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六章流民

    悟道悟道,是一件很严肃很神圣的事,来不得半点马虎。

    如今陆云不仅见到了许多流民,还看到了一些妖魔鬼怪,即便是有过去经在一旁,他也收了起来,将目光看向了远方。

    距离他数十里之外的大地上空,阴云密布,黑烟滚滚,看起来便格外的阴沉。

    而黑云之中不断穿行的阴魂厉鬼,更是增添了无尽的恐怖。

    恐惧,悲观的情绪,笼罩了黑云下方瑟瑟发抖的一群流民。他们手足无措,面色发冷,眼睁睁看着身边的人一个个倒下,而无任何办法。

    “几日不见,这天下怎么变得这么乱了!”

    符车之中,陆云深深皱起了眉头。

    虽然不是光天化日之下,但也是刚到黄昏,距离夜晚还早,按着道理来讲,不应该有这么多恶鬼。

    如今,却有一只只恶鬼,张扬霸道,横行无忌。

    这还是不是人道的天下!难道要变天了么!

    妖魔鬼怪怎么敢如此猖狂?

    “嗯?”

    陆云突然轻咦了一声。

    一步迈出,陆云来到了符车之外,站立在空旷的大地之上,运转天书土之道,霎时之间,他的神识与脚下的大地紧密联系在一起,向着外围无边延生,延生向整个虚空。

    一个诡异的身影,便出现在了陆云的感知之中。

    这个人影,本来在他的念力随意一扫间并没有被发现,一则距离实在太远,二也是他擅长隐藏自己的身体,但遇着天书土之道,他无所遁行。

    只听得那身影发出桀桀的笑声:“阳间居然多了这么多恶鬼,正是合该我鬼王宗大兴啊!只要将我的万鬼噬魂大阵再提升几个档次,就算是大军,又有什么可怕的,不过是为我的厉鬼提供养分!”

    “好大的胆子!竟敢豢养恶鬼,残害生灵!”

    陆云本来有所怀疑,再胆大的厉鬼,也要在白天退避三舍,不能轻易害人,怎么还有厉鬼这么猖狂,如今他明白了,这鬼是已经被人豢养的,被人炼制成了大阵。

    万鬼噬魂大阵,一听便邪恶无比。

    “天下将乱,什么尸阴宗,鬼王宗,都出来了!搞得乌烟瘴气!”

    陆云幽幽一叹。

    这个天下,怕是要彻底乱了。

    前不久所见的尸阴宗,以囚犯的血肉来喂养僵尸,如今却遇到了一个鬼王宗,以流民魂魄修炼万鬼噬魂大阵!

    邪魔外道,一个比一个张狂!

    “邪魔外道,竟敢残害生灵!”

    另一辆车中,诸葛卧龙也似乎发现了什么,不由发出一声怒吼。

    这一声怒吼充斥着愤怒的气息,声音滚滚过处,竟将数十里之外的乌云冲击的摇摇欲坠。

    不过,乌云终究没有散开。

    一道道黑烟在乌云之中翻腾着,发出鬼哭狼嚎的声音,更夹杂着许多愤怒的气息。

    妖魔鬼怪也愤怒了!

    这一句话虽然没有破灭法阵,但儒家的浩然之气正是鬼魅之物的克星,一句话,便让许多鬼魅之物受了重创。

    “可恶!是哪家的高人与我作对!”

    被陆云发现的那道身影本来得意洋洋,骤然间吐了一口血,神情萎靡不振。

    法阵与他心神相连,法阵受损,他亦好不到哪里去。

    “今日就算是你们好运,走了!”

    那身影发出一声咒骂声,就要准备收了大阵,逃离现场。

    现在天下流民多的是,大不了再找一些流民,没有必要在这里死耗!

    “我让你害人了么,哪里走!”

    诸葛卧龙全身气势涌动,伸手一指,滋滋,滋滋,一连串的闪电雷霆,自他的手指之间溢出,转瞬而逝,刹那之间便到了那乌云之上,狠狠砸下。

    这是他读书读着读着就参悟了的都天内景神雷,专破妖魔鬼怪。

    噗!

    一口老血喷出来,鬼王宗的那道身影一个趔趄,差一点就从空中掉下来摔死了,眼中露着刻骨铭心的恨意。

    他简直是恨死了这个不知名姓的高手,让他亏了血本!

    无论是儒家的浩然之气,还是道家的神雷,都是鬼道的克星。他的十成功力,发挥不到三成!

    “可恶,可恶!这是哪里来的高手,要跟我鬼王宗作对!”

    心里恨得牙痒痒,手上却没有任何办法,将法阵一收,他就要钻地逃遁!

    “若是让你逃了,我的名字倒过来写!”

    陆云幽幽出声,将一颗丹丸一般的珠子扔了过去。

    天空中,便多了一个小太阳。

    无尽的光辉,一瞬间净化了所有的黑暗,甚至高空上的阴云,也被炽烈的火光驱逐的消失无踪。

    黄昏,在这一瞬间,竟似乎变成了中午。

    地面上本来是阴风阵阵,这一会,却是温暖如夏,烈日炎炎。

    一切的污秽,都被清除的一干二净。

    自然包括鬼王宗的那个身影。

    当陆云的火丹爆炸开来后,鬼王宗的那个身影,连带着万鬼噬魂法阵,都被摧毁的一干二净。

    当然,地面上的流民依旧活着。

    陆云并没有要害他们的意思,他们自然活着。

    只是他们的面色,都无比的震惊,恐惧,似乎没有从面前的这一幕中清醒过来。

    “这是怎么回事?你们是从哪里来的?”

    陆云自高空之中飞来,落到了一干流民面前,开口问道。

    场中突然变得寂静起来,一个个流民,看着自天而降的陆道人,神情满是不可思议。

    “神仙啊!”

    片刻后,一个个百姓跪在陆云面前,大叫了起来。

    有的,甚至不断磕头。

    “求神仙救救我们吧!”

    “救救我们吧,我们快活不下去了!”

    “……”

    “发生了什么事,慢慢说!”

    陆云继续开口,话语落下,自有一股稳定人心的作用,大哭大叫的百姓,一个个安静了下来。

    其中一个老翁缓缓开口:“我们是金华府的百姓,今年收成不怎么好,却也能过得去,却不想,金华府的府令鱼肉百姓,火耗银子都收到了八成!”

    话语之中,满是愤怒与无奈。

    陆云也是做过皇帝的人,自是知道这是一个什么概念。

    按着正常来说,一成已经是够多的,若是八成的地步,完全是横征暴敛!

    换做他当皇帝,必然要砍这个官员的头!

    既然是八成,接着来的事,陆云都可以想象出来了。

    果然,只听得老翁继续说道:“我们要讨个说法,府令不但不听,反而派兵镇压我们!最后,大家实在是忍无可忍,就起兵反了府令,开仓放粮!”

    “可是没过多久,朝廷的大军便到了,我们只好逃走,却不想在这里遇到了妖魔鬼怪,要不是有神仙相救,我们就都完了!”

    “走吧,你们去东华郡,那里应该会有人安置你们的!”

    陆云叹息了一声,幽幽言道。

    他想了想,又问道:“来的官兵首领叫什么名字?”

    “神刀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