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一章悟道

    陆云要去幽冥界一趟。

    这是他推算得出的结果,冥冥之中,有极大的可能,使他得到大造化。

    所以,他必去不可。

    不过,在去幽冥界之前,有些该做的事,他还是得做。

    看如今的状况,朝廷的人,因着老皇帝的死去,再也无心摆什么蜈蚣大宴,那么,他只好效劳了。

    他的心意动,便将烤熟的蜈蚣精带了回去。

    而后,他与燕赤霞等人离开了京师之地,往东华城而去。

    京都之地,如今再也没有了留下来的必要,而且,随着时间的发展,这里的局势不会太过安稳。

    当老皇帝死去,太子或许能够即位,不过年轻起来的逍遥王未必臣服。

    陆云已经感受到京城之中再度紧张起来的气氛,似乎是这位逍遥王“逍遥”了半生,也想真正的逍遥一次!

    什么是真正的逍遥?

    世俗之中,得了九五之尊的位子,大权在握,没有任何人敢凌驾于他之上,便是逍遥!

    逍遥王已经像猪一样被圈养了很多年,他不会再忍耐下去了……

    逍遥王能不能忍耐,不在陆云的考虑范围之内。

    陆云如今驾驶着符车,一日数万里,往东华城而去。

    符车之上,比之往日,多了两个人。

    一个是傅清风,另一个是傅月池。

    两位少女也随着陆道人一同离开了京师之地。

    无他,陆云能够看出来的事,过往的兵部尚书,如今的太师傅天仇,自然也能够看出来。

    他看到了如今的京师之地,已经是一个火药桶,一点就燃,只有让他的女儿们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他才放心。

    而有着他的老友在,他相信他的女儿们不会出任何问题。

    这是过往的铁交情,他相信他的老友!

    ……

    符车之中,陆云盘膝而坐。

    他的面前,放着一本过去经。

    过往的日子里,他并没有什么心境,去参悟这兰若寺的无上法门。

    只不过到了今日,蜈蚣精被他除了,大明帝国的气运也被他掠夺了很多,他的身边,又有三个叽叽喳喳的少女,充满生机活力,让他的心情也是极为轻松。

    他便趁着这个时机,参悟起《过去经》来。

    《过去经》说是经文,其实主要是一副金色的佛像,这幅佛像,并没有别的寺庙里面佛像的威严,大气,高高在上,它透漏出来的,而是一种亲切,熟悉的气息。

    这幅佛像,让人一眼看上去便是真正的佛像,而不是佛门弟子杜撰出来的金色雕塑。

    陆云在大宋位面时,拜的是华山道统,华山道统祖师陈抟老祖儒道佛三道合一,连带着陆云也知道些佛门的修行教义。

    佛的教义讲究众生平等,人人都可以成佛。

    真正的佛像,不是威严,也不是巨大,而是看了之中,让人觉得这个佛就是自己前世的感觉,焕发出人的佛性道心。

    所谓,拜佛,就是拜自己,正是这个道理。

    而在佛像的旁边,有着不多的经文记载,说的是神魂观想的法门。

    《过去经》,本就是修炼神魂的法门,有这些记载倒也在情理之中。

    “倒是有些意思!”

    陆云看着这佛像,以及周遭的经文,豁然闭上了眼睛,学着《过去经》中间的那个佛坐,双手抱在腹前,拇指相对,结了一个印。

    他的脑海之中,便有漫天星光显现而出。

    这是过去经的神魂修习法门,观想星光灌顶,感悟世间百态。

    这需要耐得住寂寞,受得了诱惑,需要大智慧,大心性,大忍耐。

    神魂修炼,凶险无比,一个不小心,沉入其中,便可能魂飞魄散……

    便在陆云脑海之中出现了漫天星光后,那星光照耀人的肉身,无比舒服,叫人沉醉,根本不愿意醒来。

    这是欢喜劫。

    若是陷入其中,将会神魂涣散,甚至于魂飞魄散!

    陆云心意一动,星空之中便有一个金色佛陀出现,慈祥,亲切,好像是自己千百世之前的前生。

    这个佛正是《过去经》所画的那个佛。

    经上说,观想这个阿弥陀佛,可以镇压种种心魔,明白自己千百世的本来面目。

    这经书上说的,并不夸张。

    因为这佛的画艺,已经把佛教所有的经义都浓缩在了其中。

    这个佛一出现在脑海之中的星空,立刻,所有舒服的感觉都消失,取而代之是回复了神智。

    天地依旧是天地。

    也没有星光入体,一切都是幻象。

    陆云依旧在符车之中。

    而三个少女,依旧在嬉戏。

    一切,都像是一场梦。

    不过,陆云却知道,这并不是梦。

    因为在这几个呼吸里,他的念头比之往日又纯净了一些,精神修为,又有所增强!

    精神力的增强之多,甚至要远远甚于过往几日,乃至几十日的修炼结果!

    “果然是修炼神魂的无上法门!”

    陆云悠悠一叹,再一次闭上了眼睛。

    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

    正好借着如今的大气运,修炼《过去经》,来净化自己的念头!

    陆云再次定神,静坐,结印,内观星光入脑。

    果然,当观想到星光一入皮膜的时候,全身又清风环绕,舒服了起来。

    陆云心意一动,镇压了这股念头。

    这欢喜劫,并不能扰乱他的心神。

    却在此时,幻象又换,却是全身刺痛,头痛欲裂,随后又是酸甜苦辣万般滋味涌上心头。

    这是痛苦劫。

    陆云依旧紧守心神,净化念头,不为所动。

    忽然,又是一番感觉,面前恶鬼丛生,夜叉,魔鬼四面环绕,好好个个都要扑上来吃人喝血。

    陆云好像是跌入了修罗地狱之中,耳边好像是传来了各种凄厉的叫声,环绕不绝。

    他依旧没有理会,紧守心神。

    忽然又一变,如坠入温柔乡中,美女如云,妙处若隐若现,缠绵温柔,轻歌曼舞。

    陆云依旧不为所动。

    忽然又变,四面厮杀,尸山血海,置身战场刀枪丛林之中。

    陆云再次紧守。

    忽然之间,自己全身腐烂,爬满蝇蚊蛆虫,节节白骨外露。

    陆云依旧紧守,心中刹那之间明悟了什么叫生死无常,恐怖的心尽去。

    幻象百般的变换,依旧不能奈何陆云,只是让他的念头,越发的返璞归真。

    就这么一会功夫,元婴境界的修为,再次有所提升。

    下一个境界的瓶颈,甚至都开始松动。

    “了不得!了不得!”

    陆云连连感慨,缓缓睁开了眼睛。

    东华城,已经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