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八章点到为止

    三日的时间,很是短暂。

    对于绝大多数的人来说,一转眼的功夫,就已经过去了。

    当然对于有些人来说,这三日却极为漫长,漫长的好像人的一生。

    他们在等待着一些事的发生,迫不及待。

    等待的每一刻,都让他们难以忍受。

    不过,无论是内心里觉得时间过得短暂还是漫长,时间本身,并不因着各人的想法而改变。

    当东方的朝阳缓缓升起时,宣告了新的一天的开始,也意味着一场大事的开始。

    斗法争夺大明国师!

    陆云便第一次踏入了大明的皇宫之中。

    “不愧是大明帝国的皇宫,果然气势不凡!”

    走在皇宫的路上,陆云目光微眯,眼中有精光闪过。

    他以天眼看世界,自是看到了不同于皇宫表面的东西。

    在他的眼睛之中,偌大的皇宫之上,有一股股金黄色的气流,上下漂浮,闪烁不定,这些金黄色的气流,蕴含了无穷无尽的威严。

    这是许许多多人心中对皇权产生的敬畏念头,这些念头,缠绕着皇城,一般的阴魂鬼物,根本都不敢靠近。

    “好气派,这样的皇宫,完全可以镇得住一些妖魔鬼怪了!”

    打量着路面上的砖石,颜色漆黑,上面还有点点金星,散发着一种圣洁神秘的气息,陆云认出来这是“虎纹砖”,每一窑砖,都要用极其强壮的虎血来血祀,填进去烧,才能锻造而出。

    这种烧制出来的砖,蕴含着煞意虎威的念头,若是砌成宫殿,可以防止鬼物阴魂作祟,百邪不侵。

    就算是一只厉鬼,都难以抵抗。

    不过对于陆云这种元婴鬼仙,也只是微微地不舒服。

    陆云也明白了当今皇帝要把比武场设立在皇宫之内的原因了。

    实在是这位皇帝对皇宫大内的守护太过自信,亦或是,他对自己太过自信。

    他自以为有他在,这一场斗法不会有什么风波,不可能出岔子。

    因此,他将这比武的场地放在了皇宫大内之中。

    可惜,今天必然会出大事……

    “你就是什么陆道人?”

    当陆云见到了当今皇帝时,他也见到了传闻之中的普渡慈航,这个和尚,正一脸凶巴巴地盯着他,恨不得将他生生吃了,嘴里发出无比寒冷的气息。

    “若是你落在我的手里,我不会打死你,我只会让你生不如死!”

    普渡慈航动了动嘴皮子,说出的话,轻飘飘到了陆云的耳中,至于周围观战的群臣,他们什么也没有听到。

    他们只看见普渡慈航大师满脸的慈悲祥和,心中顿时生起了一种跟随普渡慈航大师往西天极乐世界的欲望。

    这正是普渡慈航的精神术,能够增加别人对他的好感……

    “放心吧,生不如死太残忍了,我不会让你生不如死,我只会将你打死!”

    陆云亦开口道。

    他的话语,如有形的存在,飘荡在空气中,也只传到了普渡慈航一个人的耳中。

    不,一个妖魔的耳中。

    陆云不想别人听到,别人就听不到。

    他想让别人听到的,别人才能听到。

    便如如今的场面落在众臣的眼里,就成了一副一僧一道温柔对视的场景。

    “果然是有道之士啊!”

    一个官员感慨道。

    “面对国师的竞争对手,依然面色慈祥,和颜悦色,普渡慈航大师真是佛门高僧!”另一个官员也出声道。

    不过他夸的对象,显然是普渡慈航。

    “陆道人不愧是有道之士,如天上的仙人下凡,仙姿飘飘,令人敬仰!”

    又一个官员心中默默说道。

    的确,如今的陆道人,早已经到了元婴的境界,脱胎换骨,一举一动间,都蕴含着道的味道,叫人不由生出敬仰的心思来。

    “两位爱卿,都是我大明帝国的有道之士,损伤了谁,都是我大明帝国的损失,因此这一次比试,点到为止!”

    当今高坐龙椅之上,和颜悦色道。

    他如今见到了炼制无极培元丹的道人,他很满意。

    而普渡慈航这个和尚,也是调理人身子骨的高手,不可缺少。

    若是能将这二人一起封为国师,让他们为朝廷效力,岂不是两全其美?

    所以,这场比试,在他看来,意思意思就是了,点到为止!

    “会的!”

    陆云悠悠出声,目光之中一缕精光一闪而逝。

    另一边,普渡慈航也高宣了一声佛号。

    “那么,比斗就开始吧!”

    当今兴致勃勃,纯当做放松放松。

    不知这一僧一道,又会给他带来什么样的表演?

    的确,今日的比试,在他看来就是一场表演,手下臣子为争夺一个地位而不得不尽心尽力,显现自己力量,以希望被他看中的表演!

    而他,其实内心里,早已经定下了这场表演的奖品。

    这一僧一道,他都要给奖品,而且要让他们互相平衡,争斗。

    只有这样,他才会有一种心安舒服的感觉。

    万一什么时候手下的人都联合在了一起,那时,就是最危险的时刻。

    让臣子相斗,保持平衡,才是他要的结果。

    不过世间的事,并没有如当今的预料。

    当争斗被宣告可以开始之时,普渡慈航刚飞到高空,正要说些嘲讽的话,陆道人便伸出手指,一指点出。

    他的确是“点到为止”。

    不过这一点,却让观战的所有人面色骤变,心中生起强烈的恐惧。

    那是发自内心深处最为强烈的恐惧,无数的人,甚至在这一刻,已经感受不到一切,他们的思维,都在一个刹那间变得混沌起来。

    因为,陆道人的这一击,已经到了一个世人难以想象的地步。

    元婴境界的修为,在这一刻,彻底释放。

    无穷的力量,都凝聚在了这一个点上。

    这一个点,蕴含了天地的精华,元婴境界的罡气,还有那数粒火丹的毫芒。

    每一粒火丹,都蕴含着一丝太阳真火的味道,足可以将一只大军彻底蒸发!

    而陆云将过往所修的火丹全部拿出来,转化为力量,使得这一点,呈现出一种闪亮得好像是要把人的眼睛都刺瞎的光来。

    这完全是为了毁灭而诞生的光,乃是绝对的力量!

    他就是要以绝对的力量,瞬杀掉蜈蚣精!

    这一场闹剧,可以结束了!

    “什么东西!”

    便在陆云发出致命一击的同时,普渡慈航的内心之中,陡然心血来潮,他感受到了剧烈的危险。

    一个刹那的时间后,他已经反应了过来,就要躲避开这一击。

    但,一个刹那,对于寻常人来说,是极为短暂的时间,而对于高手相争,已经很漫长了!

    就在六十分之一个刹那间,那一个点落到了蜈蚣精的身上。

    轰隆!

    普渡慈航的半个身体,只要是接触到了这一点的,都纷纷化为了青烟,没有留下半点痕迹。

    这道白光一直洞穿到了无穷无尽的高空,才消失在陆云的视线之中。

    陆云的头顶上空,就出现了一条长不知多少里的虚空痕迹。

    而半空中的普渡慈航,只留下了一个上半身,极为凄惨。

    不过,他并没有死。

    他在空中,发出剧烈的惨叫。

    “啊啊啊!我要让你死!我不管了!”

    一声声咆哮中,在众人已经惊骇到不能再惊骇的眼神里,普渡慈航赫然显现出了他的本来面目。

    一只巨大的蜈蚣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