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三章我说,要有光

    清风徐徐,水波不兴。

    今日的天气不错。

    陆单人站立船头之上,淡然而立。

    他的身旁,小主角吴邪正拿着一数码相机,对着远处的风景拍个不停。

    远处的风景,的确极好,两边山势陡峻,山峦叠起,简直美不胜收。

    众人说说笑笑,有着闲情逸致,似乎不是来盗墓,而是来旅游的。

    只是,当一个河洞出现在大家面前时,众人的面色方才有些变化。

    他们本以为河洞是一个大溶洞,实际一看,却只是一个“窟窿”,宽度刚比这船大了十个公分。

    最不好的是河洞的高度,人只有低下身子,才能进去。

    潘子骂了一声:“我靠,这洞也太忒寒颤了。”

    而随着船进入河洞,周围马上变得一团漆黑。

    他打开矿灯,一路向前照去,只见四周的洞壁光滑潮湿,泛着奇异的绿色,好象长了一层青苔。

    ?“三爷,这洞不简单啊,好象是…是盗洞啊!”

    吴三省伸手摸了一把洞壁,“操他奶奶,还真是盗洞,古圆近方,有不少年头了。”

    小哥突然一摆手,轻声叫道:“嘘,听!有人说话!”

    众人都吓了一跳,凝神静气,只听悉悉蔌蔌的声音从河洞的深处传来。

    这些声音非常的空灵,经过洞穴的回声处理,给人一种非常奇妙的感觉。

    有一同跟随而来的,如小主角吴邪,他的手心,已经不知不觉开始冒出冷汗。

    “世上最恐怖的事,无非是未知,只有未知的事,才会让人内心不安。”

    陆道人见着众人一副如临大敌,神经崩的老紧的模样,微微一笑,看向了前方。

    “我说,要有光!”

    陆道人想着传说中的上帝,悠悠开口。

    这一句话,他也会说。

    话音落下,有一点光起于虚无之间。

    随即迅速扩展,笼罩向整个尸洞。

    众人便看到了无量光。

    驱逐了洞中的黑暗,也驱逐了人心的惶恐。

    所有人,在这一时刻,在光明笼罩尸洞的一刹那,内心里没有了任何恐惧。

    光天化日之下,他们有什么可怕的!

    而借着无量光,他们也看清楚了水中的东西。

    那是一群黑忽忽的虫子,很大,很黑,看起来有些小狰狞。

    “我有密集恐惧症,我还是不看了!”

    潘子看了一眼,便不想看第二眼。

    太多了,太多了,真让人瘆得慌。

    当然,却不是畏惧。

    “原来是一些龙虱!果然如道长前辈所言,未知的,才是恐怖的,一旦显露身份,也没有什么可怕!”

    吴邪在一旁若有所思。

    若是在黑暗里,他的确可能会畏惧。

    但是在光明的笼罩下,一大团水虱子,没什么大意思。

    “这不是龙虱,这是尸蹩。”

    吴三省到底知道的更多,他认出了那些黑虫的来历。

    “尸蟞?”

    吴邪一愣。

    ?“这种虫子是吃腐肉的,有死物的地方就特别多,吃的好就长的大,看样子这上游,肯定有块地方是积尸地。而且面积还不小。”三叔看着远处亮如白昼的尸洞,若有所思,也不知是在考虑什么。

    ?“那这东西咬活人不?”大奎怯怯的问。

    ?“如果是正常大小的,那肯定不咬人的,但是你看这只的个头,它咬不咬人我还真不能肯定。”

    吴三省摇了摇头。

    “无妨,只管走就是了!”

    陆道人悠悠开口。

    说出的话,自有一股镇定人心的作用。

    众人的内心,陡然镇定了下来。

    有这位道长前辈在,他们还怕什么?

    没见道长前辈一出手,便创造了无量光么?

    这种本领,实在是匪夷所思,已经超出了他们的想象!

    也只有传说中的上帝,才可能做到!

    他们,又有什么不放心的?

    一干人继续前行。

    不过,没走多远,洞的深处有怪声传来,好象无数小鬼的窃窃私语一般,吵的众人心烦意乱。

    “闭嘴。”

    陆云淡淡出声。

    说话的话,化作有形的力量,封印了数里之外一只小虫。

    陆道人又是伸手一招,那小虫便来到了陆道人身前一丈处,被暴露于光天化日之下。

    几个大男人睁着眼睛,瞅着这个小虫。

    “刚才的声音,就是它发出来的?”

    吴邪好奇道,好奇的看着被禁锢在虚空中的小虫。

    这只虫子的尾巴上,有一只拳头大的六角铜制密封的风铃,不知道什么时候植进去的,已经铜绿的一塌糊涂了,那风铃的六面,都刻着密密麻麻的咒文。

    “应当如此!”

    吴三省一见到这小虫,这风铃,他的心神便不自觉投入其中,恨不得拿过来研究研究。

    所谓一见钟情,讲的便是这样的事……

    “你喜欢的话,送给你好了。”

    陆道人挥挥手,那被封印的小虫就到了吴三省面前。

    “多谢前辈!”

    这一下,吴三省是喜不自禁,没想到他居然会得到这样东西。

    不过一想,又觉得在情理之中。

    这样的风铃,在他眼里有如珍宝,却在前辈的眼中,一文不值。

    他们的境界差距,实在是太大……

    也不知这位前辈这次来此地,是要寻些什么东西……

    “三叔,你看这边上的洞壁,都是整块的石头,古时候的倒斗先人,到底怎么挖出来的啊?就算是现在,没几百人恐怕也挖不出这么深的洞穴。”

    便在此时,吴邪看着四周的洞壁,开口问道。

    “你看这洞这么圆,年代十分久远。估计当年挖这个洞的,肯定是官倒,就是专门倒斗的军队,看样子,我们要找到地图上所标的墓穴,恐怕没想的那么容易。”

    吴三省刚得了小虫,喜不自禁,本不想去瞩目别的,随意瞄了一眼洞壁,却被吸引住。

    “古时候曹操手底下,就有摸金校尉一职,管理的就是专门倒斗的军队。他们为曹操挖坟掘墓,赚取金钱,供养军队。”一旁的潘子补充道。

    陆云闻言,呵呵一笑。

    说起来,在无穷三国位面之中的某一个三国位面里,曹操,还是他的徒弟……

    也没听过曹操手下有摸金校尉……

    他只知道,曹操是他新朝的大忠臣……

    摸金校尉,是这个世界的事。

    “你看人家一个军队来,挖了这么长的洞,难保这东西已经给人家搬光了!我看,说不定我们进去的时候,连块棺材板都没。”

    这是潘子在对老祖宗们发抱怨。

    前人吃饱,后人饿死。

    盗墓的世界,就是这个道理。

    吴三省闷哼一声,道:“如果这斗已经被人盗了,那我们也无话可说,但是你要知道,这河洞在那地图上,是确确实实存在的。也就是说,这个盗洞,在墓主人下葬的时候已经有了。这盗洞的年月,应该在我们要找的古墓之前。

    而且这一带肯定不止一个墓穴,谁知道这个盗洞,是盗哪个的时候挖的。”

    “那就是说,我们现在所遇到的一切,包括巨大的尸蹩,六角青铜风铃的年月,他们的主人,可能比战国还要早?”

    吴三省摇摇头,“我更关心的是,为什么我们找的这位墓主人,要把自己的墓地,设在一个已经被盗的墓穴的周围,这个,不是犯了风水的大忌吗?”

    “积尸地到了!”

    却在此时,小哥淡淡出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