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章诸葛卧龙

    陆云自郭北县县令的口中,得知了一些尸阴宗的消息。

    也只是一些消息。

    尸阴宗,乃是魔门大派,走的是修炼外魔,来克制心魔,以魔制魔的路子。他们一般都有养尸之法,以人兽骸骨尸体,练出僵尸。

    僵尸分多种,由最开始的跳尸,逐步炼制成随后的铁尸,铜尸,银尸,金尸,飞尸,天尸,尸皇,最后练成无上魔头,力大无穷,刀枪不坏,极为恐怖,就算是道术高手也不愿意招惹。

    陆云以玄铁剑杀的那只魔怪,就是一只银尸,虽然在陆云手上没有走过一招,但却将夏冰少女打的伤了元气,好不容易才逃的性命!

    而那,只是银尸而已!

    银尸之上,还有金尸,飞尸等,威力更是恐怖,一只怪物就能够横扫一只大军,即便是训练有素的大军!

    因为,这样的尸体乃是实物,并不是什么念头,不会被大军的煞气所震慑,反而,大军的煞气越强大,对于尸体的吸引力更强大!

    大军煞气越强,士卒血肉精气越充沛,往往意味着若是吞噬了这只大军,可以让僵尸进化的更强大。

    僵尸,本就是吞噬武者身体精华来晋级,乃是彻彻底底的魔道手段。

    这一次,名为青丝的尸阴宗核心弟子,便是与郭北县县令沆瀣一气,利用牢狱之中的囚犯来祭炼僵尸,希望僵尸能够突破到金尸的地步,却不想遇到了陆云,一身谋划都做了流水。

    “好一个郭北县的父母官,自身贪婪无度不说,还勾结魔头,残害百姓,你这样的人,我不会让你死,而只会让你生不如死!”

    陆云听着县令的话,一剑砸了过去,将这县令砸倒在地,随即往地牢里走去。

    他要先将宁书生救出来。

    所过之处,一个个丫鬟纷纷问好,喊的都是“老爷好”三个字。

    在她们的眼中,面前走来的,不正是她们又畏又惧的县令老爷?哪里还敢无礼,纷纷行礼。

    要知道,县令老爷最注重礼仪排场,若是一个字说错了,一个态度没有摆正,她们所面对的,就是县令老爷的杖责,几十板子下来,半条人命就没了。

    “奇怪,今天老爷居然没训斥我们!”

    就在这时,一个小丫头片子眨巴了眼睛,好奇道。

    “小鹤,你在找死吗?老爷不训斥我们,是我们的福分,哪里需要多嘴!”

    另外一个小丫鬟连忙制止了这个小丫鬟的埋怨。

    “她们果然没有认出我来。”

    听着几个小丫鬟的话,陆云便知道这些丫鬟将自己认成了县令。

    这也是大宗师的恐怖。

    心意一动,便蒙蔽了其他人的六识,让她们所见的,都是他想要她们所见的。

    陆云想让这些丫鬟看到他是县令的模样,在所有丫鬟眼里,他就是县令。

    没有任何破绽。

    不仅对于丫鬟来说如此,对于士卒也是如此。

    把手大牢的士卒看着县令大人亲自前来,心中虽然有些困惑,以县令之尊竟然会亲自来监狱这样的地方,但想到最近县令的幕僚又不是没来过,心中的一点疑惑又消失无踪了。

    “大人,您这边请,新来的那个书生,就关在这里!”

    随着一个牢头殷切无比的带路,陆云一路顺利,来到了关押宁采臣的地方。

    仅仅关押了不到一日,宁采臣看起来,精神便极为不振,似乎是没休息好。

    “难怪天下百姓听见了牢房,就好像是听见坟墓一般,死也不肯进来。”

    陆云见着这阴冷潮湿,充满恶臭的牢房,顿时皱了皱眉头。

    这样的牢房,就算是身体强壮的人进来关押一晚上,也只会剩下一口气。

    他自是能够看到,这牢房之中,处处充斥着阴气,晦气,甚至其中夹杂着一些阴魂,没有散去,那是被关押至死的人,魂魄不愿意散去,凝聚成一股股的阴气聚集在阴暗潮湿,暗无天日的角落里面,最容易受到人的血魄阳刚之气的吸引,一下进去,就会害死人。

    宁采臣还算是好,因为他心刚正,心中自有一股正气,鬼神难侵,但对于其他牢房之中的犯人,只怕过不了一个晚上,便会生出大病来。

    “嗯?”

    陆云突然轻咦了一声。

    整个监狱之中,本来应当只有宁采臣一个人还有些生机,但当他的神识扫过,却发现不远处的一个牢房之中,还有一个老者充斥着生机。

    这是一个衣衫褴褛的老者,面色也已消瘦不堪,一双眼神,初看古井无波,细细观看,最深处似乎可以包纳宇宙万物。

    在他身边,许多鬼怪之类,远远避开,没有一个敢去侵犯。

    “那是什么人?”

    陆云指着老者问牢头道。

    “大人,那个老头听说是什么通天学博士诸葛卧龙,已经关了好些年了!”

    一旁的牢头毕恭毕敬道。

    “诸葛卧龙?”

    陆云面露奇光,叫牢头退下,一个人往关押诸葛卧龙的监牢面前去。

    “你是诸葛卧龙?”

    陆云开口问道。

    虽然是疑问语气,但陆云已经很肯定,这位的浩然之气,似乎不逊于一般大儒。

    而更厉害的是,这一位,似乎还有不俗的道法神通。

    那老者抬起头,看了陆云一眼,又低下头去,闷声道:“我是诸葛卧龙,不过,你却不是什么县令。”

    “一个小小的郭北县县令,我说我是,我就是。”陆云开口道,突然面色一抽搐。

    赫然可见面前的老者将一个蟋蟀活生生吃了下去。

    活生生,吃了下去……

    “我祖宗无眼,让我好学问,让我著书传世。谁知道,写游记,被人说我泄露国家机密;写历史,说我借古讽今;注解兵法,又说我煽动谋反;写神怪故事,又说我导人迷信;最后,只好改写名人传记。谁知道,我写的那个名人失势,被定为乱党,我跟他一起,被判了个终生监禁。

    而人,总是要吃饭的,在监狱里关了很多年,有蟋蟀吃也是难得的美味!你又何必惊讶?”

    老者淡淡开口,似乎早已经习惯了这样的事。

    “既然是这样的世界,何不推翻了它,重建盛世?”

    陆云幽幽开口。

    “你要造反?”

    老者终于露出了一丝感兴趣的目光。

    “你想当皇帝?”

    “皇帝这样的事,我的一个徒儿就可以当,我看帝师倒是不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