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九章玉俑

    聊斋世界,别的没有,各种各样的狐狸精还是有的。

    陆道人曾经与辛翁有过交谈,听说过青眼狐尸这样的事。

    而在这漫威位面,也有这样的事,不得不说是一种极大的巧合。

    当然,这些事在陆道人眼中,都是小事。

    他并不怎么感兴趣。

    就如潘子,大奎等也不感兴趣。

    他们都只将青眼狐尸的事当做闲时的谈资,而将更多的兴趣放在了女尸与男尸的身体之上。

    男尸的手上,有一个紫金盒子,而女尸的嘴里,有一枚钥匙。

    这,或许是宝物。

    陆道人心意一动,那钥匙与紫金盒子便到了陆道人眼前,被陆道人一挥,又到了小主角吴邪手里。

    “这个小玩意,我用不到,送给你们吧。”

    陆道人淡淡出声,往前走去。

    他自是知道,这里面是什么东西。

    里面是蛇眉铜鱼。

    蛇眉铜鱼——记录着秘密的物品,记录秘密的人是汪藏海,通过雕刻技术在鱼纹中,藏有女真文字,记录的内容,是他被万奴王虏去修亡陵的一些事情。

    其中最关键的内容,是他发现的万奴王的真相——来自地底的怪物。

    蛇眉铜鱼一共有三条,分别被汪藏海放在三个风水宝地。

    神秘归神秘,却丝毫无法吸引陆道人的心神。

    陆道人的心神,已经到了不远处埋葬鲁殇王真正的棺椁之中。

    他往前走去,大地层层裂开,他便看到了一只用铁链固定的巨大青铜棺椁。

    那是一具精致的镶玉漆棺,上面镶满了玉石,这些玉石排列的十分工整,分菱形和圆形两种方式排列,概括了天圆地方这么个说法,而在玉嵌套棺里,还有一只彩绘漆木棺。

    “原来真正的棺椁在这里。“

    巨大的动静早已经惊动了诸人,吴三省看着这一幕,发出惊叹之声。

    总算是寻找到了他们的最终目标!

    “好家伙,这么大的棺材肯定值老钱吧?这下子总算没白来!“

    大奎也是欣喜不已,笑个不停:“妈的,这么多玉,这下子横着走都行了!”

    吴三省拍了一下大奎的头,说:“值钱值钱,你别他娘的老惦记着钱,这东西就算值钱你也搬不走,和你说了多少边了,这叫棺椁,不是棺材!别他娘的老是丢我的脸!“

    大奎翻了个白眼,嘴上却急忙称是。

    宝贝在前,他可不想和三叔斗嘴。

    反正,也说不过。

    却在此时,棺椁突然自己抖动了一下,从里面发出一声闷响。

    众人顿时色变。

    “这里面,不会有什么粽子吧,三爷,我看这棺椁,我们还是不要开了吧!”

    一见着动弹了一下的棺椁,大奎有如惊弓之鸟,立刻后退,往陆道人身旁靠去。

    “放…屁!别他妈的在这里给我胡扯,都已经到这个地步了,难道还把棺材板给他盖回去?”

    吴三省骂了一声,摸出黑驴蹄子夹到掖窝里,又对吴邪做了个手势,准备强行破棺。

    小哥在一旁看的无趣,一刀下去,便将棺椁一刀两段。

    他的出手迅速无比,乍一看,有几分武林高手的风范。

    众人便看到一个浑身黑色盔甲的人,从棺材里坐了起来,他的胸口竟然还在不停的起伏,好像还有呼吸一样。

    “这……这……这东西好象是活的!”

    大奎大吃一惊,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样。

    吴三省却突然凑到尸体眼前,看尸体身上的盔甲,惊讶的嘴巴都合不拢,指着那黑色的盔甲说:“这…这不是玉俑吗?我的天,原来这个东西真的存在!造化啊,我吴老三倒了这久的斗,终于……终于让我找到了一件神器,那是玉俑啊。”

    “玉俑是什么?”

    吴邪依旧是一脸的懵逼。

    “你知道么,只要穿了这个东西,人就会返老还童,你看到了没有,这是真的!这具尸体就是证据!”

    吴三省内心里全是激动。

    王胖子也看的眼睛都直了,说:“真没想到,秦始皇都找不到这东西,原来在他身上。那个什么三爷?你知道这东西怎么脱吗?”

    “这……”

    吴三省正要说话,脑中一点灵光一闪而过,他突然想到了什么。

    这玉俑,根本就不属于他,而是属于道长前辈的!

    他也真是的,刚才一激动,居然忘记了道长前辈!

    要知道,这玉俑已经是这次大墓里的最后一件宝贝,也是压轴的一件宝贝,不仅可以叫人起死回生,也可以让人青春永驻,乃是神物中的神物。

    也只有这等神物,才能够吸引如道长前辈这样的高人!

    想必,这玉俑,就是道长的目标所在。

    他居然先前想着拥有!

    不应该,真是不应该!

    念头转过,他的心头清楚无比,恭谨道:“道长请!”

    “你倒是有心了!”

    陆道人微微一笑,对吴三省有些赞许。

    这个人,有几分做人的道理,知道什么该拿,什么不该拿。

    这样的人,才可以活的很好,而不是愚蠢的死去。

    他这次来所为的就是玉俑,若是让别人拿走了,岂不是会让他生气?

    陆道人生气,后果很严重!

    现在却是正好,吴三省会做人,也懒得他动手了。

    “可惜啊可惜!”

    吴三省一亮态度,众人立刻醒悟了过来,王胖子站在一旁,连连叹息。

    他倒没有起什么坏心思。

    连他的命都是陆道人救的,陆道人更是心意一动有白云生,托住了做自由落体运动的他。这样的高人,他可惹不起,哪里会起坏心思?

    他只是有些遗憾。

    见到了神器玉俑,却不属于自己,如何不可惜?

    “这件玉俑,我收下了。”

    陆道人悠悠出声。

    他的目光,更多看向了小哥。

    其他人,自然不会对他有什么威胁。

    小哥也不会有。

    不过,他却知道小哥对玉俑似乎有些不喜。

    果然,只听得小哥淡淡出声:“上一个棺椁里被道长拜死的血尸就是这玉俑的上一个主人,鲁殇王倒斗的时候发现他,把玉俑脱了下来,他才变成现在这个样子。进这个玉俑,每500年脱一次皮,脱皮的时候才能够将玉俑脱下,不然,就会变成血尸。现在这具活尸已经有3000多年,若是解开玉俑,里面的活尸马上起尸,道长可能破解?”

    “易如反掌!”

    陆道人呵呵一笑,看了玉俑一眼。

    其中的活尸,灰飞烟灭。

    场中,便只剩下了玉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