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四章那冥冥之中的意志

    陆道人决心和胡八一等人去一趟精绝古城。(书^屋*小}说+网)

    因为,他有一种冥冥之中的感觉,似乎去了没什么坏处。

    不仅没有坏处,还可能有好处。

    古老的中国地底之下,究竟蕴含着多少秘密,谁也说不清楚。

    亘古的神话,都被埋藏在了遥远的岁月长河之中,随着天地的变化,而被掩埋了起来。

    它们或许会永远消失,或许,也会因着考古探险的发现,而再一次显现于世间。

    比如鲁殇王之墓。

    比如这一次的精绝古城。

    盗墓,亦是寻宝。

    本质,并没有多少差别。

    陆道人便与胡八一,王凯旋等人一同出发了。

    在沙漠里行走,对于普通人来说,是一件极其糟糕而困难的事,一个不小心,便可能被流动的黄沙所吞噬。

    不过,对于陆道人而言,却是一件极为简单的事。

    任何流沙,都阻挡不住陆道人的眼。

    轻而易举的,他便得到了众人的信任。

    虽然,他并不是特别在意这种信任……

    “前方是一个古城遗迹,我们今日就在那里过夜吧!”

    某刻,胡八一眼前骤然一亮,对着身心俱疲的考古成员说道。

    这一次,与他随行的,简直就是拖油瓶,除了高龄教授,便是青年文弱学生,走了没多久,他们已经累了。

    好在前方有一个小小的古城遗迹,可以稍微休息一下。

    众人放眼望去,大部分建筑都被黄沙埋住了一多半,有的房屋已经倒塌,只有那段坚固的城墙高耸出来,风吹日晒,已不知有多少年月了,早已变成了和沙漠一样的颜色。

    胡八一带领着一众人等,陆续进入了一间大屋之中。

    至于陆道人,他依旧淡淡而立。

    似乎无论什么时刻,他都是一副淡然而立的模样。

    “这胡八一的队伍,整体素质不如吴邪、小哥一组啊!”

    陆道人看着瘫倒在地的一干队伍,念头任意涌动。

    吴三省,潘子就不用多说,就是吴邪,见识也无比丰富。

    至于小哥,更是淡然如他,身体之中的精血,有着诸般用途,邪魔不敢侵。

    而到了胡八一小队伍,此时如陈教授的学生叶亦心、陈教授的助手郝爱国等,进入屋中就躺在地上,拿出水壶就喝,其余的人帮手把陈教授扶了进来,双腿发软,一副疲惫不堪的样子。

    倒是胡八一,依旧龙马精神,拔了些房外墙下长满的沙蒿子,取出固体燃料,点了一小堆火,给大伙取暖。

    黑漆漆的古屋,被火光照亮,叶亦心突然跳了起来,头一下撞到了房梁,差点被磕晕过去,房梁上落下无数细沙,底下的人都没戴风镜,免不了被迷了眼睛。

    大伙一边揉眼睛,一边问叶亦心怎么了,发什么神经。

    只听叶亦心颤抖的声音叫道:“右边墙角躺着具死尸!”

    “死尸?”郝爱国边揉眼睛边问,“你个小叶,一惊一乍的干什么?咱们考古的还怕死尸吗?”

    叶亦心的眼睛也进了沙子,捂着撞到屋梁的头顶道歉:“对不起,郝老师,我……我就是没想到这屋里会有死人,思想准备不充分……对不起对不起。”

    “……”

    众人也不好多加责备。

    往墙边查看,果然是有具人类的尸骨。

    沙漠中气候干燥异常,看不出死了多久,只剩下一副白骨,被黄沙埋住了一小半,大部分还露在外边,冷眼一看,还真是挺吓人的,怪不得吓得叶亦心跳那么高。

    考古队的成员,都是经常跟古尸打交道的,也没有人害怕,只是对这具人骨死在这里多少有点疑惑。

    沙漠中的死者很少会腐烂,多半都是被自然风干成了木乃伊,可是这副白骨身上半点皮肉都没有,说不定是让沙狼给吃光了。

    不过陆道人却是知道,这尸骨,是被地底之下的行军蚁给吃了。

    神识微微往地下一钻,他便看到了密密麻麻的行军蚁。

    不可计数。

    粗粗算来,也要几十万只。

    陆道人站在地上,看到了地下几十万只行军蚁。

    每一只都是漆黑的身体,红色的尾巴,红黑相间,如绝堤的潮水一般连绵不绝。

    辣眼睛。

    的确辣眼睛。

    若是有密集恐惧症的人看到,一定会勃然色变,随即恐惧无比。

    一只行军蚁,轻轻易抹杀。

    踩一脚就可以杀了。

    但几十万行军蚁,可就成了一件杀器。

    就算是有狮子老虎大象,遇着这么一群行军蚁,也只会死无葬身之地。

    就算是拥有机关枪,手榴弹的现代人,遇着这么多行军蚁,也未必能讨得了好。

    当然,对于陆道人而言,并不是什么难事。

    他的心意动,便有一个念头蹦蹦跳跳落入地下,到了数万行军蚁的最中央,蚁王的所在,开始与蚁王嘀咕了起来。

    嘀咕了一会儿,那蚁王似乎感受到了冥冥之中的意志,开始按着冥冥之中陆道人的意志,往远方撤离而去。

    不到一刻钟,已经消失的干干净净。

    陆道人并没有杀这些行军蚁。

    没必要杀,也懒得杀。

    虽然,若是他愿意,只是天书土之道的事情。

    将方圆数里之内所有土地凝固成一个密不透风,比钢铁还要坚硬的板块,行军蚁们,自然会死去。

    但没事踩蝼蚁,总没有多少意思。

    他在和蚁王交流,告诉蚁王该做什么。

    蚁王听懂了,便撤离了……

    它感受到了冥冥之中陆道人的意志,只好撤离。

    一场小祸事,便免除了。

    而此时地面之上,胡八一和王胖子正在收拾墙角那具遇难者的人骨。

    尸骨在那儿,屋里的人也不太舒服,睡觉前,先把这具人骨埋了比较好。

    挖了没几下,工兵铲就碰到了石头。

    胡八一觉得有些古怪,这屋子很高,几百上千年吹进来的黄沙堆积得越来越高,怎么才挖了几下就是石头?

    拨开沙土观看,那石头黑乎乎的,往两侧再挖几下,却没有石头。

    郝爱国等人见了,也凑过来帮忙,一齐动手,挖了半米多深,细细的黄沙中,竟露出一个黑色石像的人头。

    这人头足有常人的两个脑袋加起来那么大,眼睛是橄榄形,在脸部的五官中比例太大,显得不太协调。

    头顶没有冠帽,只绾了个平髻,表情非常安详,没有明显的喜怒之色,既像是庙里供奉的神像,也像是一些大型陵寝山道上的石人。

    “这是巨瞳石像!”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