆道人的一个念头也可以入别人梦境之中。

    种种玄妙,非一般人所能理解……

    一个念头,教出了一名堪称大儒的学生。

    而这个学生,亦被陆道人传了梦中证道大法。

    说不得未来的华夏,会多更多的大儒。

    这也是一件好事,也是陆道人做这件事的意义所在。

    现在种下一个大儒,未来可能长出一片大儒……

    “老师,天晴了,我们该去西夜古城了!”

    陆道人一旁,陈教授毕恭毕敬道。

    说出的话,却惊呆了周围一干吃瓜群众。

    什么时候,这道人居然成了教授的师父,他们怎么不知道?

    杨小姑娘更是美眸里泛着几分惊奇,如果她没记错的话,这位与她父亲是多年好友的教授根本没有道人这个师父。

    这又是怎么一回事?

    “那就走吧!”

    陆道人依旧淡然而立,点了点头,开口说道。

    梦境中他是陈教授的老师,现实里,他自然也是。

    这就是道理。

    说起来,这也应该算是他的第一次梦中证道。

    他的一个念头,随同陈教授一样,也活了七八十岁。

    而他的所有念头,都是二三十来岁的样子。

    时间的错乱感,真的很神奇……

    众人再怎么惊奇,还是上了路。

    白天的沙漠,另有一番景色。

    在上古时代,喜马拉雅山的造山运动形成了塔里木盆地,整个新疆的地形就像是一个大碗,碗中盛着一碗金色的黄沙。

    而他们如今,就在黄沙里浪。

    陈教授本来没有多少力气,不过睡了一觉后,他便有了很多力气。

    甚至要比许多年轻人还要有力气。

    “天朗气清,惠风和畅,仰观宇宙之大,俯察品类之盛,所以游目畅怀,足以极视听之娱。王羲之的话,有道理啊!”

    陈教授看着大漠茫茫,没有边际,要不是身后长长的足印,甚至都感觉不到自己是在不停地前进,有所感慨。

    “老师,你说这茫茫宇宙,真的只有我们地球才有人类么,地球之外,有没有外星人?”

    陈教授感慨着宇宙之大,思维发散到其他,不由自主的问道。

    他告诉过自己的学生,这世间可能有外星人,他却没见过,只是推测而已。

    “外星人啊,应该有。”

    陆道人想起了M76星系的奥特曼,与奥特曼作对的大怪兽,还有神域的北欧神众神们。

    “总有一天会找你们聊聊天的……”

    陆道人望天。

    天高远无比,上面挂着一颗大火丹。

    那是太阳,将无穷的光和热散发到地球之上。

    “什么时候,走出地球之外看看!”

    陆道人心中,一个个念头涌动。

    他脚踩大地,心向星空。

    脚下的沙丘忽高忽低,起伏的程度前所未有。

    队伍中的引路人说这些密集的沙丘下都是被黄沙吞没的古代城市,他引领众人走上最高的一个大沙山,指着南面告诉众人,那里就是中间站———西夜古城的遗址。

    向南方望去,沙海腹地的一片绿洲,尽收眼底。

    沙漠中的绿洲,就像是装点在黄金盘子上的绿宝石,远远看去,一座黑色的城池遗迹矗立其中。

    西夜城的遗址保存得相当完好,这座城的年代也比较晚,一直到唐末才毁于战火,遗弃至今。

    十九世纪初,德国探险家们发现了这里,把遗迹里的大部分壁画和雕像等有艺术价值的文物劫掠一空。

    沙漠中只剩下这座空城,最古老的孔雀河古河道,到此为止。

    由于城中从古到今,一年四季都有地下水脉通过,这里就成了沙漠中旅人的一处重要补给点。

    陆道人一行来到空城面前,赫然可见城墙是用黑色的石头砌成,有些地方已经塌陷风化,损毁得十分严重,只有当中的主城造得颇为坚固,还依稀可见当年辉煌的气象。

    一些油井工人、探险队、地质勘探队,路过此处,都是在主城中留宿,用石头把门挡住,就不用担心狼群的袭击。

    此时正值风季,这里除了众人之外,再没有别的人来,众人便在主城中找了间宽敞的屋子,点燃营火,吃饭煮茶。

    “这里有墓!”

    有胡八一观天象,淡淡出声。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