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章夏侯

    陆云今日在宁采臣面前翻了船……

    只因为,宁采臣这个书生,说的有道理。

    正念若衰,邪念则主,养一口浩然之气,不畏惧,不崇拜任何鬼神,这才是儒家的学问。

    陆云深有同感。

    他自是知道,妖魅之物要迷惑人,首先要人的内心不正,亦或者身体虚弱,血气不旺。

    人的内心不正,疑神疑鬼,神魂就会虚弱。而身体虚弱,血气不旺的,妖魔也可以乘虚而入,如将死之人,总是能看到妖魔鬼怪。

    内心里秉持一口浩然之气,即便不会武功,手无缚鸡之力,碰到鬼了,也未必会遭毒手。

    而鬼魅之物,通常也是化作极品美人的样子,要与书生求一己之欢,亦或是以钱财来诱惑书生,使书生的心灵意志得到瓦解,这时妖魔便可行凶。

    聊斋里树妖王让聂小倩做的,便是前一种勾当……

    虽然翻了船,陆云也没有什么生气的意思,这样的书生,有着做大儒的潜能。

    儒家也有修身之道,博大精深,微妙无比,并不比其余各家弱,只是需要时间的积累。

    一个大儒,或许需要三四十年才能够成就,内圣外王,邪魔不侵。而若是圣人,八百年可能出一个……

    也只是可能而已。

    “燕道友,我们今日便除了这树妖王如何?”

    收回诸般心思,陆云开口道。

    “按着我的本意,今日正好!只是……”燕赤霞感知着远处传来的凌厉剑意,颇有些歉意,又有些无奈,道。“我的一个老对手又来找我来比武,今日怕是不行了。”

    话音刚落,距离燕赤霞数丈之地的树木被远方而来的凌厉剑光斩成了飞灰,伴随着这恐怖景象的,是无比狂暴的声音:“燕赤霞,我夏侯又回来了!这一次,我一定要夺了天下第一剑客的称号!”

    风起云涌,有一浓眉大眼的剑客,手持一柄巨大到近乎夸张的巨剑,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看着这个人,众人便仿佛看到了一柄剑,亦或是,一轮太阳。

    明晃晃的剑光,自他周身散发开来,叫人不可逼视。

    而更恐怖的,则是他的战意。

    战意如山。

    他看你一眼,你就忍不住颤抖起来。

    他看了红衣少女,红衣少女便有一种想化作小狐狸的冲动。

    实在是此人的压迫,太过恐怖,恐怖到几乎将她打回原形的地步。

    便在此时,陆云心意动。

    自有一道道看不见而真实存在的符意隔绝了一切,让少女承担的压力消失一空。

    “嗯?”那剑客的感觉是何等的敏锐,这一下立刻发现了陆道人的不凡,好笑道。“居然还有一个不错的道人!”

    陆道人,在他的眼中,也只是不错。

    因为武道高手,向来有着“近在咫尺,人尽敌国”的说法。

    他又不是没有杀过道士。

    曾经遇到过张狂不已的道士,他们的符咒还没有使出来,他自己便已经取了那些道士的头颅。

    名为夏侯的剑客,将更多的目光看向了燕赤霞,嘿嘿冷笑:“燕赤霞,我终于找到了你,来来来,你我今日就比一比谁到底是天下第一剑客!”

    宁采臣在一旁萌萌开口:“可以不比么,这只是意气之争,圣人云……”

    “闭嘴!”夏侯一声大喝,吓了宁采臣一跳,身形不由一颤。

    一个剑客常年所积累的杀意,还不是一个小小书生所能抵挡的,即便,这书生心中有浩然之意。

    “你这个小书生,不要管我的事,不要以为我给了你一个馒头,我就不会杀你!”

    夏侯的目光如电,看的宁采臣有一种酥酥麻麻的感觉,忍不住低下了头。

    不过片刻后,他又抬起了头。目光之中,一片清明。

    他鼓起勇气,想说些什么。

    却在此时,有燕赤霞开口。

    “夏侯,你要比就比,跟一个书生撒什么气。”

    燕赤霞见着宁采臣很快又抬起了头,不由改变了对宁采臣的看法,隐隐生出些赞赏的情绪来。

    要知道,一个剑客,尤其是绝世剑客,只一个眼神,便可以击垮弱者的内心,甚至,杀死一个人。

    这个宁采臣,倒是不错,能够抵挡住夏侯的一分气势。

    “好,就喜欢这么痛痛快快的你!来吧!”

    夏侯大笑两声,身体气势变化,浑身条条筋肉好像蟒蛇一般活了过来,蠕动着,皮膜扩张,骨骼震荡,地面在他一步走过之间,纷纷粉碎。

    手中的巨剑,也被夏侯举起,散发着惨烈嗜血的气息。

    “就用我的巨阙,来对上你的轩辕剑,看谁更胜一筹!”夏侯战意凛然,说话之间,将目光看向了手中的大剑,散发出一丝丝的柔情,就像是对上了自己的恋人一般。“巨阙啊巨阙,这一次,我们一起杀敌!”

    “走吧!”

    陆云手里抱着小狐狸,又嘱咐了身旁的几个少女,他的话语,同时落到了宁采臣的耳中。

    “我们为什么要走,不在这里看着么?”

    宁采臣好奇道。

    “你如果不想被他们的余波杀死的话,你就看着吧!”

    陆云嘴角抹出一丝笑容,嘴上却淡淡道。

    燕赤霞拿的是轩辕剑,夏侯拿的是巨阙,他们的大战余波,岂能是一个小小书生所能承受的了的?

    书生没有成长为大儒之前,也只是一个书生,太弱了。

    一个夏侯,可以轻而易举打一万个书生……

    不只是书生,就算是辛十四,菊花妖,怕是也承受不住二人大战的余波。

    轩辕剑,乃是传闻中的人道圣剑,天生克制妖魔鬼怪,只怕一剑散发的正气,就能将几个小妖精打回原形。

    当然,燕赤霞手中的轩辕剑,虽然名为轩辕剑,但在陆云看来,不像是传说中的轩辕黄帝手中的那一把。

    应当只是名字相同……

    但同样也是绝世的名剑!

    依旧是正义凛然,皇道之气显著。

    而夏侯手中的巨剑,是巨阙,乃越国名匠欧冶子所铸,亦是旷世利器。

    欧冶子是春秋末期到战国初期越国人,史载他为越王铸了湛庐、纯钧、胜邪、鱼肠、巨阙五剑。

    相传欧冶子在铸剑时,“赤堇之山破而出锡,若耶之溪涸而出铜,雨师扫洒,雷公鼓橐,蛟龙捧炉,天帝装炭;太一下观,天精下之。欧冶乃因天之精神,悉其伎巧,造为大刑三,小刑二;一曰湛庐,二曰纯钧,三曰胜邪,四曰鱼肠,五曰巨阙“。

    这些宝剑是欧冶子得天上神灵相助,竭其才智才制作成功的,都是价值连城的稀世宝剑。

    巨阙剑,能“穿铜釜,绝铁粝,胥中决如粢米,故曰巨阙“。

    是神兵中的神兵。

    这一次剑客之争,有看头。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