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章绿巨人?

    陆道人杀人,向来千变万化。

    他能一拜拜死血尸,亦能一眼看死血尸。

    甚至,他放一滴血,也能烧死血尸。

    他身为武道大宗师之上的存在,即便是一滴血,也不是小小邪魔所能承受的。

    血尸,或许在他人眼里恐怖无比,但对于陆道人而言,不过是蝼蚁,想怎么拿捏就怎么拿捏!

    而这,又让围观的吃瓜群众一阵震惊。

    即便是小哥,也不例外。

    他自以为连他都可能对付不了的血尸,就这么还没成型就死了!

    被人一眼看死了!

    他这是遇到了什么高人……

    呆了好一会儿,众人才醒悟过来。

    血尸没了,玉俑归陆道人了,不知道还有没有其他的宝贝。

    吴邪眼尖,一眼就看到彩绘漆棺棺材后部的一只紫玉匣子,说:“你们看,这里有只匣子。”

    众人看了过去,棺椁后面的确有一个紫金匣子。

    紫玉就是紫水晶,一般用来做附身符和辟邪之物,很少有人用来做匣子。

    这个匣子,看样子是用整块的紫玉挖出来,十分的罕见,紫玉不善琢磨,所以这盒子上面什么图案都没有,只在合盖处镶了一道金边。

    看它放的位置,应该是当这尸体的枕头用的。

    一般玉枕已经很珍贵了,紫玉的更是价值连成,恐怕当时的皇帝都没有这种待遇。

    盒子没有锁,打开一看,里面是一卷镶金黄丝帛,这东西的纤维里镶嵌着金丝,保存的非常好,展开一看,左起一行写了“冥公殇王地书”,然后边上密密麻麻都是小字。

    小主角吴邪看了一会儿,嘿嘿一笑,道:“这帛书上的字,我能认识一些!”

    “那还不赶快说!”

    吴三省翻了个白眼,做了一个要踹吴邪一脚的姿势。

    吴邪也不兜着了,开始说了起来:“这些字,主要记载了其中最主要的两件事情。

    第一件事情是鲁殇王得到鬼玺的经过。

    他二十五继承了父亲的官位,为鲁国的军队盗掘古墓,出黄金以凑军饷。

    有一次,他进入了一个不知道年代的墓穴,那棺材里躺的竟然是条巨蛇,躺着一动也不动。

    鲁殇王胆子非常大,他心说巨蛇卧棺,肯定是妖孽,一刀就把这蛇给剁了,强行下令下去把这蛇给开膛破肚,结果,从那蛇肚子里刨出来一只紫金盒子。”

    吴邪念到这里,不由一楞,难道他放在包里的那只盒子,就是蛇肚子里剖出来的?

    “别停,继续说!”

    吴三省催促道。

    “哦!好!”

    吴邪点了点头,又说了起来:“那鲁殇王对这盒子也没放在心上,只当是被蛇吞进去的,后来晚上睡觉的时候,他就梦到一个白胡子老头,问他:“问什么要杀我?”

    鲁殇王平时非常暴戾,没少杀人,杀了就忘,也不知道这个老头是谁,说:“想杀就杀!”

    那老头突然就变成一条巨蛇来咬他,谁知道那鲁殇王凶的要命,在梦里又一刀把那蛇给砍伤了,然后一脚踩上去,就要砍那蛇头,那蛇突然就开头求饶,说自己的肉身已经被他杀了,如果魂魄再被他杀了,就永不超生了,如果他放他一马,就传他两件宝物,可以使他位极人丞。

    当时盗墓的军官,虽然隶属于皇帝直接管理,但是地位很低,而鲁殇王自视非常之高,这个条件对他非常的有吸引力,就答应了。

    那蛇就把怎么开他肚子里那只紫金盒子的办法告诉了他,还传授给他里面宝物使用的方法,那鲁殇王听完之后,“深得其中之妙”,心里觉得此事只应天知,不可传于天下,一刀就把那蛇头剁了下来。”

    “这鲁殇王也太狠了!”

    读到这里,小主角吴邪撇了撇嘴。

    “那一个宝物肯定是鬼玺,那另一个是什么?古籍里从来没提到过,会不会就是这个玉俑?”

    王胖子好奇问道。

    “应当是我们刚进门之时,两个恶面鬼雕像手里的宝物。”

    陆云淡淡出声。

    “啊!”

    王胖子当场就扑了出去。

    他已经知道陆道人拿了鬼玺,却没有拿与鬼玺相并列的鬼爪,这一下,他就要奔出去寻找鬼爪。

    “不用找了。”

    小哥淡淡开口,伸手一招,正是那鬼爪。

    “啊,怎么落到了你的手里!”

    王胖子垂涎三尺,恨不得夺回来。仔细想了想,他还是放弃了。

    “接着说!”

    吴三省也有些诧异,却示意吴邪继续说下去。

    “接下来的几十年,他凭借那两件宝物,无往不胜,无论是打仗还是朝政,战无不克,风光一时。

    但是到了晚年,他的身体出现了很多顽疾,他感受到了死亡的来临。

    这时,他就去向他的军师求教。

    他的军师是一个铁面先生,精通命里风水,说出了上古玉俑可以使人返老还童,长生不老的秘密,立刻让鲁殇王心动。

    他动用3000多人,花了半年时间,找到了玉俑。

    随即,鲁殇王按照铁面先生定下的全部计划,吃了假死药,在王面前假死脱身。”

    “只是……”

    吴邪读着鲁殇王的过往,好奇道:“这上面提到的军师,铁面先生,似乎也是个人物,只是没有说是什么结局,难道为鲁殇王陪葬了?”

    “这种人非常聪明,应该早就料到,鲁殇王会杀人灭口,应该不会愚忠的为他陪葬。”

    吴三省摇了摇头。

    小哥在一旁淡淡道:“他当然不会,因为到最后,躺在玉俑里的,早就不是鲁殇王,而是他自己。

    “什么?”

    王胖子满是惊诧道:“你是说,玉俑里的不是鲁殇王,而是那个铁面先生?”

    小哥点了点头,淡淡道:“这位铁面先生处心积虑,不过是为了借助鲁殇王的势力,完成自己的长生梦想而已。

    后来铁面先生放火烧死了自己一家,找了一具假尸体冒充自己,玩了个瞒天过海。

    在鲁殇王入葬后,他潜入墓穴,将毫无抵抗能力的鲁殇王拖出玉俑,自己躺了进去。

    鲁殇王苦心经营,结果却为他人做了嫁衣裳,恐怕他自己怎么也料不到的。”

    “原来是这样!”

    众人终于明白了事情的前因后果。

    “今日之事圆满解决,本座也要前往他处,便送你们三道符咒,关键时刻可救你们三次性命。”

    陆道人得了玉俑,念头微动,想了想,一指伸出。

    便有三道有形的符咒落到了吴三省的手里。

    随即陆道人伸手一挥,众人便已经离开了地底,来到了地面上。

    “多谢前辈大恩大德!”

    吴三省重重开口,面色大喜。

    他知道,自己是走了大运了!

    三道符咒,可就是三条命啊!

    “你们好自为之!”

    陆道人悠悠出声,放出了神兽穷奇,放歌而去。

    行了不到一百里,他的面上,陡然露出几分玩味的神情。

    他的目光,看向了西方。

    “绿巨人,来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