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八章县令

    陆云没有想到郭北县会出了事。

    按着他的所想,郭北县巴掌大的地方,他神识一动,便能够笼罩整个县城,哪里会有什么危险,因此他将夏冰,辛十四少女,桑桑小姑娘等一口气吹到了郭北县,让她们好好游玩,不要去沾惹兰若寺的事。

    却不想,有人胆大包天,居然敢对桑桑一行出手!

    是谁给他们的胆子?

    陆云怒气生出,伸手一招,将过去经抓在了手中,身影一闪而逝,只留下一句话语在空气之中飘荡:

    “两位道友,我去去就来!”

    燕赤霞与夏侯满脸愕然,不知是什么事惹得这位陆道友如此不高兴。

    “我感觉到了——杀气!”

    微微沉默片刻,夏侯开口道,满脸的好奇。

    “想必是郭北县的一些蠢人惹了陆道友,这一下,他们怕是要遭殃了!”

    燕赤霞幽幽出声。

    “是啊,惹了陆道友,就算是郭北县的县令,怕也得换一个了,只是,杀官这样的事,那是造反啊!”

    夏侯说着话,似乎对郭北县的事有些了解,又似乎有些肯定,惹怒陆道人的,正是本县的县令。

    “你觉得陆道友会畏惧朝廷么?”燕赤霞叹了一口气。

    提着这句话,两人同时一叹。

    朝廷啊,都是过去的痛……

    痛不痛的陆云不知道,不过他知道,他现在很生气。

    当他几个呼吸来到郭北县之时,郭北县城已经禁严。

    只许进,不许出。

    似乎是发生了什么紧急的事。

    陆云哪里会管这些禁严,一个闪烁,便已经进入了城墙之中。

    只留下一丝冷风刮过。

    一个守城的士卒突然打了一个寒颤,有些疑神疑鬼:“刚才,没什么东西过去吧!”

    “大白天的,说什么瞎话,就算是有鬼,哪有白天出来害人的!”

    另一个士卒听着同伴的话,也打了一个冷颤,面上,却显现出一副镇定的模样。

    “可是,最近牢房那边,又死了好几个人,听说那些人的鬼魂无处可去,滞留在县城里呢,万一盯上我们,那就麻烦了!”先前的士卒神神叨叨道,叹息连连。“现在的县太爷,太暴戾了,一言不合就斩杀人的头,今天,还要强抢民女呢!”

    “慎言!你不想活了!”

    另一个士卒听着这样的话,面色大变,急忙警告他的同伴,不要因着口舌之争招来灾祸,要知道,县太爷的一个幕僚,听说是什么宗的修士,耳朵很灵……

    “陆哥哥,你要给夏姐姐报仇啊,你要给桑桑出气啊!”

    耳听六路,眼观八方,汇聚了无数人的消息,陆云没几个刹那便寻找到了躲藏在一处民居里的桑桑一行,几人的神情都有些狼狈,尤其是夏冰少女,气息有些萎靡,至于宁采臣,却是不在。

    当她们看到陆云的出现时,终于松了一口气,而桑桑小姑娘,已经抱着陆云的大腿,一把泪水一句话。

    “桑桑乖,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陆云将小姑娘抱起,安慰着小姑娘受伤的心灵。

    看起来,小姑娘被吓得不轻……

    “我和几位姐姐正在买好吃的,就有一个坏人走了过来,说些……不三不四的话,还说让夏姐姐,十四姐跟随他,说什么跟着他,荣华富贵享受不尽。”

    陆云目光微眯,他却是有些疏忽了,这些天真烂漫的少女们所散发的魅力有多大,尤其是辛小十四,乃是狐妖,天生带着魅惑的气质,极易吸引别人。

    只是,以着辛十四与夏冰少女的联手,这个小城里不应该有什么人是她们的对手。

    却在此时,桑桑继续开口:“那个坏人那么坏,十四姐姐哪里会答应,就要出手教训坏人,却不想坏人身旁还有一个大坏人,出手怪异,将夏姐姐打伤了!”

    “我们好不容易在十四姐姐的帮助下逃出了生天,却发现整个郭北县已经戒严了,想跑也跑不掉,我们才知道那个坏人原来是郭北县的县令!而且,那个宁书生,也被抓去了!”

    桑桑说着这番话,将头钻进陆道人的怀里,显然是有些羞愧。

    在那个坏人修士的面前,她竟然没有帮上任何忙!

    “好大的胆子!竟敢惹到我的头上!”

    敢情强抢民女,抢到了他的头上来,是不知道死这个字怎么写么?

    郭北县的县令就算是再厉害,也厉害不过兰若寺的树妖,却招惹了比树妖还要强大的他自己!

    陆云决定,这一次,他定然不会留手!

    就算是杀了这县令,又如何?

    “你们待在原地,我去去就来!”

    陆云又是一步踏出,身影消失不见。

    下一刻,他已经到了县衙之上。

    县衙的上空,飘荡着一些肉眼看不见却真实存在的阴煞之气,显然,这个县令不是好人,造成了许多人的冤死。

    县衙之地,本应该是正大光明,如今却是“阴气”“煞气”十足,还有一些冤魂,鬼物似的东西,让陆云杀这县令的心更确定了些。

    若是杀好官,那叫造反。

    而杀了这县令,那叫为民除害!

    他轻飘飘来到了县衙之中,往自己的目标走去。

    所过之处,无论是送茶水的丫鬟,还是把守的士卒衙役,都像是根本没有见到陆道人。

    陆云便这么一路顺利,没有任何阻拦地来到了一间书房前边。

    书房之中,坐着两个人。

    一个是身着官服的年轻人,另一个,则是面色看起来有些诡异,浑身充斥的气息,也绝非正宗门派所拥有的,反而有些近乎魔道的样子。

    这两个人,正在笑眯眯说着什么。

    “青丝先生,今天所见的小娘子,几日里可以送到本官府邸之中啊!”

    身着官服的年轻人露着一副大家都懂的神情,把玩着手中的一把羽扇。

    “县令大人何必担忧!那小娘子受了不轻的伤,一身功力大减,县令大人又封锁了城池,只要她们稍微有所异动,我就可以让手下的僵尸擒拿了她们!到时,几个小娘子,还不尽在县令大人的掌握之中!”

    名为青丝的修士嘿嘿冷笑,突然话音一转,又问道:“却不知县令大人答应我的事,如何了?”

    “这个简单,一些人而已,大牢里多的是。青丝先生想要多少,本大人就可以提供多少,并且……”县令微微沉吟,又笑了起来。“我看今日的书生很不爽,就将他也给你吧!”

    “多谢县令大人!”

    名为青丝的修士更喜,若是再有几百人的鲜血浇灌,他的僵尸差不多可以升级了。

    “想的美,现实哪有这么美!”

    一声冷哼声响起。

    与此同时,一道流光闪过,轻而易举割了青丝的头。

    名为青丝的修士,便死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