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四章我说,要有火

    积尸地。

    也就是积聚尸体的地方。

    由尸洞行到积尸地,豁然开朗,变成了一个十分巨大的天然岩洞,水道也变成了岩洞里的一条河水。

    水道两边的浅滩上,全是绿幽幽的腐尸。

    最靠近里面的一排一排的骷髅十分整齐,应该是人为堆在这里,而在外面的就比较凌乱,特别是河道边上的,什么动作的都有,还有很多没有完全腐烂的尸体。

    这些尸体上,不无例外的都有一层灰色薄膜一样的东西,就像保鲜膜一样紧紧包在他们身上。

    不时有几只巨大的尸蹩从尸体里破出来,这些尸蹩都比普通的大上四五倍,一些小尸蹩想来分羹,刚一爬到尸体,那大尸蹩就一敖把小的咬死,吃下去。

    光芒照耀之下,这一切,都被看的很清晰。

    “这些尸体大部分是从上游飘下来,然后在这里搁浅的,大家小心,看看四周有什么奇怪的东西!”

    吴三省感受着空气中的味道,若有所思,叫众人提高警惕。

    这里,按着他的分析,阴气极重,容易出现邪物。

    ?“你们看!”

    大奎眼尖,一指一边的山壁。

    那里有一只绿幽幽的水晶棺材,镶嵌在这几乎垂直的洞壁半空,里面有一具穿着白色衣服的女尸。

    ?“那边也有!”

    潘子一指另一边,赫然可见在另一边的山壁同样的位置上,也有一具水晶棺材,但是,这一具,却是空的。

    “这具尸体到哪里去了?”吴三省倒吸一口凉气。

    “难道是个粽子?”大奎问道。“三爷,这地方不应该有粽子啊?”

    “你们都注意点,如果看到有动的东西,什么都别问先放一枪!”

    三叔说,一边警惕的看着四周。

    这个时候,河道方向一转,绕过了一堆尸骨,大奎哇一声,吓的倒在船里。

    大家定睛一看,只见一个白色羽衣的女人,正背对着他们,黑色的长发一直披到腰,看她的衣带装饰,似乎是古时候的。

    吴邪咽了口吐沫,说道:“刚才那棺材空的,原来尸体在这里呢——”

    ?“停——停——船——”

    吴三省擦了擦脑门上的汗,“大奎,把包里的黑驴蹄子拿过来!这恐怕是千年的大粽子了,拿那只1923年的蹄子,新的怕她不收。”

    说了两遍,阿奎都没有动静。

    回头一看,阿奎已经口吐白沫,在那儿抽搐了。

    “黑驴蹄子,又有什么用?”

    陆云在一旁看的好笑,微笑出声。

    “黑驴蹄子是对付僵尸的,这家伙恐怕不是僵尸,让我来。”

    小哥在一旁,酷酷开口。

    他从包里取出一杆长长的东西,松开东西上的布,里面是一把乌黑的古刀,看样子还是乌金做的。

    他把古刀拿出来,就准备放血。

    “一言不合就放血,也太不珍惜自己的精血了!”

    陆道人呵呵一笑,用手按住了小哥的动作,随即悠悠道:“看我一眼看死她!”

    这只小鬼,对于普通人,如盗墓者而言有些厉害,但在他的眼里,就是蝼蚁一只。

    说看死,他绝不动手。

    “前辈且慢,她只不过是想借我们的阳气,出这个尸洞而已。这个尸洞阴气太重,将她束缚在了这里。”

    小哥急忙出声,比之往日多了一分人类的情感。

    似乎是他能够感受到女鬼的想法。

    又似乎是他知道面前的前辈能够一眼杀死这个女鬼。

    他因此而求情。

    陆云微微有些诧异,又有些好笑。

    小哥终于不淡定了,因着一只女鬼而不淡定了……

    “一只女鬼而已,可杀,也可不杀。只是,若是得知你出了这个尸洞后为祸四方,我一定让你神魂俱灭!”

    陆云淡淡出声,目光看向了女鬼。

    目光所过之处,虚空生电,发出噼里啪啦的爆鸣声,所谓的阴气,在这目光的照射下,烟消云散。

    众人心惊,立刻知道这位前辈所说的都是真理。

    若这位前辈真的要杀女鬼,真的只需要看一眼!

    虚空生电!

    “虚空生电啊!”

    吴三省内心里想着这个词,感慨不已。

    这样的境界,估计只有古籍里的几位前辈高人才可能达到,而他们今日竟见到了。

    真是不枉此行!

    而此时,那女子竟然跪了下来,对着陆道人磕了几个头,似乎是感谢陆道人的不杀之恩。

    随即,飘离了古洞。

    尸洞中的阴气,被陆道人一眼看没了,她自然可以离开了。

    “积尸之地,也没有必要存在了!”

    陆道人瞥了一眼已经经过的积尸地,眉头微皱。

    “我说,要有火!”

    于是,便有火起。

    火起于虚无缥缈之间,随即成燎原大火,笼罩整个积尸地。

    所过之处,一切灰飞烟灭。

    即便是河流,也不能灭火。

    此火,名为三昧真火,凡水不能灭……

    火烧一刻钟,积尸之地,从此消失世间。

    而此时,众人早已经出了尸洞,来到了一山村之中。

    天色已晚,众人便休息一夜。

    陆道人没有休息的习惯,坐在高空里看月亮。

    而小哥与吴邪,则睡在一间房里,交流着什么……

    一日转瞬即逝,第二日,又是一个晴朗天气。

    众人吃饭完毕,便雇佣了一个村里的小娃娃往目的地走去。

    走了两个多小时的山路,小娃娃一指前面:“就到这了!”

    众人看去,前面有一个被泥石流冲出来的山沟沟,大家就站在一条山脉和另一条山脉之间。

    这峡谷很长,雨季的时候应该是条河,但是给泥石一冲,又加上这几个月干旱,就剩下中间的一条浅溪。

    这两边的山都很陡,根本不能走人,而前面的河道,已经被山上塌方下来的石头堵住了。

    吴邪拍了拍小娃娃的头,笑道:“回去玩去吧!”

    那娃一伸手,“来张50的!”

    吴邪一愣,什么50的?

    三叔哈哈大笑,掏出张100的人民币给小娃娃,小娃娃一把抢过来,蹦蹦跳跳的就跑了。

    吴邪失笑道:“现在山里的小子,也这么市侩。”

    大家都失笑摇头,二话不说就开爬,前面的石头还不算松动,一会儿功夫,大家就翻了过去。

    抬眼望去,塌坡后面是一片峡谷,到后面就慢慢都是树了,到了远处,是一片茂密的森林。

    “正是这个地方!”

    吴三省露着一副盗墓专家的模样,面有得色。“我敢肯定,就在这里挖!肯定有收获!”

    他招呼着几个伙伴,就要用工兵铲去挖。

    “我说,开!”

    便在此时,陆道人悠悠出声。

    话语落下,众人身前的土地自动裂开,似乎是能听懂陆道人的话。

    陆道人让土地裂开,土地只能裂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