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六章比试

    曾经苍老不堪的皇帝,第一次感受到了久违的力量。(书=-屋*0小-}说-+网)

    他举起手,闭上了眼睛,细细品味着自己身体之中蕴藏的生机,露出一丝笑容。

    渐渐变成了狂喜。

    这一粒丹药,居然真的有增加寿元的作用!

    他居然真的年轻了许多岁!

    这是怎样的奇迹啊!

    他想疯狂的大唱,疯狂的大叫,疯狂的大吼,来发泄他的兴奋心情,却想了想,止住了面上的兴奋心情,换了一副温和的神情。

    既然这无极培元丹真的有效,让他多了十年的寿元,那么,炼制这无极培元丹的人,他必须请到朝廷上来。

    即便是绑着,也要绑回来!

    若是再能炼制几十颗无极培元丹,他岂不是可以长生了?

    当下,他发布了诏令,诏令的内容,让群臣再次震惊。

    “传旨,傅爱卿忠君爱国,特加封为大明太师!”

    这些话从当今皇帝的嘴中说出来,惊的朝臣不要不要的。

    要知道,太师可是文臣之首,百官之首,意义重大,是朝廷内外,普天之下所有文人最渴望得到的终极位子!

    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若是一个文人能够做到太师的位子,这四步都算是功德圆满了!

    而这样的位子,就因着一粒无极培元丹给了兵部尚书傅天仇!

    几个傅天仇的老对头,顿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这一下,傅天仇怕是要发达了,将他们紧紧压在了身下!

    当下,几个大臣就要劝谏,却不想当今根本没有理会几个大臣的意思,径直将目光看向了傅天仇。

    “傅爱卿,不知爱卿所说的那位高人又在什么地方?”

    一句话看似平平淡淡,但一出口,立刻让整个朝廷中人都为之瞩目。

    尤其是太子与逍遥王的面色最为精彩。

    一个已经做了四十年的太子,好容易熬到头,自家父皇又恢复了年轻!

    而且,依着他父皇的意思,是要将提供灵丹妙药的道人请回朝廷,为他继续延长寿命!

    这怎么可以!

    恐怕到那个时候,他的父皇还没有死,他已经老死了!

    而逍遥王,内心里更是一片苦涩。

    他身为先皇最小的儿子,先天上便年轻了当今的皇帝很多岁,本来皇帝并没有对他有什么心思,但当着皇帝渐渐老去,疑心越来越重,他的生活便变得水深火热起来,每天里只能窝在逍遥王府,什么人都不敢见!

    但不想今日因缘际会之下,吃了一粒无极培元丹,他变得越发的年轻,本来中年的模样也成了青年的模样,往后的日子还怎么活?

    那样的憋屈日子再活个几十年,他是要疯的!

    他的眼珠子转动,不经意间转到了太子身上,蓦然间,一个胆大的主意涌上心头……

    而兵部尚书傅天仇,此时并不知道逍遥王心中的想法,他站定当场,朗朗开口:“启奏陛下,那异人,就在臣的家中!”

    “快快有请,快快有请!这样的高人,朕也想好好见识一番!”

    当今皇帝立马开口。

    “陛下,那有道之士自然愿意为陛下效力,只不过……”

    傅天仇话音一转,似乎有些犹豫。

    “只不过什么?”

    当今的面色微微有些不喜,不过这丝不喜只是一闪而逝。

    对于这种他能够用得着的人,他还是很有耐心。

    “只是……这位有道之士想成为我大明帝国的国师,为陛下,为朝廷尽心尽力!”

    傅天仇将所有话说了出来。

    “国师?”

    当今却是一愣,随即皱起了眉头,思索了起来。

    按着道理来说,能够炼制无极培元丹的高人入朝为官,本来是好事。

    而按着这道人的功绩,封一个国师也是道理之中的事。

    因为,这个道人救了他的命!

    这世上,又有什么功绩能够大过救他性命的功绩?

    只是,他已经答应了那位有道僧人——普渡慈航,要封他为国师,这若是封了另一位道人为国师,他岂不是食言了?

    天子一言,驷马难追。

    他还不想在这些小事上食言。

    “陛下莫非有难言之隐?臣,愿意为陛下分忧!”

    傅天仇见着皇帝有些犹豫不决,自是知道皇帝心中的想法,出声道。

    此话一出,皇帝不由点了点头,他的这位老臣,果真是忠心耿耿!

    微微一顿,皇帝缓缓开口道:“这位有道之士想要入朝为官,封一个国师,正是理所应当,只不过,朕觉得普渡慈航大师,也是国师的不错人选,一时间,让朕有些为难!”

    “普渡慈航?”

    傅天仇闻言,不由面露不屑之意,道:“一个小小僧人,只知说的天花乱坠,对朝廷却没有任何用处,论起功劳来,又怎么能比得上无极培元丹?”

    “傅爱卿,还是对普渡慈航偏见太深,他也是一个有本事的人,只不过,爱卿还没有发现而已!”

    听着傅天仇说出这样的话,当今微微一笑,摆了摆手,想了片刻,下了决定:“这样吧,我大明帝国的国师,不妨由他们二人之间选定出来,三日之后来一场斗法,那时高低立判,谁能做国师,谁又不能做国师,都会公公正正,没有半点偏袒!”

    “臣等遵旨!陛下圣明!”

    一个个臣子,齐齐躬身开口。

    他们知道,如今当今的话,已经表明他拿定了主意,那便不是他们所能改变的。

    “事情做的如何?”

    当兵部尚书傅天仇回到了傅府,傅府之中,陆云与诸葛卧龙正在下一盘棋,见着傅天仇回来,诸葛卧龙笑眯眯问道。

    “一切都如诸葛老兄所言,当今果然自己拿了主意,让陆道友与那妖魔比武!”傅天仇说道。

    他的心中,感慨连连,对自己这位老友的聪明才智佩服不已。

    他临走上朝之时,他的好友诸葛卧龙就已经定下了计策,诱导当今自己决定比武的事,而不是他开口。

    他若是开了口,这事情铁定不成。

    皇帝多疑,必然会反着来。

    只有让皇帝觉得自己英明神武,随意心动间便想出了一个好主意,这件事差不多就定下了。

    果然如诸葛卧龙所言,一切都按着他们预料的来。

    “接下来,就是要会一会蜈蚣精了!”

    陆云悠悠出声。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