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章刘轩的新身份

    东方的铠甲,蕴含着一丝丝道意。

    而这样的铠甲,正是作为道人的陆云所喜欢的。

    他不由赞叹出声。

    而这样的的话语传出,却让炎龙侠为之一惊。

    他不是已经使用了禅定印么,怎么还有一个人没有被定住?

    要知道,像他们这样可以召唤铠甲的人,并不怎么希望他们的事迹为外人所知晓,外人知道的越多,带给他们的干扰乃至危险也就越大。

    这也是他用出禅定印的原因之一。

    却不想,往日里可以定住一切的禅定印,今日却失去了作用。

    他的目光,不由自主地看了过来。

    一个年轻道人出现在了他的视野之中。

    见着那一身古人的打扮,他的内心,不由升起了一个念头:

    莫非是遇到了同类中人?

    要知道,教他修行的,也是一个道人打扮的老者,而论气质,那个老者甚至还要逊于这个道人一筹。

    他看着这年轻道人,内心里下意识便生出了许多好感,只觉得面前的道人实在是太帅了,太有气质了……

    “小友莫要紧张,贫道太元道人,见过炎龙铠甲。”

    陆云轻飘飘走出,沿着虚空之地,拾级而上。

    似乎这面前的空气,并不是空气,而是有着一层层看不见却真实存在的台阶。

    只这一手,便让炎龙侠内心为之一动。

    面前的道人,竟然能够凌空虚渡!

    虽然他穿着铠甲,也能够做到,但面前的道人,是凭借着自身的力量!

    而他,若是没有这铠甲,根本不能飞起来。

    一时之间,他微微皱眉,对于突然出现的道人的心思,有些拿捏不准。

    “不知前辈有什么事?”

    钢铁交击般的声音从炎龙侠口中发出,炎龙铠甲站立原地,开口问道。

    “也没有什么大事,只是我的这一个徒弟,与你们有些缘分!”

    陆云呵呵一笑,缓缓开口。

    “缘分?什么缘分?”

    “他应当便是你们寻找的风鹰侠。”

    陆云指着新收的徒弟刘轩,朗声言道。

    “他?前辈怎么知道?”

    炎龙侠愈发的迷惑。

    他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困惑过。

    面前的道人似乎知道他们的一切。

    而他,却根本不知道这位道人姓甚名谁,来自何方。

    他只知道的,是这位道人应该是一位极其强大的修行者。

    “到了你们的基地,自然就会知道了!”陆云淡然出声,又将目光看向了远方。“不过,再去你们的基地之前,我们先铲除了一些黑暗势力再说!”

    陆云说着话,似乎丝毫不担心炎龙侠会拒绝他。

    而随着他的话语落下,脚下云端,突然显现出了一个阴阳太极图,散发着玄之又玄的气息。

    一步迈出,他已经是在数里之外了。

    “好恐怖的高人!”

    在这一刻,炎龙侠感觉到一股极其强烈能量波动。

    面前的道人,不动时没有任何气机泄露,好像是一个普通人,但是一个阴阳太极图显现而出,他的火之铠甲,甚至产生了畏惧的情绪。

    似乎火之力,对上阴阳太极图,根本不能抵挡!

    他便知道,面前的道人,是一个超级高手,即使他有铠甲在身,也不一定能够打过赤手空拳的道人。

    而这样的道人,若是想对他不利,怕是早就动手了!

    “罢了,不想那么多,先去看一看高人眼中所说的黑暗势力是什么!”

    炎龙侠一个飞跃,跟随着陆道人身后,往一处所在飞去。

    几个刹那的功夫,便远离了大城市,来到了山郊野外。

    而在此时,一处阴暗的洞府之中,一个黑袍蒙面的人,在洞府之中发出剧烈的咆哮:“火之铠甲,又出现了,光和影的大战,就要吹响号角,持续千年的斗争,又将上演!”

    也不见他什么动作,无数雷霆聚集,让这个黑暗的洞府之中,微微有了些亮光。

    “霸王大人,如今的铠甲似乎比千年之前更为恐怖,我们该如何应对!”

    名为霸王的黑袍人旁边,亦是一个黑袍的人,不过他的地位,显然远远低于霸王,露着一副谄媚的神情。

    “小小铠甲,这一次,我一定要……”

    便在名为霸王的,还在大放厥词的时候,有一把飞剑,穿过了他的脑袋,直接将他生生的定在了墙壁上。

    而后,陆云的身影显现而出。

    “召唤的东西再怎么厉害,自身是个渣,也逃脱不了死亡的命运!”

    陆云打量着铠甲勇士里的第一个小boss霸王,嘴角抹出一缕笑意。

    他,向来不按常理出牌。

    他既然感受到了幕后使者的气息,那这个幕后使者,便死定了。

    纵然名为霸王的可以召唤许许多多的怪兽,但霸王自身,却不过是一个普通人,反应的速度实在太慢。

    还没有反应过来召唤异能兽,便被陆云给杀了。

    伸手一招,一连串的卡牌从霸王的身上飘了出来,落在了陆道人的手中。

    一共十六张卡牌。

    言外之意,是十六个异能兽。

    “得来全不费功夫啊!”

    陆云把玩着这些卡牌,露着几分笑意,随即将目光看向了另一个黑衣人。

    他知道,刚才这个小丑一样谄媚笑的黑衣人,乃是小boss霸王的上级,中级boss界王身边的人,来此处便是为了监视小boss的一举一动。

    而今小boss已经死了,那么,这个人?

    正当陆云思考着要不要直接杀掉时,黑衣人已经跪了下来,痛哭流涕:“大王饶命,大王饶命,这一切,都不关我的事,都是这个坏人逼我的!求大王放过我吧!”

    “前辈……”

    刚到达现场的炎龙侠不由将目光看向了陆道人。

    而他的内心,不由对陆道人刮目相看。

    以他的速度,竟然没有追上这位前辈。

    这位前辈的身手,果真了得。

    而且,就在他来临现场的前几个刹那,这位前辈已经杀死了洞府之中的主人!

    以他的眼光,还是能够看出死去的那个黑衣人不是什么好人。

    他便愈发的佩服陆道人。

    不过么,剩下的一个黑衣人,如果能不杀,还是别杀了。

    生命总是可贵的,若这个黑衣人真是被逼无奈,那便放了吧……

    陆云呵呵一笑,一道阴阳太极图打出,落在了黑衣人的身体之中。

    随即,有淡淡的声音响起:“中了贫道的阴阳符,想必一切的实话,你都会说出来。”

    陆云想了想,最终还是没有杀黑衣人。

    既然这个黑衣人是中级boss界王身边的人,那他岂不是可以留着黑衣人,然后,里应外合,瞬间弄死界王?

    所以,黑衣人这次,可以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