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七章普渡慈航

    “放肆!可恶!”

    愤怒咆哮的声音充斥在京都之内一处宏大的佛庙之中,时不时有青花茶杯的摔破声,飘荡在偌大的佛堂之上。

    “可恶!可恶!居然有胆大包天的,从中作梗,阻止了我的好事!!”

    庙中的和尚,在京师之地被称为普渡慈航的大德高僧,此时根本没有任何祥和慈悲的气息,反而是咬牙切齿,满嘴狰狞!

    不错,就是咬牙切齿,满嘴狰狞!

    那比起正常人来说多了几倍的牙齿,就那么明晃晃的露在口中,看起来既密集又极为锋利,一看便给人一种极为阴森发冷的感觉,似乎这一口咬下去,能够将人吞的一点残渣都不剩!

    就算是金银,怕也能够被这无数的牙齿咬的粉碎!

    这样的和尚,非同正常人的和尚,除了蜈蚣精,还会有谁?

    他正是蜈蚣精。

    他现在很愤怒。

    愤怒到了极点,甚至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本来万无一失,没有任何问题的继承国师的大事,就这么突然冒出了一个“有道之士”,要和他竞争国师的位子!

    这如何不让他愤怒?

    要知道,若是没有这“有道之士”搅局,今日的朝会大殿上,他就会被封为国师!

    而一旦成了国师,他就是朝廷中的人,有了明面的身份,往后里即便他要谋杀朝廷大臣,吞噬他们的血肉,他也不会遭到反噬!

    那样的情况下,他便可以用着索命梵音,将一个个朝廷大臣迷惑,让他们心甘情愿奉献出自己的血肉,乃至气运!

    长期以往,待到他最后吞噬了皇帝,便可以借着一朝气运,将自己的一身妖躯转为蛟龙之躯,随即建立妖庭!

    那将是妖道的彻底崛起!

    这一个世界,也将从此转为妖界!

    但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有一个什么“有道之士”,奉献了一粒无极培元丹,还要和他争夺国师的位子!

    是可忍孰不可忍!

    这道人是在断他的成道之基!

    他恨得牙痒痒,恨不得立刻去杀了这道人,将这道人大卸八块,来解他心头之恨!

    不过,这只能是想想而已。

    若是他现在出手,散发出一丝丝妖气,便会有整个玄黄城的阵法,乃至人道气运冲杀而来,将他打回原形。

    就算是他再厉害,也不敢明目张胆的对上这一座雄城。

    “嘎嘎嘎,就留你三天性命,三天后,一定要将你碎尸万段!”

    蜈蚣精内心里大声咆哮着,面上却换了一副悲天悯人的神情,将一个小沙弥唤进来,道:“贫僧要讲法,请那些信徒们过来吧!”

    “是!”

    小沙弥恭恭敬敬,点了点头,浑然没有看到他眼中的高僧嘴角阴冷的笑容,以及满口的牙齿。

    “既然他们信奉我,那便用他们的肉身来宣告他们的忠诚吧!”

    蜈蚣精发出桀桀的声音,看着信徒恭恭敬敬的走来,似乎看到了一顿顿美食……

    而此时,陆云依旧在傅府之中,与诸葛卧龙下着棋。

    “道友可有胜算?”

    某一刻,诸葛卧龙悠然出声。

    “没见过,哪里来的胜算。不过以我鬼仙的境界,这个天下,没有什么地方去不得!”

    陆云亦是悠然出声。

    一个蜈蚣精,若是按着原著,他的压箱底的功夫,无非是索命梵音。

    这样的佛门神通,对他并没有什么用。

    他的精神修为,绝非一般人所能比。

    至于蜈蚣精的肉身本体,总有办法能破的。

    当然,现实的蜈蚣精究竟与聊斋里所说的有什么不同,陆云并不能确定,不过陆云能够确定的是,现在的蜈蚣精,并没有到达它的巅峰时期。

    因为蜈蚣精此时还不是大明帝国的国师,更没有来得及吞噬任何大明帝国的官员。

    它与大明帝国的朝廷,依旧是格格不入,不是正统。

    因此,它必然没有达到他的巅峰时刻。

    巅峰时刻的蜈蚣精,当是吞噬了一个王朝气运的蜈蚣精,那时的蜈蚣精,可真正算是极为恐怖的大妖。

    那时的蜈蚣精,当是妖族的天皇,可以称之为妖皇,是妖族的圣妖!

    只不过,陆道人来了,一切的过程便都被打破了。

    陆云又岂会眼睁睁看着蜈蚣精灭人道,壮大妖道?

    这是大道之争,不死不休!

    当然,现在整个玄黄城,并没有多少人能够意识到这一点。

    能够知道这些的,只有四个人:

    陆道人,诸葛卧龙,知秋一叶,与傅天仇。

    即便是傅天仇的两个女儿,即便是陆道人一行的夏冰少女,也不知道。

    更不用说,大明帝国的一些世俗中的人。

    比如太子,比如逍遥王。

    他们已经开始蠢蠢欲动。

    一波一波的探子,以着他们自以为了不得的隐秘行踪的法门,一天一夜监视着傅府。

    与此同时,京师暗处,一股股的势力开始频繁调动,

    风雨欲来山满楼。

    喧嚣繁华的帝都背后,已经是暗流涌动。

    “有趣的人啊!”

    陆云目光微闭,无数的讯息,沿着大地传到了他的脑海之中。

    他饶有兴趣看着那些隐藏在暗处,武功“高强”的探子,露着一丝玩味的笑容。

    是谁给这些探子的胆子,去监视一个鬼仙的行动?

    难道这些人不知道即便是他自己来到了这些人的面前,他们也看不到他,听不到他,甚至感知不到他?

    敢监视一个鬼仙,真是好大的胆子!

    不过,陆云并没有杀他们的意思。

    这些小角色,他懒得杀。

    更重要的是,这些人,很多都是太子的人。

    还有些,是逍遥王的人。

    而暗中调动的人,也有很多是太子与逍遥王的人。

    太子与逍遥王,这是要造反啊!

    看起来,京师这个地方,三天后将上演两场大戏。

    一场是他来演,而另一场,怕是大明的太子要演!

    他要演的戏,他已经有了分寸。不知那太子的戏,有没有把握?

    万一演砸了,就该轮到他的徒弟上场了。

    大明失其鹿,天下共击之!

    他的好徒儿,已经蠢蠢欲动了。

    不,是待势乘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