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六章刘轩

    无敌是多么寂寞……

    当陆云见着名为刘轩的年轻男子,他的脑海中,突然响起了这么一首歌。

    随即,他哑然失笑。

    真是来到了现代社会,连带着他的心,也变得年轻了起来。

    他居然会想起“无敌是一种寂寞”这首歌……

    这,也算是一件好事……

    年轻的心,总比死气沉沉要好的多。

    他又想到了其他的一些事。

    如果这只是电影《美人鱼》的位面,那么,他面前的这个刘轩便是彻彻底底的男主角。

    当然,当陆云已经知道他在漫威世界的时候,所谓的美人鱼位面的男主角,便不是了男主角。

    “人生啊,每个人,都是主角,每个人,又都不是主角,天地之间,怕是唯有宇宙星空,才有可能永恒,甚至,它们也不能永恒!”

    陆云的心中,突然升腾起这么一些感悟来。

    按着电影《美人鱼》来说,刘轩自然是主角。

    一切的一切,都围绕着他转。

    而按着漫威来,刘轩自然不是主角。

    没了他,美国的英雄,照旧拯救世界。

    他只是他的主角,而不是别人的主角,更不是天地的主角。

    他再怎么是主角,也活不过匆匆百年。

    唯有天地永恒的主角,方才能够与天同寿,乃至于超脱天,真正到达彼岸。

    毕竟,即便是天,也有着寿命,当天即将灭亡时,便是无量量劫,天人五衰……

    “想多了!”

    陆云神思悠悠,刹那之间想了很多事,回过神来,却不由露着一丝苦笑。

    他一个元婴境界的修士,现在想那么多,并没有什么用。

    这些事,应当是圣人们思量的事。

    “咦,这是《易经》,还是珍藏版本的!”

    便在陆云神游天地的片刻,那刘轩目光一瞥,不由看到了前方书架上随意摆放的一本藏书,上边写着既熟悉又陌生的“易经”两个大字。

    若不是他对中华文化有着了解,那“易经”二字,说不得,他根本认不出来。

    因为,它的字体,并不是普普通通的汉字,而是千年前的文字。

    他些许识得几个字。

    就这么一本藏书,放在现在的市场上,绝对是有价难求,它的价值,不言而喻。

    他就要开口,请求这位太元道人将这本书卖给他。

    不过他还没张口,见着太元道人似笑非笑的眼神,顿时面色一红。

    真是做生意做习惯了,什么时候都想着做生意,难道忘记了他面前的是一位高人,这样的高人,又怎么会缺钱?

    用钱来买这本典籍,才是真正的失礼。

    当下,他就要开口说话,却听见太元道人悠悠开口:“贫道这里的东西,你可以看看,却不会卖出去。”

    “多谢道长!”

    虽然不卖,但这样的话落在刘轩的耳中,依旧让刘轩生出一丝感激,他听着陆道人的话,露出一丝恭谨的神情。

    他有一种直觉,这个道人绝对不是什么普通人,他甚至能够感觉到,自己的任何心思,完全暴露于这个道人眼前,似乎没有任何的隐藏空间。

    而道人的一个眼神,也往往蕴藏着极强的精神震慑。

    他也算是白手起家,创造了一个大公司的人,见识了不少的人,却没有一个人,能够给他这样大的精神压迫。

    真是奇人啊!

    便在刘轩心里感慨万千的时候,他的手一翻,又翻到了一本书籍,上面写着偌大的六个字:“景霄大雷琅书!”

    “景霄大雷琅书!景霄大雷琅书!”

    刘轩的心中,顿时间仿佛有十万只羊跑过。

    他居然见到了景霄大雷琅书。

    这玩意,不是传说中道家神霄派的立派之本么。相传南五祖之一的陈楠得《景霄大雷琅书》于黎姆山神人,遂入道。

    “夫天不言而默运,地不言而发生,道不言而包罗,法不言而灵应。

    天以炁而降,地以炁而升,道以炁而为主,法以炁而化,天之将即地之神,道之符即法之印。

    入道从法,先明天地之根,次究神炁用。天之默运,则轰雷雨电,春生秋煞,变化无穷。地之默载,则果蓄荄根苗,发生长养,厚载无量。道之包罗,上而天,下而地,中而人,无所不包,必如是然后可以明道,可以行法,是必正己诚意,神炁冲和。故道即法也,法即道也。”

    带着一丝丝好奇心,刘轩翻开了《景霄大雷琅书》,开始读了起来。

    每一个汉字,他都认识。

    不过,连在一起,他却根本不明白什么意思。

    总之,很高深的样子。

    他又翻了一本,上边写着偌大的三个字:《先天功》!

    “先天功,难道是王重阳修炼的那本?”

    刘轩双手颤抖,似乎是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

    如果真是先天功,那岂不是意味着这个世界可能有内功,而面前的道人,是一个内功高手?

    他强定心神,挣扎着将这《先天功》翻开,顿时露出一副便秘的神情。

    每一个字,他都认识。但是连起来,他真的看不懂。

    看不懂!

    完全看不懂!

    宝山在前,他却不得入!

    这种感觉,太痛苦了。

    那是一种明明给人希望,又让人失望的痛苦。

    “道长……这?这!”

    刘轩想说些什么,却有些语无伦次。

    “看起来,你与它们没有缘分!”

    陆云悠悠开口。

    秘籍就在那里,你却不明白它的意思,那还能怪谁呢?

    当然,到了陆道人如今的境界,像《景霄大雷琅书》,《先天功》之类,的确没有什么大用,对于他来说,就是些读物。

    他因此,随便放在书架上。

    而像过去经,现在经这样的大神通,天知,地知,他知,就可以了。

    “还请道长收我为徒,我一定好好报答道长!”

    刘轩想了想,重重拜了一拜。

    身为现代人,他还没有给人下跪的思想。

    重重一拜,已经是他礼节的极限了。

    “收徒?”

    陆云瞄了刘轩一眼,摇了摇头。

    “你的资质,一般般,而且,到了你现在这个年龄,骨骼已经定型,不是什么练武的苗子。”

    “天下无难事,只怕有心人,只要道长肯教我,我一定会做出一番大事业的!”

    刘轩沉声开口。

    这一刻,他散发着一种自信,一种强大的自信。

    他对自己有着信心。

    十多年前,他一无所有,手上连几百人民币都没有。

    而十多年后的今天,他白手起家,已经成了亿万富翁,手下资产,几千个亿!

    他对自己自然有着信心。

    他相信,只要他努力去做,他一定会成为一个高手!

    “有些意思!既然这样,那你就做我的记名弟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