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三章太元仙尊

    古寺,阴风,黑夜。

    构成一副格外阴森的画面。

    而在这黑暗之中,更是有着无尽的杀机。

    一条又一条如蛇的黑影,向着陆云所在的方向袭杀而去。

    “小心!”聂小倩不由叫出声来,又有些惴惴。

    她既担心这位正人君子被姥姥捉了去,死于非命,又打内心里畏惧姥姥的手段,害怕自己被姥姥收拾。

    种种复杂难言的情绪,充斥心中,让她面上的神情,既有不忍,又有伤心,还有着几分无奈。

    “孽障!”

    陆云冷哼一声,这方圆数十里之内的事,哪有他不知道的,如今见着无数藤蔓来,吐出一口三昧真火来。

    此火非同凡火,从眼、鼻、口中喷将出来,乃是精、气、神炼成三昧,养就离精,与凡火共成一处,又岂是一个小小藤蔓所能抵挡的?

    几乎不费任何气力,那对于一般武者来说硬如刀剑的藤蔓,便在这大火之下烧成了飞灰。

    与此同时,远处的黑暗中,传来了一阵摄人心魂的叫声,不男不女,凄厉至极,似乎是野猫被突然拔了几个毛的声音……

    “呀!”

    聂小倩在一旁看的目瞪口呆,她万万没有想到她眼中的好人竟然是一个无比强大的修行者,就算是树妖姥姥,也被这少年一击烧伤!

    她不由想起先前她做的种种事,面色越发羞愧,渐渐于有些恼羞成怒。

    这个少年,太坏了,明明看出了她的身份,还在逗她玩……

    只是,当她随即想起那恐怖的火焰之时,心中便只剩下了恐惧。

    她孤零零的站立在原地,等待着自己的命运。

    她的命运,向来不由自己决定……

    陆云没有理会聂小倩,以刚才这个少女的表现,她可以存在下去了,否则,他的三昧真火,只怕是一沾上,就能要了这少女的命。

    陆云走出房门,赫然可见,远处的林子上空,有着一个人影,仔细一看,是一个打扮妖艳,似男似女的老妇。

    老妇正狠狠的盯着陆云,发出不男不女的声音:“小子,你是什么来路?”

    “我的来路?”陆云呵呵一笑,道:“你听好了:

    半神半圣亦半仙,全儒全道是全贤;脑中真书藏万卷,掌握文武半边天!”

    微微一顿,陆云悠悠出声道:“本座太平道道主太元仙尊!”

    “太元仙尊?”

    老妇面色顿变。

    她虽然没听过什么太平道,太元仙尊,但只从字面意思上,便知道这是一个极为厉害的存在!

    在太元仙尊面前,她这个树妖姥姥的称号,根本排不上号,甚至于黑山老妖,往日里怎么听,怎么霸气,只是如今比起太元仙尊来说,依旧差了许多。

    “你我井水不犯河水,今日的事都是误会一场!告辞!”

    老妇沙哑的声音传来,身影消失不见,甚至连聂小倩这个女鬼都没有要,便匆匆忙忙走了。

    “这就走了?”

    陆云哑然失笑。

    他还准备与这老妇大战一百回合,却不想树妖姥姥走的极快,一点也不墨迹。

    神识感应之下,那股妖气已经消失不见,可见树妖姥姥是真走了。

    亦或是,怂了。

    三昧真火,正好是木系妖物的克星,就算是树妖的十成功力,在三昧真火面前也得降三成。

    而一个太平道道主,太元仙尊,往往是大门派的象征,打了小的,来了老的,打了老的,来了更老的,烦不胜烦,索性暂时不去招惹。

    树妖姥姥因此走了。

    “请公子救妾身一命!”

    树妖王一走,场中便只剩下了聂小倩与陆云,聂小倩怔了一怔,突然泪眼婆娑,立马向着陆云跪了下来。

    “有话慢慢说!”

    陆云伸手一招,自有一股大力扶了聂小倩起来。

    聂小倩的泪水,滴滴答答的落下,哭诉道:“小倩本出身官宦之家,被奸人害死在路上,家父暂时把我的尸骨,葬在一棵老树下。没想到家父后来也被奸人所害,姥姥就控制我的尸骨,让我替她害人。还望公子能救小倩脱离苦海,小倩实不愿被姥姥控制,造下罪孽。”

    “即便你不说,我也会除去树妖王,到时自会挖出你的尸骨,还你一个自由!”

    陆云出声道。

    “多谢公子!”聂小倩再次盈盈一拜,面色有些突然有些羞涩,轻声道。“妾身没有什么可报答公子的,只有这蒲柳之姿,愿献枕席!”

    “唔,还是等你修成鬼仙之后吧!”

    陆云幽幽来了一句。

    谁让他的修为境界太高了些,容易看清事情的本质。

    美丽的少女啊,如今才是一些念头。即便再美丽,只是虚幻……

    聂小倩的脸立刻红了,正要说话,却在此时,燕赤霞的房中,突兀有一声怒吼声传来:“妖孽休要害人!”

    紧接着,一道剑光疾驰而出,与此同时,燕赤霞从房中跳了出来,一脸冷峻地打量着周遭的情景。

    “燕道友,你来迟了!”

    陆云笑道。

    “嗯?树妖走了!”

    打量片刻,燕赤霞终于发现他的确来的迟了。

    今日与夏侯一战,他虽然胜了,但也耗费了一些精力,因此睡得比往日里沉了一些,便有这树妖再次冒犯。

    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目光一转,他看到陆道人,微微点了点头,又看到陆道人眼前的绝世美人,顿时杀意大起,就要召唤飞剑,杀了这女鬼。

    “道友这是要做什么?”

    “她不是人!”

    “我知道。”陆云缓缓说道。

    “那你还收留她?”

    燕赤霞有些狐疑地看了陆云一眼,道:“道友不会是喜欢上她了吧,要知道,世上有不害人的狐狸,却绝对没有不害人的鬼,因为鬼的阴气太盛,阴阳**往往会吸取人的阳气,就算是鬼无心害人,人也会因鬼而伤!”

    “这些事,道友是怎么知道的?”

    陆云笑问道。

    燕赤霞说的这些话,他自然没有辩解,因为它们本身就是真理。

    狐狸有好狐狸与坏狐狸之分,好狐狸,便是如可爱的桑桑,如人类一般修行打坐,最终往往可以修成狐仙,至于坏狐狸,则是信奉采补之道的,往往其心不正。

    这些事陆云自然知道,只不过,让陆云好奇的是,采补这样的事,燕赤霞这个大胡子怎么知道的一清二楚。

    “……”

    一句话,顿时憋住了燕赤霞,顿了好一会儿,燕赤霞才道:“是我的师门中有这样的说法!”

    “倒是忘记了问过道友,道友可知这天下究竟有什么大派?”

    陆云回忆起燕赤霞蜀山弟子的身份,不由问道。

    “道友莫非不知?”燕赤霞这一回,颇为好奇道。

    “不知。”

    他来到这聊斋世界,见过了一些神明,不过神明对于求仙问道的,往往了解并不怎么深。

    燕赤霞看了陆云一眼,解释道:“道家有三大派,一是我蜀山派,以修剑著称,门派之中多有剑仙,第二则是崂山派,以修符为主,符咒之术,无有出崂山者,第三,则是昆仑派,传闻之中其掌门长生道人,已经修炼至了陆地真仙的地步!”

    “至于佛门,我大明帝国崇道亦佛,如今只有白云寺,还算是佛门大派!”

    “至于其他的势力,如海外蓬莱仙岛,鬼王宗,尸阴宗,合欢派等,也算是比较大的势力!不过鬼王宗,尸阴宗,这些都是魔门势力!”

    “原来如此!”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